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今天,你(中國)也配談盛世?

李寧 2016年09月16日 07:00:00

對現狀下的中國來說,盛世其實一點談不上,反而「螻蟻」的普遍苟且與隨機風險確是無法避免與逃避的。(路透社)

不管盛不盛世,都會有貧困,也都會有螻蟻,如同正常國家也有貪腐一般。不過,對現狀下的中國來說,盛世一點談不上,反而「螻蟻」的普遍苟且與隨機風險確是無法避免與逃避的。

 

《盛世中的螻蟻》這兩天是當仁不讓的暖文,社交平臺普遍瘋傳,多少說明了世道人心,似乎許多人都深有感觸,也如同才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哇,盛世之下,竟有如此貧困,難過,心疼,太感傷。

 

比如,該文中提出幾個問題,好像都頗得民心。1、誰會相信我們這個「盛世」下有這樣慘絕人寰的生態與人群;2、社會車輪滾滾向前,但他們被毫不憐憫地刻意甩下、遺棄甚至無情碾壓;3、真不是楊改蘭的問題,確實是社會的問題。

 

對於第一個問題,我只能說,但凡活在中國稍微清醒的人都知道,這哪是所謂的盛世?更無從得知,盛世一說到底從而而來?從GDP,還是從G20?又或者說作者單純地認為是盛世?從GDP上說,按照英國著名經濟史和經濟統計學家安格斯•麥迪森的研究,從17世紀末到19世紀初,清王朝統治下的中國在經濟上的表現相當出色。1700年到1820年,中國的GDP不但排名世界第一,在世界的比例也從22.3%增長到32.9%。與此同時,中國人口從占世界總量的22.9%增長到36.6%。

 

主辦APEC或G20就是盛世嗎?

 

同樣,沒有經歷甲午中日海戰前,晚晴的船隻戰隊也被外界以為是「亞洲第一」,最終呢,北洋水師全軍覆滅,GDP傲視宇宙的晚晴也快速滅亡。如果說,你看看APEC或G20,就以為這是盛世的話,那更是滑稽。面子工程無限大到能隨意驅趕200多萬人,能隨意禁止酒店與快遞等正常市場行為,這種面子工程,看看隋煬帝是如何死無葬身之地就一目了然。

 

因此,想來想去,我都想不明白,為何作者說今天(中國)是盛世?盛世了怎麼可能還有雷洋案?盛世了人們怎麼還沒有基本權利(比如自由民主與法治)?盛世了,一些地方強拆怎麼會把納稅主人壓死埋在地下?

 

這樣的盛世,我猜想,應該說的是封建王朝的盛世。比如,有兩個盛世大家耳熟能詳。「開元盛世」,指唐朝在唐玄宗治理下出現的盛世。唐玄宗治國之道以道家清靜無為思想為宗提倡文教。唐玄宗在政治上任用賢能,改革官職,整頓吏治,勵精圖治,使得唐中期的朝政趨於穩定。為以後經濟的發展和恢復奠定了基礎。最後,玄宗後期以後,唐帝國就走向了滅亡的深淵。

 

「盛世」之名充滿爭議

 

康乾盛世,歷史上也被稱為康雍乾盛世、康雍乾之治、康乾之治,是中國古代封建王朝的最後一個盛世,同時是中國封建社會的迴光返照。

 

如果把今天定性為盛世的話?後世歷史上會不會也這樣記錄?我想八九不離十。因此,不管怎樣說,作者把今天稱為盛世,無疑是極富有爭議的,我想稍微有點歷史敏感度的人大概都不會同意。

 

第二個問題,我再想問作者,誰告訴你中國社會是滾滾向前而不是向後?是作者過於優越看不到問題,還是真如外賓一樣突然發現了窮人新大陸?中國的窮確實是寒冷刺骨絕望的,如果你在大多數農村有所瞭解的話,就知道,幾乎是沒有活路,更不用說是偏僻地區。

 

而且,作者只是簡單地告訴你他們被毫不憐憫地刻意甩下、遺棄甚至無情碾壓,而一點沒有告訴你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如此貧困?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極權社會帶來的制度性貧困是顯而易見的,比如你沒有戶口,土地不能流動當做資產盤活,沒有基本的社會保障制度,更沒有工會組織或真正意義上普度關懷關於人的NGO組織。

 

中國貧富懸殊巨大的關鍵是極權政治

 

也許有人又說,不是有社會保障制度嗎?有,你去問問五保戶、低保戶一個月幾十塊錢(我瞭解我老家的)今天好幹嗎?再舉個你們認為不算太窮的都市白領,或者你們自己失業一個月試試,怎麼去領失業救濟金?別逗逼了。

 

所以,現實角度,貧富懸殊巨大最最關鍵的主因無疑是極權政治導致的。脫離了這個語境去談被無情拋棄或被碾壓,都是沒找到病根,也都是精巧型不敢直面現實的假大空偽邏輯。

 

繼而,接到第三個問題,「真不是楊改蘭的問題,確實是社會的問題。」任何國家任何人都無權把一個人的遭遇簡單歸咎於「社會」,社會是什麼,社會是由人組成的活物,你說社會問題當然是指人們甚至每個人的問題,還是那句話,這又顛倒黑白,一個社會有人作惡,有人並沒有作惡,為什麼把沒有作惡的人也混為一談說也有問題呢,這依然是不敢直面極權組織極權者帶給社會每個人的全面傷害,泛泛說社會有問題,每個人有問題,這是替極權政治免責的辯護,必須警惕。

 

說到底,不管是邏輯還是論理上,《盛世中的螻蟻》都含糊不清,且背面當然有對極權政治洗滌之功效,同樣也滿足了人們的良心良知,可謂缺乏基礎的是非觀與現實感。而按照《盛世中的螻蟻》一說,可以寫無數個《盛世中》,比如《盛世中的黃興國》、《盛世中的北戴河》、《盛世中的影帝》、《盛世中的慶豐包子鋪》、《盛世中的狐狸》、《盛世中的雷洋》,照此邏輯,盛世沒錯,錯的是社會,有問題的是每個人。

 

※作者任職於中國深圳一新聞媒體、擔任主筆,專注於財經報導與時事寫作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