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郝伯伯 軍公教勞的權益真的不一樣

劉哲瑋 2016年09月04日 12:46:00

郝柏村說:軍公教勞權益是一樣的。(攝影:陳品佑)

九三軍公教上街,我絕對支持他們上街的權利,因為這是憲法保障的人權,在民主社會中多元的意見都該被尊重,且連以前反對人民上街的郝柏村先生都上街了,台灣的民主發展至此真的很偉大,但當郝伯伯說:軍公教勞權益是一樣的,我就有意見了,真的是這樣嗎?先不論不同職業的差異,光是同為退休軍公教族群就存在巨大差距,有軍公教能夠週休七日但卻月領九萬、十萬(像連戰前副總統月退俸21萬元再加上18%優退,總共月領37.5萬),但同時也有軍公教退休月領不到兩萬五,而教師部分公校教師每月平均退休給付是68025元,而私校教師只有17223元,一樣作育英才但月退俸卻差距四倍。

 

所以這次年金改革才有設立「天花板與地板」的構想,來解決同一職業別的巨大差異,國人必須認知到年金制度為政府保障人民退休「基本生活」的制度,並非政府提供人民退休來「享受」的制度,如果想要享受退休生活,可以利用市面上的商業保險來使自己的退休生活更多元,但不應該用人民納稅金來讓少數人享受退休生活。

 

月領超過四萬的勞工僅114人

 

而不同職業別也存在巨大差異,退休公務員月領逾四萬元的占月退公務員的84%,而每月領取金額超過四萬元的勞工僅有114人,占所有勞保保戶0.014%也就是萬分之一而已。退休軍公教受到政府特別關愛,前些日子行政院拍板定案年終慰問金發放標準為月退俸兩萬五以下,然而退休勞工卻沒有這樣的待遇,另外退休公務人員亡故後,父母、配偶、未成年或身心障礙無謀生能力子女可領其半數月退俸,這也是退休勞工沒有的福利。而退休後享有較優渥的待遇也使得軍公教族群年齡較台灣平均年齡高,根據退撫基金最新精算報告,軍公教死亡率只有國民平均的80%,壽命比國民平均估計多6歲以上,對比退休勞工超過90%的人月領五千至兩萬五千元之間,我不懂為何政府對待軍公教特別好?不同職業在工作時有不同待遇很正常,然而退休後所有人都是「退休人員」,為何還會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很多人可能會說羨慕就去考公務人員啊,但難道一個國家只需要有軍公教人員就可以運作?

 

年金制度為政府保障人民退休「基本生活」的制度,並非政府提供人民退休來「享受」的制度。(攝影:陳品佑)

 

而不管是年金、18%優惠存款、年終慰問金、退休公務員亡故妻小能領半數月退俸……等,只要扯到國庫補貼、稅金負擔,就是受薪階級又被扒一層皮,中華民國的稅賦制度有很大的問題,造成受薪階級必須承擔較高的負擔,所以從稅金支付白話的意思就是變成由台灣的「全體受薪階級」承擔一樣,尤其軍教族群101年後才開始繳稅,但許多退休軍公教的福利補貼都用稅金,導致勞工族群的相對剝奪感加重。

 

為領取18%拒絕父親拔管

 

18%優惠存款部分,銓敘部退撫司司長呂明泰表示:「具備舊制年資的公務員,大約在2030年左右才會退休完畢,退休後若以平均餘命25年計算,18%優存大約在2055年左右才會消失。」去年,46萬人在18%優惠存款領走824億元,而63.8萬人請領的老農津貼及67萬人請領的老人津貼共計領走840億元,光從數據來看46萬人的利息跟130萬人的福利,竟然帶給國家財政一樣的負擔,這是為什麼?甚至,還有誇張的子女為了領取18%拒絕父親拔管,這不就是制度造成的人倫悲劇?我們哪來的權力來決定現在享受而讓下一代背債?2055年那年筆者62歲,代表這輩子納稅都得負擔這筆錢,但相同的金額難道國家不能做更好的運用嗎?

 

至於年終慰問金的部分,首先,政府沒有說服百姓為何發放標準是月退俸領2.5萬以下的退休軍公教,為何青年工作賺錢一個月2.2萬就不算弱勢,而週休七日的退休軍公教月領2.5萬就是弱勢?且月退俸領2.5萬以下的這個標準怎麼訂出來的?國民黨政府時期陳冲院長將門檻調降為2萬,造成國民黨政治失利,所以到了江宜樺院長時又調回2.5萬,這說明政府根本沒有研究弱勢的標準到底在哪,只是為了自己政黨的政治資本而已。

 

國家為何可以把人分等

 

再者,門檻設定在月退俸領2.5萬以下,如果剛好有一位退休軍公教的月退俸是2.6萬,那他不就不算弱勢無法領年終慰問金,而剛好月退俸小於2.5萬的人卻可多領1.5個月的年終慰問金,原本的月退俸加上1.5個月的年終慰問金加起來就將近6萬塊,月領6萬是保障基本生活的金額嗎?而這對月退俸剛好超過門檻的退休軍公教公平嗎?

 

最後,國家為何可以把人分等?為何退休軍公教就有弱勢就享有年終慰問金,而退休的勞工就沒有所謂的弱勢,然後也沒有年終慰問金?而且弱勢軍公教每個月月退俸都領取一樣的金額,如果真的出現生活困難,並不會因為過年前領一筆錢就能改善困苦的生活,所以我還是搞不懂為何百姓辛苦賺錢納稅的稅金可以這樣使用?不是一句照顧弱勢就要全民買單,老話一句,真的想幫弱勢,就是從年金制度下手改革年金制度,設立天花板與地板保障弱勢。

 

《今周刊》「民眾年金改革態度調查」中,有 75.8% 的民眾支持、期待政府年金改革,代表人民是很支持改革,但因為這是制度造成的不義,這些退休軍公教人員完全合法獲得這樣的福利,只是時空背景不同變成被不同職業、不同世代敵視的對象,政府必須要解決這樣的狀況,不能讓看見問題的退休軍公教們用自願放棄18%、減半領取年金的方式來阻止破產情況發生,軍公教的年金與其他福利制度已經造成台灣社會長久以來的撕裂,政府不只處理手段要細膩也要注意到不同族群的聲音,所以蔡英文、林全政府願意踏出第一步且確實開始動手改革,我認為就應該先給予掌聲,當我們願意為了下一代開始這項艱困的改革時,代表我們的民主制度也昇華到下個階段,最後希望我們下個世代的子孫會因為我們曾經過做這項改革而微笑看待這段歷史。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學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