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 九二共識的背後──不把別人當人

許玉秀 2016年09月19日 07:07:00

五星旗可以在台灣任何一個角落飄揚;但是中華民國的國旗可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出現嗎?(路透)

媒體報導,在中國的全國台企聯會長王屏生,出席海基會在台中舉辦的「大陸台商秋節座談聯誼活動」,表示「九二共識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事,一個中國的概念非常清楚,為什麼就不能講,覺得奇怪」,還高分貝砲轟「台灣的社會真的是有病」。並且強調「沒聽過經濟和政治無關的」。

  

「沒聽過經濟和政治無關的」,說得好!

 

經濟上的問題,諸如貧富差距過大、貧富世襲、世代剝削,是打哪兒來的?不正因為經濟和政治息息相關,這些經濟上的不正義,都植根於政治上的不正義。那麼眼下讓在中國的台商、在台灣的某些觀光業者事業經營困難或甚至經營不下去的經濟困境,究竟來自哪一種政治的不正義?在他們看來,顯然原因在於台灣政府的政治不正確。

 

九二共識真的那麼簡單嗎

 

九二共識究竟是一個怎麼很簡單的事?一個中國的概念又是怎麼地非常清楚?認為九二有共識的人,也有不少人主張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那麼一個中國的概念非常清楚嗎?是哪一個中國?認為九二沒有共識的人,也有人主張之所以沒有共識,就是因為有兩個各自表述的中國,換句話說,也可能根本認為有兩個中國。也有不少人認為因為一個中國之外,還有一個台灣,所以九二沒有共識,如果一個中國的概念非常清楚,那麼一個台灣的概念是不是也非常清楚?

 

對糾纏在一中各自表述的人,一個中國是哪一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中華民國?還是甚至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華民國?對他們而言,一個中國的概念非常清楚嗎?

 

糾纏在一個台灣的人,可能承認一個中國的概念的確非常清楚,但是一個台灣的概念也非常清楚。這其中可能認為台灣建國尚未完成;可能認為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目前正式名稱叫中華民國,可以叫做一個中國,也可以叫做一個台灣;也可能認為一個中國概念真的很清楚,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一個台灣、主權獨立的台灣這個概念也很清楚,中華民國老早不存在。

 

只能講一個中國

 

急得跳腳的所謂台商們、急得跳腳的某些觀光業者,之所以急得跳腳,因為他們認為,除了講九二共識、除了講一個中國,或者甚至除了講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不可以有其餘的說法、不可以有不一樣的主張。敢於有不同主張,就是存在於台灣社會的政治不正義。

 

但是一個中國,有沒有台灣,或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這樣的繞口令,能判定哪一個主張符合政治正義,哪一個主張是政治上不正義嗎?   

   

認為九二共識不那麼簡單的人,可不可以說九二沒共識?可不可以說九二沒共識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可不可以說一個中國原則一點都不清楚?可不可以說就是有一個台灣,有一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相干涉的台灣?

 

人之所以為人,除了自己要主張是個人,還必須能夠把別人當人對待。不照我的意思說話,斷你生路,豈不是自己為主,別人只能是被擺佈的東西?不能把別人當人對待,會被稱為不仁,也就是不算是個人。為人之道,總在能推己及人。

 

在台北,五星旗可以在西門町飄揚,可以在凱達格蘭大道飄揚,可以在101前面飄揚,可以在任何一個角落飄揚;但是中華民國的國旗,部分台灣人想使用的台灣國旗,不可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出現。在台灣可以主張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但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主張台灣還待獨立建國,主張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可以,甚至是觸犯法律!

 

台灣委屈也不能求全

 

這才是爭執的重點。台灣人尊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自稱為中國人,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禁止台灣人自稱為台灣人。也就是,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是可以有自己主張的人,台灣人不可以有自己的主張。如果不全盤接受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台灣人就是自絕生路。

 

這麼看起來,政治的不正義何在?不正是在一方對他方的壓迫嗎?政治上的壓迫,帶來經濟上的壓迫。要經濟上不受壓迫,得先排除政治上的壓迫,而不是接受政治上的壓迫吧?

 

在新加坡的馬習會,只剩下一中,沒有各表,說明委屈也不能求全。對政治上的壓迫一味委屈,這樣的社會才是有病的吧!

 

※作者為前大法官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