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台灣面對的是一個任性的巨人

主筆室 2016年08月30日 07:00:00

2010年中國異議份子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隨之而來中國對挪威的抵制,較之今年520後中國對台灣的方式有過之而無不及。(維基百科)

蔡英文政府上台,兩岸關係進入預料中的冷凍期,接下來尚有許多不易估計的變局,台灣是該有心理準備,以迎接共產極權加諸民主社會的一連串「懲罰」。這向來是中共非常擅長的行為,他對世界上所有國家其實皆是一視同仁,很少有人能在「民主」、「自由」或「獨立精神」上與之對話,那只會更加惹毛他們。

 

2010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將和平獎頒贈給中國異議份子劉曉波,中國政府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要挪威政府道歉。他們自始至終不願意相信「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不受官方干預的獨立性,堂堂挪威總理怎麼可能影響不了區區委員會的得獎名單,那完全超乎中國共產黨的邏輯。

 

接續而來,中挪關係便陷入僵局,本質上則是中共對挪威單方面的高調制裁。很長一段時間,挪威官員欲行訪中,通通拿不到簽證;學術性、藝術性交流也被突如其來、千奇百怪的理由刁難、阻撓;挪威記者前去中國,通通被警告不得從事任何採訪工作;2012年底,中國宣布給予全世界45個國家72小時過境免簽證待遇,北歐國家紛紛上榜,其優惠一樣獨漏挪威;同年中國總理溫家寶出訪北歐,去了冰島和瑞典,挪威夾在兩國之間,卻不在溫總理行程之內。(這也意味了「制裁」已長達兩年)

 

此外,中方還技術性增加挪威進口貿易的障礙,例如牽拖延長挪威鮭魚進口的檢疫作業,任憑挪威鮭魚在倉庫裡腐爛,造成挪威鮭魚業者損失慘重(鮭魚業是挪威僅次於石油的第二大出口貿易)。但因鮭魚在中國頗受歡迎,最後是中國進口商自己偷偷借道越南轉進挪威鮭魚,替越南增加不少稅收。爾後,北京政府再下令大肆減少出遊挪威的觀光團,結果讓挪威當地中國人開的餐廳和旅行社各個灰頭土臉。中國駐挪威大使館進一步再動員這些海外同胞去向挪威政府抗議。

 

當15億人口的大國,要給500萬人口小國顏色瞧瞧時,確實一點也不費吹灰之力。那段時間,只要和中國沾上任何一點邊的挪威人,都可以明顯感受到中國抵制下的震撼。果不其然,商業活動大幅受阻,部分挪威商業領袖於是反過來對著自己政府抱怨連連,原本聲望崇隆的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突然變成了國家的麻煩製造者。遭到軟禁的劉曉波,想都沒想到他在中國掀起的一池春水,到了挪威會形成大海嘯。

 

眼看挪威政府不為所動,中國駐挪威大使更繼而在挪威報上大放厥詞,語帶威脅地說:「只要挪威政府願意道歉,兩國間的經濟談判隨時可以恢復。」當時挪威的石油暨能源部長莫爾(Ola Borten Moe)為了打破僵局,讓自己如願訪問中國,果真投書媒體,對中國極盡所能地歌頌和吹捧,事後他立刻順利取得入境中國的簽證。不過,2013年的國會大選,挪威人卻選擇了和莫爾態度立場不盡相同的右派執政。

 

就像挪威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安格(John Peder Egenæs)在中國「制裁」挪威當下有感而發所說:「很顯然地,中國當局想展現的,不僅是他們有威脅自己國家公民的能力,只要他們喜歡,進一步他們也想支配整個世界的反應。」對台灣而言,面對鄰近一個如此任性且不知放輕腳步的「巨人」,其所帶來的,早已不光是加諸在民進黨政府,亦或其支持者身上的壓力而已。

 

這就是新時代中國最了不起的地方,藉由本身的經濟力量,用以自我防衛所有關於人權、自由、民主的批評,並讓許多原本信仰民主的人,又或者從小在自由土地成長的一代,轉而向威權靠攏,以為那就是有智慧的一步。而那恐怕正是今天民主社會最大的危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