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惠敏:崛起大國何必一見到網帖就緊張

殷惠敏 2016年09月10日 07:00:00

習近平在杭州G20大會上引用古書《國語》晉語中的四個字「輕關易道,通商寬農」,結果把「寬農」,說成「寬衣」,出了小糗。(美聯社)

「習近平在杭州G20大會上講話,引用了古書《國語》晉語中的四個字「輕關易道,通商寬農」,結果把「寬農」,說成「寬衣」,出了小糗,大陸線民(網民)笑翻。有的說「通商寬衣」本來是「潛規則」,不是嗎?要做生意,就得「寬衣解帶」。

 

古書是不易理解的。不要說今天,就是在50年前我念大學的時候,有位同學為追求班上的一個漂亮女生,在課堂上偷偷遞過去小紙條,表達思慕之情。小條上抄錄的是古詩「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沒想到對方接到小條,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罵了一聲:「死相」。她大概立刻聯想到「寬衣解帶」上了。

 

習主席的失言,看來是因為台前打出的字幕,「農」和「衣」兩個簡體字,長相相近,不小心就唸錯了。這八個字,典出《國語》,其實完全可以用日常的話來表達:減輕關稅,改善交通,通商貿易,寬待農民。習主席日理萬機,忙得很,為什麼他的文膽還要吊書袋呢?好像溫家寶以前的講話,也有同樣的毛病,不但吊書袋,而且秀文藝腔,溫情感人,只是有點肉麻。

 

吊書袋和用冷僻的字來賣弄學問,是容易出紕漏的。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就是樂於此道者,而且樂此不疲。她86歲那一年,適逢一位碩果僅存的二次大戰重要人物到臺北訪問。蔣經國當時已被美國人逼得開放黨禁,解除戒嚴。他把握機會,請求繼母宋美齡發表聲明,為他的政治改革美言幾句。

 

宋美齡也愛用冷僻字

 

宋美齡照辦了。但聲明一發表,倫敦《經濟學人》週刊駐台記者讀後卻報導說,「文字是如此詭秘(arcane),令人難解( it baffled interpretation)」。宋美齡當然惱火。她投書答覆說,「我充分注意到對我在此向你們表達的想法預期會有惡意的誤讀。」(英文原文是:I am fully cognizant of a prolepsis of malicious misreading of my thought given to you here.)在《紐約時報》寫「論語文」專欄的作家William Safire 看到之後,就在他的專欄中,以略帶挖苦的口吻,為蔣夫人的英文「看病」。

 

他建議, 「cognizant」 不妨改為 「well aware」比較好。「prolepsis」意指「預期」,也就是預料到有負面的反應。Safire解釋,在不斷增多的打壓媒體的文字中,這個字是指在一件事發生之前,就對這件事做出不實描述,例如一個狡詐的劇評人會在一齣戲首演之前就寫一篇預期的劇評,在論辯上,prolepsis 是預期你的對手的說辭,而總結指出他可能會以歪曲方式說的話,而在他有機會自己說出之前,就把他的論點搗毀。所以,Safire 對宋美齡這句話的改寫,是在prolepsis 之後加條線-惡意誤讀我的想法的手法。

 

但為什麼要用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冷僻字呢?Safire 自己也感到困惑,因為 prolepsis 一字很容易與另一個字 paraleipsis 混肴。

 

毀鄉校何如

 

Safire 故意表示佩服蔣夫人不怕使用冷僻字,實際上他是批評她「詞不達意」。

我曾經看過蔣夫人私下寫給朋友的英文信,譬如她寫給吳國楨夫人黃卓群的信,都很淺顯易懂。可是為什麼一到公開聲明的英文,就要吊書袋,賣弄學問呢?是總統府的侍從秘書沈劍虹捉刀嗎?詢之寫宋美齡傳(《跨世紀第一夫人》)的近代史學者林博文才知道,那位好在幕後捉刀賣弄的不是別人,而是她的外甥孔令侃。

 

習主席出糗,大陸網上笑翻樂翻,但反應靈敏的網路員警,很快就將這些網帖刪除了。畢竟是崛起的大國,辦事效率堪稱神速。

 

今日大陸的線民在網上的議論有點像春秋時代聚會論政的「鄉校」,不同的只是實體與虛擬的差別。春秋時代的子產,在鄭國當宰相,據《左傳》記載,「鄭人遊於鄉校,以論執政」,大家七嘴八舌,子產的部下然明越聽越害怕,恐懼政權要被顛覆了,看來可能是外國反鄭勢力的陰謀。

 

然明建議子產「毀鄉校何如?」子產的答覆是「何為?夫人朝夕退而遊焉,以議執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則改之,是吾師也。若之何毀之?」

 

連春秋時代的子產都有這樣的「平常心」,今日的崛起大國,一見到網帖就緊張,就要刪,未免太遜了吧?喜歡吊書袋的習主席文膽,為什麼不向他規勸一下呢?

 

※作者爲旅美評論家,加州柏克萊大學發展研究博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