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請告訴我 為什麼退休還可以領年終獎金

用LINE傳送
劉哲瑋 2016年09月02日 07:00:00

平均薪資不斷倒退,就是分配不正義所導致,賺來的錢都流入大財團大企業等資方手裡,而九百多萬勞工卻分不到這些紅利,政府有看到卻沒作為。(攝影:李昆翰)

蔡英文總統、林全院長,你們有聽到小老百姓的吶喊嗎?許多學校開學,本應該是快快樂樂上學去,但新北市土城有一個家庭卻遭遇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憾事,準備上國一的兒子,早上在妹妹眼前跳樓自殺,爸爸得知後急忙衝下樓,但已經來不及,爸爸向媒體說兒子曾經因為低收入戶身份在學校被同學嘲笑,而妹妹則說哥哥早就有這樣做的想法……這件事凸顯台灣貧富差距的嚴重外,也看到台灣無法包容與自己不同的人,教育是否出了問題?

 

換了新政府,人民期待政府利用公權力縮小貧富差距,但在勞工議題上,蔡英文總統於選前對勞團有許多承諾,但選後許多承諾卻跳票或轉彎,像是週休二日議題,勞工原本是希望兩例假日,但談到最後卻變成一例一休(一例假日一休息日);而強制每上班七天就得休一天的制度,卻轉彎變成特殊時期勞工可以連上十二天班;另外,為了擺脫台灣高工時血汗島的污名(台灣工時為世界第三高),雖將兩週工時84小時降低至每週工時40小時,卻沒有同時提高時薪,變相讓老闆省了一筆錢,全國40萬打工族卻損失將近4.32億。

 

根據2012年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結論,因應工時降為單週40小時,原本120元時薪也應該合理折算為126元,連麥當勞都看不下去,主動宣布8月16日起時薪從120元提高到126元了,為何一個號稱傾聽人民聲音的政府卻比一間企業動作慢,直到現在都看不到作為?

 

勞工聲聲喚不回政府關愛眼神,但卻對資方代表特別幫忙,這些資方代表許多都是壓榨勞工的慣犯,違反勞基法被開罰也時有所聞,但卻可以鴨霸的擅自宣布停止勞資協商,甚至他們開出六項條件後還將政府官員當成員工一樣使喚,要林全、柯建銘出面搞定他們所開出的條件。

 

然而這些誇張的作為政府卻都能接受,難怪勞工必須抽血寫血書,甚至拿針扎手指灑血,博媒體版面讓政府看到勞工的心聲,因為這個政府永遠看不到勞工的困境,或許只有上過八堂金融課的連勝文才能說這樣的政府是左派,問題不是在經濟而是「分配」,台灣近16年來平均經濟成長率為正成長,但為何平均薪資卻不斷倒退?不就是分配不正義所導致,賺來的錢都流入大財團大企業等資方手裡,而九百多萬勞工卻分不到這些紅利,可是政府有看到卻沒作為。

 

接著,在9月3日軍公教準備上街抗議年金改革的前夕,行政院突然拍板敲定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政府可以告訴人民為何退休了還可以領年終獎金嗎?而這筆錢是從全民納稅金而來,雖然金字塔頂端的高薪階級看起來繳的金額較多,但比例卻跟受薪階級不成正比,政府提供太多合法逃稅的管道,使受薪階級承擔較高比例的稅賦,所以從稅金支付不就變成由台灣的受薪階級承擔一樣,如此一來如何縮小貧富差距?

 

如果是要幫助退休金太低的退休軍公教人員,那也應該從年金制度的改革下手,而非給予年終獎金,這樣做是要多少辛苦工作的勞工失望,勞工辛勤工作納稅,然而稅金卻是這樣被使用。

 

確實,新政府做了許多國民黨政府做不到的事,但不是只跟國民黨政府比較就好,民進黨執政是否忘了自己的核心理念呢?2012年蔡英文敗選時在演講說道:「在2012年的這一天,支持民進黨,支持蔡英文,我相信是一件驕傲的事」,那麼2016的現在呢?年初支持蔡英文會成為台灣人心中的驕傲嗎?未來還有多少家庭會用死來向政府做無聲的抗議呢?一切都由政府決定,因為如果生活好過,沒有人會選擇以死諫言。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學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