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從難民營到奧運競技場 南蘇丹短跑選手坎坷圓夢

余尹倫 2016年07月20日 10:57:00

  

今年8月,一位曾在肯亞卡庫馬難民營(Kakuma refugee camp)待了8年的南蘇丹(South Sudan)200公尺短跑好手喬特(Mangar Makur Chuot),將站在里約奧運競技場內,為父親與祖國南蘇丹而跑,一舉完成他原以為遙不可及的奧運夢;且他將有機會能與地表上跑得最快的人類—「牙買加閃電」博爾特(Usain Bolt)在200公尺賽道的起跑點上一較高下。

 

 

《衛報》(The Guardian)在「親愛的澳大利亞」(Dear Australia)專題中, 拍攝了一系列生活在澳洲境內難民的生活,試圖帶領大眾一窺,被迫離家來到異鄉生活所面臨的困境,並認可這些難民為澳洲帶來的貢獻,南蘇丹短跑選手喬特則是專題內的第一位主角。

 

 

南蘇丹—「我的父親是英雄」

 

喬特將在今年8月代表祖國南蘇丹出賽此屆里約奧運,而比賽當日他將穿上印有父親名字邁克爾(Makur Chuot)的運動衫上場應戰—一位讓他得以擁抱自由的男人,喬特表示將帶著父親的名字參賽是「為了榮耀他」,「這是我們南蘇丹人的傳統。」

 

喬特的父親是家鄉村落內的長老與法官,當時的蘇丹(現為南蘇丹)受連年乾旱與內戰所苦。喬特 4歲那年,村落遭遇一場襲擊,而他的父親在保護村落居民的過程中身中多槍而亡,「我們的村落遭遇襲擊,他必須站出來抵抗,而他在過程中不幸喪生。」

 

20多年後的今日,喬特已擁有2個國家的公民身份—祖國南蘇丹,在此他的父親失去了性命;澳洲,在此他取得了難民身份。

 

 

喬特說,他同時屬於這兩個地方,「不論我於此生完成了什麼,澳洲永遠會占有一席之地,因為我今日的成就,在沒有澳洲的參與下,不可能達成。」

 

南蘇丹—建國並未帶來自由

 

南蘇丹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於2011年7月9日正式誕生,但建國前的漫漫長路是一段持續40載的蘇丹內戰,期間有數萬名蘇丹人死於戰火,而南蘇丹人民渴望的自由也沒有因著新國家的建立而到來;反而,在獨立後不久南蘇丹再度陷入內戰僵局。

 

 

雖然喬特的奧運之路如祖國南蘇丹的建國之路一般,路途坎坷,但他靠著過人的毅力戰勝了一路上的困境與挫折。

 

南蘇丹史上首支奧運隊伍

 

作為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在南蘇丹國內幾乎沒有所謂的田徑設施,孩童從小就被迫加入軍隊而非學習賽跑,而喬特的出現似乎為這群孩童黯淡的未來帶來一線曙光,現在,他們有了有朝一日能夠參與奧運的希望;南蘇丹奧運委員會主席庫洛特(Wilson Deng Kuoirot)在得知南蘇丹達到參與奧運賽事的門檻時,說道:「我們會讓他們的生命被運動填滿,而非槍枝。」

 

 

今年8月南蘇丹將會派出該國歷史上第一支的奧運隊伍前往里約,雖然現在他們連隊服及機票都還未籌措到,但確信的是他們一定會現身里約奧運會場,屆時喬特會是他們的一員。

 

南蘇丹—「每日與險境為伍造就了今天的我」

 

喬特的父親離世後,他曾短暫借住在其他親屬家中,過著傳統丁卡(Dinka)部族男孩的生活,每日的工作就是帶著家中的牛群前往村落附近的草地放牧,在這裡,喬特偶爾得面對老虎的威脅。

 

 

「當時認為(那些危險)是再平凡不過了,但現在回想起,(當時的經驗)是讓我今天如此強悍且適應力強的主因…即便眼前的處境很艱困,我知道小時候的我經歷過更多,一路上我受了不少苦,而這一切都造就了今日的我。」 為了逃離祖國連年的暴力衝突,喬特一家人來到了肯亞一處擁擠的難民營,且一待就是8年。

 

肯亞—卡庫馬難民營

 

喬特的母親海蓮娜(Helena)為了替6位兒女提供一個更好的未來,隻身逃往衣索比亞(Ethiopia),隨後往南行走數百公里路程,穿越肯亞邊界輾轉來到境內的卡庫馬難民營—近半世紀以來提供非洲大陸上逃離家鄉戰亂與乾旱的人民的一處避風港。

 

「父親過世後,母親得做出決定,而那項決定關乎著我們的未來…沿路上母親看到了許多橫屍田野的女性,她們也做了決定,她們犧牲了性命…為的是我們的未來。」

 

海蓮娜在難民營經營小型生意以賺取運送孩子前來的車資,在喬特8歲那年,他正式踏入了卡庫馬難民營—一個與家鄉同樣殘破不堪的居住地,但在這裡喬特獲得了接受教育的機會。

 

 

「在難民營內的日子很苦,我們一個月只能從聯合國難民署(UNHCR)那收到一次的糧食配給—一個人一個罐頭…這樣的日子真的很艱困,但同時,在這裡你可以上學與學習英文,這點要比家鄉提供的環境好。」

 

 

8年過去了,16歲的喬特終於有了離開難民營的機會。喬特一家人在2005年透過聯合國難民署的全球計畫在澳洲伯斯(Perth)取得難民身份,成為少數幸運可在澳洲獲得難民資格的家庭。

 

澳洲—喬特的心靈捕手:教練邦恩

 

初來乍到的喬特一開始並不能適應澳洲的生活,他無法在一排排相似的房屋中找到自己的家,也無法自行搭乘公車,但不久後一個他從未夢想過的奇蹟降臨在他的身上—喬特的心靈捕手短跑教練邦恩(Lindsay Bunn)發現了他與他的短跑天賦。

 

 

邦恩教練以其慧眼出名,他總能在偏遠地帶發掘具淺力的短跑好手,一舉將其變身成職業的運動選手,而喬特則是他最得意的門徒。

 

邦恩透露當他初次見到喬特在公園裡跑步時,「像極了一隻嗑藥的長頸鹿在亂跑」,「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可以跑這麼快。他跑步時腿部手部動作很多,但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賽跑。」

 

但喬特那顆樂於傾聽與學習的心最終讓他成為一名出色的短跑選手,「這是讓他成為一名職業運動選手的真正原因:他對於學習短跑技巧的決心並且每日勤加訓練。直到某天,一切就如水到渠成般,他已成了一位專業短跑選手。」

 

在喬特與邦恩之間的是一種比師徒情誼更深的緣分,當喬特在短跑訓練與大學課業間奔波時,邦恩便充當喬特女兒的奶爸;極度缺乏資金的2人在兩年前參加在墨爾本(Melbourne)舉行的全國田徑錦標賽時,曾一起借宿朋友家中的地板,並搭乘電車前往賽場,面對如此克難的條件,喬特仍在那場比賽中以21.08秒的成績勇奪男子組200公尺的全國冠軍。

 

里約—喬特的奧運夢

 

對喬特來說,他職業身涯中最精彩的篇章還未落筆,而即將到來的奧運賽事,將一舉完成他這些年來心中的奧運夢,或許還能替他在個人職業身涯中寫下歷史新頁。

 

 

當喬特選擇成為一名職業短跑選手時,前進奧運殿堂便是他心中唯一的目標,「喬特很清楚自己他想跑進奧運的抱負,而我答應他,我將盡我所能來幫助他圓夢。」邦恩說到。

 

里約—「博爾特我們賽道上見」

 

喬特目前很有機會能在8月16日的賽事中與3項短跑世界紀錄保持人「牙買加閃電」博爾特一較高下,對於這場對決,喬特表示他毫無畏懼,「能與博爾特對決是我的榮幸,我將盡我所能、付出全力。賽場上沒有絕對的事。」

 

 

但除了在奧運競技場上替自己爭取光榮外,喬特更希望自己今日的參與,能夠替長年被內戰荼毒的南蘇丹找到一個值得眾人歡慶的理由,並將南蘇丹朝和平之路帶近一小步。

 

「對我而言,能成為揮舞南蘇丹國旗的一員意義深遠,因為曾經有人為了創建這個國家犧牲了性命。」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