歌手「王子」為善不欲人知 阿富汗童子軍學唱紫雨致意

余尹倫 2016年08月28日 13:04:00

美國流行樂壇傳奇「王子」驚喜現身知名電視秀「美國偶像」2006年的決賽舞台。(湯森路透)

當古絲塔芙遜(Marni Gustavson)聽到12位阿富汗孩童學習哼唱已故美國歌手「王子」(Prince)的成名曲紫雨(Purple Rain)時,眼眶中已滿是淚水,她感動的說,「這是在向(王子)致意」。當初因為王子的熱心捐款,今日古絲塔芙遜才能站在阿富汗全國童子軍運動位在首都喀布爾(Kabul)郊區的總部建築內。

 

這群12至17歲的男、女童子軍脖子上整齊地繫著黃色的童子軍方巾,學習力極強的他們,在美國吉他大師哥多拉(Lanny Cordola)帶領下,短短1小時內便學會了紫雨的旋律,可以跟著哼唱起來,但應和著他們稚嫩歌聲的,卻是建築外傳來的陣陣自動機關槍槍響。

 

美國吉他大師哥多拉在Parsa於喀布爾的總部內,教導阿富汗童子軍哼唱「王子」成名曲「紫雨」。(美聯社)

 

古絲塔芙遜來自美國西雅圖,目前是「阿富汗物理療法和康復支持中心」(Physiotherapy and Rehabilitation Services for Afghanistan,Parsa)的常務董事。她表示,讓這群童子軍知道,這名備受美國人民喜愛的吉他手和「王子」同樣在意他們,十分重要,「尤其是此刻,我們從美國那邊聽到諸多反穆斯林的言辭。」

 

哥多拉教導阿富汗童子軍哼唱「紫雨」。(美聯社)

 

王子阿莎力捐款 扮關鍵角色

 

Parsa是一間獨立的慈善機構,為幫助國內身障社群,於1996年成立,在阿富汗全境經營各項慈善計畫。由於資金缺乏,當時組織的總部年久失修,直到2007年古絲塔芙遜友人在「王子」於洛杉磯( Los Angeles )演場會後台與他碰頭後,情況才有了改善。當時她的朋友告知「王子」,他其實是有能力可以幫助遠在阿富汗的孩童,隔日,「王子」便寫了一張1萬5000美元(約新台幣46萬5000元)的支票,承擔組織新建築的費用。

 

正在學習「紫雨」的兩名阿富汗女童子軍。(美聯社)

 

今年4月辭世的「王子」從來沒有拜訪過Parsa及古絲塔芙遜,但他的捐款卻大大改變了阿富汗童子軍的命運。古絲塔芙遜透露,大多數組織的支持者都是小型捐戶,「多是那些沒有大筆財富,但時不時會捐出10美元、50美元或100美元的人。他們支持我們走過來。」但真正改變該組織格局的,是如「王子」這類的大戶捐款者,他們讓新計劃得以展開。「王子」在初次大手筆1萬5000美元的捐獻後,年年固定向Parsa捐款,「(這些資金)成了Parsa的童子軍計畫可以擴展至今日局面的基礎。」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王子」生前位於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的私人莊園兼錄音室「派斯利莊園」(Paisley Park),將於10月6日正式對外開放,屆時,歌迷將能到場回憶偶像生前風采。王子的妹妹(Tyka Nelson)透露,「開放『派斯利莊園』給公眾參觀,是王子生前一直想做的事。」

 

 

80載的童子軍運動獲新生

 

童子軍運動於1931年在阿富汗境內正式成立,並在1964年獲世界童子軍運動組織(World Organization Of The Scout Movement , WOSM)認可,1970年代阿富汗戰爭爆發後,運動被迫解散,最後在Parsa及古絲塔芙遜的努力下,於2003年重展活動,恢復有著80載歷史的阿富汗童子軍運動。

 

 

目前阿富汗境內大約有2000位童子軍,分布於14個省。古絲塔芙遜表示,國風保守的阿富汗對女性設有諸多限制,但佔全國近4成的女童子軍除了不能在外露營過夜外,可參與男童子軍從事的所有活動。為了這批身處在極度歧視女性社會的女孩,古絲塔芙遜希望能教導她們一些領導技能,好讓她們能成長為有自信的大人。

 

重回第二故鄉

 

古絲塔芙遜的父親曾在喀布爾的美國國際學校教授生物學,9歲那年她前來與父親同住,直到13歲才離開。事隔30年後,她再度造訪這個「第二故鄉」,更在2003年成功說服丈夫永久定居於此。

 

 

當時,古絲塔芙遜暫住朋友家中,同時間努力尋找一個能符合自己多年從事慈善事業經驗的工作,3週後,古絲塔芙遜的朋友告訴她自己將要從Parsa退休,希望她能夠接手組織工作。

 

Paras負責人於喀布爾家中受訪。(美聯社)

 

致力提升女性地位

 

阿富汗保守的社會風氣,讓Parsa在推廣活動時面臨不少挫折。

 

阿富汗的婦女備受歧視、地位低落,生命往往任憑家中男性主宰—受困於由父親、兄弟、丈夫、兒子形成的重重枷鎖。也因此,古絲塔芙遜在推動任何活動前,總先得卸下男人的心房。她以在阿富汗境內最貧窮一省巴米揚(Bamiyan)推行的「提升婦女識字率」計畫為例。起初,當地男性極力反對教導家中女性識字,認為毫無必要,但婦女們卻苦苦懇求古絲塔芙遜替她們舉辦這項計畫。

 

 

「一位婦女曾對說過一番話,我至今仍印象深刻:『不識字的我如同一頭牛,就像是這裡的任一隻牲畜一般。』」

 

 

不過,當地男人最終對識字計畫有了改觀。5年過去,當Parsa團隊重回當地,原先反對的男人們反倒向古絲塔芙遜表示感激之意,「她們有努力學習,現在我們的小孩變得更乾淨、更健康了,而妻子也變得更快樂。我們很喜歡這個計畫。」

 

阿富汗人民重掌話語權

 

在阿富汗度過短暫童年時光的古絲塔芙遜,親眼見證過阿富汗和平的樣貌,隨後當地陷入戰亂,飽受摧殘。她坦承,外人的確不容易看見如今仍深陷戰後餘波的阿富汗國內細微的變化,不過,2014年以美軍為首的戰鬥部隊逐步退出阿富汗後,將長期被西方世界奪去的話語權交還給阿富汗人民—當地青年不再以部落、種族、宗教來劃分彼此,開始認同自己為阿富汗人,婦女的聲音也漸漸茁壯,她們不再只是暴力的靜默受害者,而是社會的參與者。

 

準備開始練唱「紫雨」前,童子軍們忙著繫上方巾。(美聯社)

 

「戰爭期間,阿富汗的聲音由替國家奮戰的戰士掌控了,但如今的復原時期,新的聲音開始被聽見。對自己未來抱有期待的青年慢慢發聲了,現在對阿富汗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刻,我認為這將成為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