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成立大埔事件紀念館 留住社會正義歷程

倪國榮 2018年01月05日 00:00:00

2013年7月18日,苗栗縣縣長劉政鴻下令提前強制拆屋。(大埔張藥房/維基百科)

當從台北回來,看到房子變成瓦礫,在被拆掉的破碎裡,生活的紀念物與回憶都被毀了,張太太流淚地尋找著。

 

這是劉政鴻「天賜良機」下的「傑作」,之前他還用公款大肆刊廣告表示聯結車從仁愛路轉公義路,張藥房的位址確有妨礙,須拆,雖然設計的園區基地已有專路30米寬給進出,聯結車根本沒必要往這住宅區走。

 

被拆不久,張先生就往生了,在精神困擾住院後,一日忽被發現屍體浮於溝水,張太太再度痛哭,灣寶的洪箱在旁撫慰。

 

真是家破人亡。

 

人民打官司告官?這也輸,那也輸,僅贏了一庭,但是可以告到天老地荒毫無結果,大埔事件根本進入全黑暗全絕望,全靠輿論與學者律師與社團奮力支撐著這個絕望,希望絕望裡開出希望之花是很困難的。

 

就在神秘的命運轉折下,就在政黨輪替的希望下,在政治地圖上大埔事件是被關注的,小英政府成立後並沒有忘掉大埔,內政部長親自處理,通過層層官僚冰霜制度,翻轉與溶化,通過中央要求與地方不動的真空對峙,黎明一步一步來臨,通過真正的行政救濟,緩慢的會議討論爭辯,大埔的黑暗終於化為光明落實,道路用地改回住地,政府道歉還要協助重建。

 

一個本來可以欺負你就欺負你,可以漠視你就漠視你,一個不住在人間的政府思維自我保護的制度,竟然可以人性走向,顛覆傳統僵化層層負責也不負責壁壘,去扶起一個破碎的案子,去對人民遭受的黑暗與死亡致歉與慰籍,這是台灣政府的人性奇蹟,以後會不會再有?

 

兩公約的人權關懷大義已經在台灣落實做了,法官於刑事民事都已在引用,大埔的困頓艱難多年,經歷數人死亡、黑暗沒有終點的隧道,終於雲破天開,正是最好的例子,是很值得的人權場景,人權地標,值得我們為之成立紀念館,悼念死者,留下光明的意義,啓示大家,讓正義的熱一直傳下去。

 

看到大埔受災戶拿到土地權狀的照片,悲欣交集,看到張太太湧出的笑容,就知道台灣歷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這樣極端坎坷後,大埔事件平反是個綻開的真實人權花朵,是可以放在國家風景裡的真實,鼓勵我們,開啓我們,也可讓國際人士來參觀,這是我們社會激盪、努力後的榮光,我們有很多事要改進,但是我們的成績出現了,閃爍著,那受災戶拿著閃爍的權狀正是偉型的象徵。

 

成立大埔事件紀念館,留下我們的榮光,讓黑暗的日子記憶轉為輕盈的歌的喜悅,讓正義的光芒打開我們沈重的黑暗回想,也射向未來的烏雲與光明;這不是夢,是我們手上的赤裸裸真實。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 胡慕情專欄:大埔 天猶未光

● 投書:重建大埔張藥房是點燃人權曙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