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15周年】跟著美國反恐15年 世界更安全了嗎?

黃聖凱 2016年09月10日 22:00:00

美國世貿雙子星大樓遺骸與美國國旗。(湯森路透)

2001年9月11日,美國雙子星大樓遭受恐怖攻擊,南北塔燃燒黑煙竄向天際的畫面,當時透過電視轉播,傳送到世上每個角落,震驚全球。 其後,美國發動2場戰爭,改變了伊拉克與阿富汗,海珊(Saddam Hussein)與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也在若干年後雙雙喪命,不過,在山姆大叔這場全球反恐行動後,和平是否已然降臨?抑或變得更不可得?恐怖主義真的消失了嗎? 透過《911事件15周年》專題,《上報》邀請讀者共同來思考。

 

 

自老布希1991年對伊拉克發起波斯灣戰爭以來,已經25年了。布希承其衣缽,在2001年911事件的催化,以反恐之名於2003年大輻攻陷伊拉克,長達8年8個月又4週的這場戰役,撒了新台幣近206兆元,無數軍人喪生。花了這麼多,我們贏了什麼?

 

我們贏來了伊斯蘭國,我們贏來了接連不斷的恐怖攻擊,我們贏來無數的死傷,我們贏來了更混亂、更瘋狂的世界。

 

伊斯蘭國聖戰士。(湯森路透)

 

美國走入中東 25年的終極任務

 

1991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並將大片油田佔據其有。聯合國迅速通過決議,由美國領軍,34個國家攻入伊拉克,42天不間斷的空襲,伊拉克最終跪地求敗,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第660號決議

 

美國盟軍看似以微小的代價換取極大的勝利(根據統計,盟軍僅有378名死傷),但反西方的怨恨已悄悄醞釀,等著爆裂。

 

10年後的9月11日,兩架民航客機撞向紐約世貿中心,雙子星大樓在短短2小時內化為灰燼,這是逃過2次大戰摧殘的美國本土首次遭受外來襲擊。

 

 

布希緊抓這起世界悲劇,將伊拉克等國列為「邪惡軸心」,向全球宣示,「若不跟美國站在一起,你就是邪惡軸心的幫兇」,全球傳媒都在共煮這一道菜,一道被老布希煮爛的菜。

 

這道爛掉的菜,若沒有加入新調味,是沒人要吃的。布希深知其衷,於是他不斷的找,最後他找到了——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s)。

 

眼見聯合國武器檢驗團在伊拉克找不到任何毀滅性武器的蹤跡,一輛在伊拉克北部的拖車吸引了美國的注意。它言之鑿鑿的說,「那裡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然後一舉攻入伊拉克,推翻了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

 

 

最後,這輛拖車承載的,只是做軍用熱氣球的材料罷了,壓根沒有大規模毀滅武器。

 

猜猜布希怎麼了?「每個人都會犯錯」他這樣覺得。

 

歷史證明,美國加入越戰是個錯誤。歷史也告訴美國,知道錯了還堅持不走,更是個錯誤。但布希似乎沒讀到這段歷史。

 

伊拉克戰爭錯了,美國沒走,持續待了8年多才搖旗離開。美國以「可信度」當擋箭牌,認為如果走了,會使盟國對美國失信,遠離美國。

 

 

美國的利益 一再壯大恐怖組織

 

看見了嗎?美國想得一直都是美國。

 

美國受到恐攻,所以我要打伊拉克;美國會失去盟國,所以我不能離開伊拉克。美國、美國,這樣的「美國利益」領導著全世界,帶來無數的「意外」。

 

根據2004年BBC的報導,911事件的始作俑者——基地組織在1980年代曾受美國CIA的資助和訓練,因美國當時只看見前蘇聯,打倒前蘇聯是美國的首要任務。

 

看見了嗎?又是「美國的」。

 

 

英國前外交部長庫克(Robin Cook)曾表示,基地組織是西方情資中心的產物。基地組織接受CIA資助後,逐漸壯大,發動了911戰爭。

 

延伸閱讀:【奇考特報告】布萊爾的歷史定位:錯誤評估「英美特殊關係」

 

又,2003年伊拉克戰爭成了培育伊斯蘭國的溫床。

 

伊拉克戰爭期間,美國為求絕對勝利,結合了伊拉克當地的反叛軍一同攻打海珊政權。這些反叛軍變成伊斯蘭國成員的主要來源。

 

另一方面,海珊政權崩解後,美國扶植當地什葉派份子組織政府,將資本主義帶入伊拉克。遜尼派的伊斯蘭教徒一瞬間沒了政治權利,也沒了工作,美國的介入惡化了遜尼和什葉間的差距,高居不下的失業率激化了部分遜尼派份子,眾多「意外」聚首後逐漸形成如今惡名昭彰的伊斯蘭國。

 

 

25年後的現在 你還好嗎?

 

2016年3月22日,布魯塞爾機場發生連環爆炸恐襲。

2016年3月25日,伊斯坎德里耶足球場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

2016年6月10日,美國奧蘭多發生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案。

2016年7月14日,法國尼斯發生恐襲。

2016年...

 

光是2016年,就有多國遭受恐襲。我們跟著美國高舉的自由旗幟,成就了什麼?

 

散播自由思想是美國吸引各國加入的誘因。然而,從波斯灣戰爭重生的科威特,如今仍有一大群人沒食物吃、沒工作做。

 

埃及推翻獨裁者後,新政權仍肆虐著平民,最後軍權主義又再度崛起。在美國投下滿滿「心血」的阿拉伯世界,如今混亂不安,沒有穩定政權,人民苦不堪言。

 

這些人、這些國家有想像過,再搭上這輛車後,會變成這樣嗎?

 

哈佛大學研究員Garikai Chengu說,恐怖主義是一種「症狀」,而美國在中東的帝國主義是「癌症」。你呢?你想得癌症嗎?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