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應梁文傑:挖東牆補西牆的民主邏輯

用LINE傳送
林致宇 2016年09月14日 07:00:00

不破壞民主為原則之下追求效率,沒有人會反對的,然而效率低落的根本原因,其實是發生在政府身上的,好比貪污舞弊、收回扣等等的問題。(翻攝自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臉書)

梁大議員兩次在本論壇的投書,都有極大的邏輯謬論,關於上一篇梁議員的投書《從高雄果菜市場拆遷談談台獨的未來》,筆者已經在《回應梁文傑議員:威權思想讓台灣倒退30年》一文中有所反駁,至於梁議員認為的「效能民主」究竟不是威權?我們就來深入檢視吧。

 

民主當然不是萬靈丹,但不可或缺

 

民主有狹義廣義兩種,狹義者可以單看一個國家有沒有選舉制度,廣義者不僅論及一個國家有沒有選舉制度,還包括了實質上的民權是否存在。像是梁文傑所引述的報告中即是以前者作為定義,所以才會提及像是新加坡這樣子有選舉卻又「威權的」國家。

 

簡單定義完之後,我們就來探討「民主的意義」是什麼?社會上大概有兩大群人,一派認為最民主的國家必然是最好的國家,另一派人認為民主不能當飯吃,諸如像是郭台銘和梁文傑的主張,而以上兩種想法都不盡正確,民主當然不是仙丹,它不能讓經濟大起飛、不能讓國家變成群龍之首,那你一定會問說,民主到底有什麼用?

 

是的,民主沒有什麼用,它不會讓你豐衣足食,那民主沒有用又何必追求極致的民主?這其實很難回答,也是很多人所困惑的。不過舉個例子應該會好理解許多,大概就像是房屋的防盜系統,防盜系統不會讓你的存款暴增,也不會讓你的房子變成豪宅,可為何要加裝防盜系統?一定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啊。

 

事實上,民主正是如此,它沒有什麼太明顯的效益,但唯有還權於民以及限縮政府的權力,才能確保自己的權益不那麼的容易被剝奪,遑論政府與人民的關係本存在著極大的權力不對等,而健全民主機制將會是手無寸鐵的人民唯一的武器,對抗如巨獸般的國家機器。台灣的民主仍不夠健全,我們不僅不應妥協於任何利益,而應追求更民主的民權。為了追求效率與發展就割捨民主,這無疑是將自己送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民主與效能的關聯

 

梁文傑在該文中拿了很多國家的例子做比較意圖論證民主可以比獨裁更有效能,然而這樣子的論證方式是無法成立的,論及實然面(Factual),往往夾雜太多影響效能比較的其他變數,因此在實然上的比較意義並不大,我們不妨回到「應然面(Ought)」來做比較,在理想的民主社會與獨裁社會模型中,前者必須經過多元的意見碰撞、討論、以及程序,而後者僅需掌權者單方面的做決定,也不須經過民主程序,因此得證,在理想值的相比較之下,民主的國家效能必然永遠低於獨裁國家。

 

再回到實然來討論,在民主的社會之下如何要求高效能?當然就是解決那些影響效能的變數,在不破壞民主為原則之下追求效率,我想是沒有人會反對的,然而像是這種讓效率低落的根本原因,其實是發生在政府身上的,好比貪污舞弊、收回扣等等的問題,而梁文傑竟不是去調查有無這些情況的發生,反回過頭來怪罪人民,有或像是陳菊竟大言不慚的說到:「陳抗事件是政府前進的絆腳石。」政府自身的問題與疏失不檢討,反怪罪人民,這難道就是民進黨執政的「再三謙卑」嗎?

 

梁文傑在上回投書中認為,為了效率,拆遷不須與居民溝通的言論,在一個民主社會中,這樣的論調並不可取,為了效率而割捨民主,這就是威權思想。這個社會絕不能為了任何利益的效能,而對民主的程序及樣貌有所妥協,否則就像個投機者,為了利益將自己葬送斷頭台。台灣人民握有的權力已經夠少,當我們還把唯一的武器扔掉,就是在向利慾薰心的政客們宣示「任其宰割」。

 

※作者為教育部課程審議委員會委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