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1條謀殺罪名 95歲的前納粹黨衛軍出庭受審

李佳恒 2016年09月13日 12:18:00

札夫科(Hubert Zafke)出庭受審。(美聯社)

今年95歲的札夫科(Hubert Zafke)坐著輪椅,緩緩被推入德國新布蘭登堡(Neubrandenburg)的州立法院。這位握著拐杖、白髮蒼蒼的老人家,背負了3681條謀殺從犯(幫助犯)罪名。札夫科被控在70多年前參與人類歷史上最恐怖的罪行——納粹大屠殺。

 

此案原定2月開庭,但根據醫生的評估,札夫科深受壓力所苦、患有高血壓,並有自殺念頭。審判長卡比施(Klaus Kabisch)幾經考量,認為札夫科的健康狀況恐無法承受審判,3度延期開庭。

 

札夫科昨(12日)出庭受審。開庭前,他曾接受體檢,確認健康狀況尚可撐過審判。接著,檢察官宣讀起訴書,札夫科不發一語地聽著,僅在宣讀完畢時回答:「是。」

 

札夫科(Hubert Zafke)出庭受審。(美聯社)

 

「他知情」 審訊2小時中斷

 

1944年,當時23歲的札夫科加入納粹黨衛軍(Schutzstaffel,SS),來到當時波蘭被德國佔領的南方小鎮奧斯威辛(Oświęcim,Auschwitz)。札夫科在那兒的集中營擔任軍醫,那時,他可能還看不清奧斯威辛集中營日後的歷史定位:最惡名昭彰的集中營、納粹的最終解決方案(Die Endlösung)實行之地,超過100萬名猶太人及數萬名波蘭人、蘇聯戰俘在此殞命。

 

起訴書指出,1944年8月15日至9月14日,札夫科涉嫌參與以毒氣室屠殺猶太人的暴行、從女囚犯身上採集血液等檢體、幫忙醫治納粹黨衛軍成員,協助奧斯威辛集中營繼續運作。

 

 

檢察官控訴,和其他納粹黨衛軍一樣,札夫科知道奧斯威辛集中營正在進行大屠殺,光是他在該地擔任軍醫的短短一個月時間,就有成千上萬人殞命。

 

根據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USHMM)統計,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納粹平均每天將6000名猶太人推入毒氣室。

 

札夫科的律師堅稱,他的當事人只是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擔任軍醫,沒有犯罪。這次開庭只進行了兩個多小時,因為札夫科的血壓飆升到160/90(正常值為<120和<80),審訊不得不告終。

 

2011年起再度追查納粹餘孽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二戰時,約有7000多人曾任職奧斯維辛集中營,但僅有數百人在戰後遭到起訴。

 

德國近年再度開始追查這些昔日的納粹黨羽,一切始於2011年。那年,德國政府起訴曾在索比布爾(Sobibor)集中營擔任守衛的迪曼祖克(John Demjanjuk),他當時已經高齡90歲,被控協助屠殺2萬8000名猶太人,最後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迪曼祖克不服判決,提起上訴,直到他2012年在養老院過世。

 

迪曼祖克被定罪是一項重要判決,因為德國政府並未掌握他直接參與大屠殺的證據。在此之前,德國政府只受理大屠殺正犯的案子,而非從犯(幫助犯)。

 

 

2011年首開先例後,德國政府陸續起訴多名納粹大屠殺的嫌犯。當中最受矚目者為「奧斯威辛的帳房」(Book-keeper of Auschwitz)葛洛寧(Oskar Gröning),他在2015年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

 

這些昔日的納粹黨羽與其受害者如今大多高齡90歲以上,使得審判工作變得困難重重。經過漫長的審理程序,就算真的被定罪,因為健康狀況等因素,他們也極少真的入獄服刑。

 

此外,更有「來不及」接受審判便撒手人寰者,例如崔梅爾(Ernst Tremmel),他曾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守衛,被控為1075件謀殺案的從犯,崔梅爾原定今(2016)年4月出庭,但他在開庭前一周過世,享壽93歲。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