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京觀察站:兩岸關係─修補,還是重新設計?

范疇 2016年09月05日 12:30:00

中國的政治、經濟,都面臨 「六十年來所未有」的挑戰期,估計沒個五年、十年是調整不過來的。

作者按:8月25日,香港 「香江論壇」舉辦 《兩岸僵局如何化解》論壇。香港中聯辦以及北京國台辦阻止了三位台灣講者入境香港,引起了香港媒體界的不小震動。本文為作者在論壇中的發言紀錄。

 

隨後,作者察覺中國知名求戰派金燦榮先生,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於2016年7月23日在廣州的一場演講中,規劃出了中國武力攻台的路徑圖,作者深感本人的演講內容,恰巧是對金先生觀點的回應。在中國的對台鷹派中,可以區分出「主戰派」和「求戰派」兩類;前者的主張是,當戰爭逼到家門口時就必須應戰,而後者的主張是「沒有戰端,也要挑起戰端」,金先生屬於後者。其職稱包括了: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對外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國國際關係學會副會長、中國太平洋學會副會長、國家海洋事業發展高級咨詢委員、中國國際戰略學會高級顧問,以及中央統戰部、中央組織部、國家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科技部等部門咨詢專家等等,稱號不可不說宏偉,尤其是金先生自我表明的價值觀: “ 現在很多知識分子說你拿了台灣、南海,以後怎麼辦,人家怕你。但不是這樣,他不懂人性,人性很賤的,你對他永遠好,他不會喜歡你,男的不壞,女的不愛“。至少金先生承認了 (一)《中國很多知识分子说你拿了台湾、南海,以后怎么办,人家怕你》;(二)《人性很賤的》。在如此價值觀下導論出的極端「求戰規劃」,不能不予以重視並回應。因此,讀者對作者下文的理解,不妨也視為對極端好戰份子的糾錯。

 

 

本文(演講)的題目是 《兩岸關係是修補,還是重新設計?》,一共分為五段:

 

1. 兩岸不能進入 real-politik(現實政治)的 對沖

2. 北京必須認知到的事實

3. 對北京的進言

4.對台灣的進言

5. 重新設計兩岸關係的結構 -對中、美、台 三地的建言

 

 

我是一個演化論者,不是宿命論者,也不是歷史決定論者。因此,請不要用任何「立場」的觀點檢視我的內容。演化論者,是沒有 「立場」的。

 

兩岸關係,若用修補的觀點,那就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但是,若一直用修補的思維,舊衣服一定破碎,只要一陣大風,就會衣不蔽體,無法再補。因此,我不認為兩岸關係可以再修補,而是應該用顛覆性的思維來重新設計。

 

 

兩岸不能進入 real-politik 對沖

什麼是 Realpolitik?

 

Realpolitik 是德文,一般翻譯為「政治現實」或 「現實政治」,這概念有比較嚴格的定義,那就是 「100%以現實條件及已經存在的因素,而不依據任何理念、意識形態或價值觀,進行一國的政治和外交」。

 

中共過去比較常用「統戰思維」或「以經逼政」思維對付台灣,但在眾所週知的原因下,中共開始進入「以政逼政」,也就是用肌肉恐嚇的方式對付台灣,走上了 real- politik 的軌道。

 

這裡首先陳述幾件現實:

 

* 北京如果用real-politik 對付台灣,台灣是吃不消的;

 

* 但如果用 real-politik 對台灣,必定會迫使台灣也進入 real-politik 的心態和軌道;

 

* 北京對台灣採用 real-politik, 可以用任何國家作槓桿點,而台灣對北京採用real-politik,在世界上只有兩個槓桿點:美國、日本

 

*在長期封殺下,台灣剩下的 real-politik 工具只剩下兩個,但這也是兩個對區域局勢、世界局勢殺傷力最大的 - 釣魚台、太平島。

 

 * 釣魚台、太平島是足以引起區域戰爭,甚至世界戰爭的兩個小島。

 

基於以上的現實,結論就是:北京不要用real-politik 逼迫台灣也進入real-politik 的選擇。兩岸real-politik 對沖,兩敗俱傷,而且傷很大,誰傷得更重也是未定之天。

 

 

北京必須認知到的事實

 

一、台灣沒有人願意接受中共的統治,這包括北京眼中所謂的「統派」在內;

 

二、台灣有一股強大的社會力量要「推翻國民黨」,但沒有人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

 

三、台灣的「反中情緒」,本質上不是「反中國」,而是「反中共統治台灣」

 

 

對北京的進言

 

一、中國的政治、經濟,都面臨 「六十年來所未有」的挑戰期,估計沒個五年、十年是調整不過來的。

 

二、中美關係、中日關係才是大局,必須從「五十年後的中國應該長什麼樣、在人類文明中扮演什麼角色」的長期觀,來突破、化解中美、中日衝突。

 

三、在這兩大衝突沒有化解之前,任何試圖「解決台灣問題」的大動作,都是有害無益、無論對中國內政還是國際地位,開的都是倒車。

 

四、不要在「反國民黨」和「反中」之間畫上等號;北京只需要發出「我們理解國民黨不等同於台灣」這樣的訊號,就是對台灣社會的最大善意表現。

 

 

對台灣的進言

 

一、認知到中國是在和美國、日本下圍棋,台灣不要用「剪刀石頭布」的思維層次來「單就兩岸關係來應付兩岸關係」。

 

二、要理解到中國的政治、經濟,都面臨 「六十年來所未有」的挑戰,予以寬容理解。

 

三、區分「中國」和「中共」;雖然拒絕接受中共的統治,但不能切斷和中國人民的交流。

 

 

重新設計兩岸關係的結構 -對中、美、台 三地的建言

 

一、台灣的「世界」身份的定位 -台灣的「國際」身份低落,但是台灣的「世界」身份不弱 (經濟貿易、免簽國數量)。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說:中國的國際身份強大,但是世界身份也有大大不如台灣的部份。這是事實,無所謂承認不承認。

 

二、台灣的「國際」身份,目前落在三隻腳上:三十多年前的中美聯合公報、中美建交公報、美國國內的「台灣關係法」。

 

三、這三隻腳,已經包不住現在的兩岸關係及其所牽動的區域關係了,必須至少增加一隻腳。

 

四、這增加的一隻腳,建議中美簽署 「台灣地位永久中性化協議」(Permanent Neutralization Agreement on the Status of Taiwan),協議內包含釣魚台、太平島,將台灣因素從中美日衝突公式中排除。(「中性化」Neutralization 與「中立化」(Neutrality)不同;講者在其新著《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一書中有詳細論述)。

 

最後作為結語,只想點出一點:中國是個歷經苦難的國家,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不要做勝敗難料的孤注一擲。未來30-50年,中國面臨的真正挑戰不是軍事上、經濟上的挑戰,而是中華文明如何立足於世界的挑戰。兩岸關係不管如何演變,台灣的世界身份不管如何定位,台灣,都會是未來中華文明的一個幹細胞,至少是一個無可替代的座標。中國,千萬不要做出焚琴煮鶴的自殘蠢事。

 

 

本文演講全程錄影可見:

 

 

求戰派金燦榮教授的武統台灣求戰規劃演講在此: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