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吧!我的瑞典之旅》在瑞典,比「便利」更重要的事

郭慧 2016年09月13日 16:19:00

瑞典工時每天6小時,除了高效率外,也特別重視下班後的「勿打擾」。(照片:湯森路透,後製:李明維)

(編按:9月起,《上報》隔周推出《漂流吧!我的瑞典之旅》專欄,由目前就讀瑞典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et)的台大歷史系交換學生郭慧執筆,她在當地記錄瑞典及其他北歐國家的第一手觀察,供台灣讀者參考與反思。)

 

莎士比亞曾說過:「食慾是一匹無所不在的狼。」而在每個未眠的深夜時分,這匹餓狼,往往在人們的胃裡張牙舞爪、蠢蠢欲動。有鑒於這時多數的餐廳、小吃攤都已經閉門歇業,人們往往走向24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商店,買些熱騰騰、香噴噴的食物,安撫胃裡那頭不安分的餓獸。

 

然而,這種在台灣屢見不鮮的場景;在瑞典,卻不那麼普及。

 

 

「不便」的生活

 

事實上,瑞典24小時營業的店家可以說是少之又少。這裡多數的超商只營業到晚上11點半。也因此,如果你半夜想要吃點東西,除了花錢到酒吧、夜店尋歡作樂之外;另外一種選擇,就是自己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動手將食材變成佳餚。

 

類似的情況也遍及於其他場景。舉例而言,主打顧客至上、隨時反映的「24小時服務專線」,在瑞典近乎絕跡。無論是電子郵件或是客服專線,一旦過了下班時間,都不會有任何回應:電子郵件最快在下個工作天答覆;而客服專線也只會播出「請在工作時間來電,謝謝。」的錄製語音。

 

瑞典醫院。(湯森路透)

 

無人的周日車站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周日的火車站。記得剛到瑞典的第2個禮拜天,我和朋友想從居住的城市烏普薩拉(Uppsala)搭火車到斯德哥爾摩(Stockholm)逛逛。而當我一早到烏普薩拉中央車站買車票時,卻發現服務櫃檯在周日停止服務。

 

在此情形下,我使用了車站內的自動購票機,輸入資料、刷了卡,想要搭上20分鐘後開往斯德哥爾摩的列車。然而,機器不曉得出了什麼問題,讓我在第一次刷卡之後,並沒有收到火車票。我試著詢問旁邊購票的瑞典太太,她微笑著,帶著些微地無奈,跟我說道:「偶爾會有這種情形,你可以打電話給火車公司,請他們退費給你。」

 

 

聽從她的建議,我試著打火車公司的服務電話,然而,客服專線卻傳來「我們已經休息,請在工作時間來電」的語音。也就是說,如果我要請他們將費用賠償給我,一定得在火車公司信用卡部門的工作時段去電,才能受理。我當下只能趕快改用另一台機台、重新買票,跑向月台。

 

也正因為如此,「不方便」是我對瑞典的第一印象。

 

你的生活,或是我的方便

 

然而,即便一開始會對這些「不便」感到煩躁,適應了瑞典的步調之後,我卻發現,這些「不便」或許正說明了瑞典社會的「價值排序」。

 

對於瑞典人而言,每個勞工的「個人生活」,比自己的「方便」更為重要。朝九晚五之後,每個人都應該要好好回家休息,或跟家人、朋友聊天談心,或發展個人興趣、享受休閒娛樂,而不是應付別人空虛的胃,或是故障的售票機器。

 

 

便利的最大值

 

然而,這不代表瑞典人不重視便利性。事實上,在不影響他人生活品質的前提下,辦事效率也是他們追求的目標之一。舉例而言,雖然沒有24小時的服務專線,但是你每一次打客服電話,或是到機關辦事時,都會有預約號(booking number)。如果無法一次解決事情,下次只要跟服務人員說自己的預約號,他便可以在線上系統中迅速瞭解你的問題,精準有效地提供服務。

 

也就是說,瑞典人並非不在乎便利性,而是在「不損及他人個人生活」的前提下,追求便利的最大值。

 

瑞典王妃蘇菲亞抱著兒子亞歷山大9日接受受洗。(湯森路透)

 

「方便」與「生活品質」

 

對於在台灣長大的我而言,瑞典人的這種態度,是最令我印象深刻之處。過去,我希望自己的問題可以立刻獲得解決;而現在,我正學著放緩步調,接受沒有那麼方便的生活、沒有那麼迅速的服務。畢竟,以個人的一點方便,換取整體社會的生活品質,似乎不是門太差的交易。而當整個社會都能夠尊重他人的「個人時間」時,自己的「生活品質」,也連帶地受到了保障。

 

當然,我偶爾還是會想念巷子口的便利商店、即時反映的服務專線、提供櫃檯服務的火車站;然而,在瑞典的日子裡,「個人方便」與「眾人生活品質」的關聯,已經悄悄成為心中留意、思考的議題。

 

而這兩者之間,究竟孰輕孰重、該如何分派與安排,或許無關優劣,而關乎一個社會的價值排序,以及公民思考後的選擇。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