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火曙光難存 敘利亞居民仍陷泥淖

用LINE傳送
黃聖凱 2016年09月20日 16:15:00

敘利亞停火協議12日實施,但和平曙光何時才能來到?(湯森路透)

這幾天,砲火聲停了,醫院的受傷病患少了,走在街上的人多了。久未出戶的居民牽著家人在超市走著,此時正值該地的重大節慶,但架子上卻僅有少量罐裝食品。人道救援通道仍閉鎖著,新鮮蔬果進不來,藥品也無門而入。「停火」的實施究竟成就了什麼?

 

美、俄就敘利亞內戰達停火協議後,不少媒體稱其「終現曙光」,然一連串的「意外」(政府軍於停火前發動大範圍攻擊、聯合國救援隊遭襲等),都讓人再再懷疑協議背後的目的,及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府的誠意。

 

 

火雖停了,當地居民的希望之火也滅了。面對反覆無常的「集合體」,停火協議帶來的,恐怕僅是交織著無奈的失望。

 

居民現身 親談失望之情

 

法里達醫生(Dr. Farida)是在阿勒波東邊唯一的婦產科醫生,為了保護在政府軍領地的家人,她無法透露全名,但她針對停火協議的評論可謂「毫無保留」地一洩而出。

 

「我對協議沒信心,因其同意繼續砲轟敘利亞征服陣線(Jabhat Fatah al Sham)。」敘利亞征服陣線為反政府軍的一派,原為基地組織的分支,在反恐怖主義氾濫的情勢下,持續砲轟似乎合情合理。

 

 

但這個組織早已和基地組織劃清界線,法里達表示,「他是最保護我們的人,如果不是他們,阿勒波早就完了。」

 

此外,人道救援通道的關閉使得外界資源卡在門外,當地醫療資源已所剩無幾,「剩下的東西撐不到一個月。」法里達認為,若不打開通道,再多的停火協議也是無益。

 

不願妥協 停火和平恐僅曇花一現

 

停火這幾天,札挎(Wissam Zarqa)重新拿起粉筆,在私人語言學院裡教著英文。眼睛盯著黑板,但他心裡仍惦記著敘利亞。

 

他認為協議注定失敗,因其僅是美、俄、阿薩德政府間的產物,反政府軍並不打算接受。

 

 

「我也不接受。」札挎認為阿塞德政府毫無誠意,停火協議僅是算計的伎倆。他參加示威遊行,表示自己對反政府軍的支持。「這起暴動必須持續,因為我們還沒看到最好的結果,半途而廢是最糟糕的事。」

 

 

延伸閱讀:敘利亞停火協議今生效 反政府軍:對內容存有疑慮

 

宛如監獄 居民只想呼吸新鮮空氣

 

充斥血光的生活,讓28歲的律師干達卡尼(Mohammed Zein Khandakani)恐懼不已。停火後,他終於敢好好深呼吸。

 

然而,停火後的阿勒波仍被政府軍環繞著,宛如一座無頂監獄,「我們不是只需要水跟食物的『凍』物。」他表示,居民只想要自由,完全的自由,沒有護航隊護行,也能來去自如的自由。因此,他反對向政府投降。「我們不要阿塞德回來。」

 

敘利亞的未來 在哪裡?

 

 

聯合國人道資源的碰壁,西方盟國的猶豫,阿塞德政府和俄國的失信,停火協議的「不完整」,讓敘利亞這座人間煉獄難以崩解,居民懼怕砲火,卻更渴望自由。為求安穩的自由,反抗局勢難以避免。難得美、俄聯手,停火協議仍消不了那把「怒」火,持續蔓延。

 

延伸閱讀:聯合國大會今起召開 聚焦敘利亞內戰與難民議題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