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禁令都沒用 緬甸森林深陷滅絕危機 

余尹倫 2016年09月22日 08:30:00

往昔緬甸北部實皆省(Sagaing)的山丘地帶,曾因樹林茂盛,在仍屬國王統治時期,被用作死刑場,遭處以死刑囚犯的下場正是被送至森林裡等死。今日此地卻因遭非法盜砍樹林的破壞,導致曾被森林覆蓋的土地成了空蕩蕩的荒野,僅剩幾處孤伶伶的原生林。

 

 

5月的全國禁伐令成效有限

 

為保護國內僅存的原生林(old-growth forests),緬甸政府在2014年下令禁止出口原木(raw timber logs)。新上任的翁山蘇姬政府也為徹底根除這項非法產業,今年5月下令暫時禁止國內一切伐木活動,預計將實施至明年3月31日。

 

 

但《美聯社》(AP)1日揭露,深入緬甸北部地區的記者發現,當地仍有許多非法伐木者在盜砍僅餘的老樹。4位駐守實皆省的環保人士向AP揭露,緬甸當局日前頒布的暫時禁伐令,嚇阻效用不如預期,當地仍可見許多小規模的伐木行為。儘管當局試圖扣押這些木材,但村民透露,伐木者總有辦法以賄賂方式換回木材。

 

AP記者深入緬北紀實

 

今夏,一批AP記者開著吉普車及摩托車,歷經20小時的跋涉,終抵實皆邦北部的村落,與當地居民、大象飼主及前任非法伐木工會面。儘管此地早已遠離市區塵囂,映入眼簾的卻非預期的茂密森林,而是盜伐樹木後留下的光禿禿痕跡。

 

 

由於巨大老樹幾被砍伐殆盡,目前當地多半僅剩年約10歲的幼樹。部分村落試圖保存了還未被伐木者入侵的當地小型原生林,而這是當地僅有的「森林」。「我們以前總是對隻身進入森林充滿恐懼,因為它實在是太茂密叢生了。不過,正如你所見,現在這裡已是光禿禿一片、不再有大樹。它們全消失了。」當地環保人士翁莫覺(Aung Moe Kyaw)說道。

 

由於盜伐森林嚴重,據聯合國調查,緬甸自1990年起已喪失近1/4的森林面積,尤以北部的實皆省、撣邦(Shan)及克欽邦(Kachin)森林面積銳減的規模最大。緬甸當局雖有所作為,從2014年開始禁止原木出口,卻無法緩下國內非法砍伐森林的步調。

 

 

據AP團隊說法,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非法原木散落在北緬一帶,之中以價值不菲的紅木為主,因其天然的顏色,深受中國市場喜愛。環保人士稱,政府雖自2015年起扣押了多數非法砍伐的紅木,但伐木者總有辦法以賄賂方式取回木材。

 

以「賄賂」開通的康莊大道

 

自2011年起,大量的柚木、紫檀(泛稱紅木)、硬木樹種在緬甸境內被非法盜砍、銷往國外,其中多數遭盜的木材來自北部實皆省。

 

當地環保人士稱,在北緬一帶遭非法砍伐的原木運送路線為—先被搬運至實皆省內的杰沙(Katha),並讓其漂流在伊洛瓦底江上,流經克欽邦及曼德勒(Mandalay)後,終抵中國雲南省西部一帶。這批原木隨後被銷往對紅木傢俱需求頗大的中國及日本市場。

 

曾為非法伐木者、現為環境保育人士的明明透露,伐木公司砍伐的數量往往超出許可範圍,而政府單位往往對公司砍伐任何大小的樹木視而不見。

 

緬甸樹木遭非法砍伐情況嚴重。(湯森路透)

 

以往負責運送非法原木業務的明明現身說法,踢爆緬甸森林部(forestry department)體制內的收賄作法。

 

由於負責人會事先賄賂好森林部的官員及中緬邊境檢哨站的警察,他們的貨車多能安然通關,不會被攔截檢查。他表示,(森林部)官員們包庇他們的賄賂行為,甚至還會一同上貨車,替駕駛指出最終目的地的所在位置。

 

一名克欽邦和平網路(Kachin Peace Network)的成員指出,當地多數的非法原木都是自克欽邦流往中國。「我們都親眼看見載滿非法原木的他們(非法伐木者)如何沿路賄賂軍、民官。」

 

自河岸上陸地的緬甸人們。(湯森路透)

 

森林部承認內部有收賄情事

 

緬甸森林部全國負責人苗敏(Myo Min)1日表示,當局目前正極力阻止內部的貪污、收賄現象。「森林部門內的確有許多收賄個案,但並不是每一位員工都有涉入貪污情事,過去我們已對收賄官員採取法律行動,未來也會繼續。」

 

面對作為非法原木運輸中樞、收賄問題嚴重的杰沙,苗敏稱早在過去就採取相關行動。不過,該地的部門負責人梭丁(Soe Tint)否認當地官員有涉入非法砍伐活動的嫌疑,僅稱基於中國對硬木的龐大需求,非法伐木者間可能存在合作手段。

 

亞洲對硬木需求大 惡化盜伐問題

 

AP報導,緬甸非法走私原木的市值十分龐大。2011至2014年間,緬甸初步公布的硬木出口值為28億3000萬美元,而其貿易夥伴公布的硬木進口值則為55億7000萬美元。兩者間近27億4000萬的差額,可能正是走私原木的市值。

 

 

目前,亞洲兩大新興國家中國與印度是緬甸硬木的主要出口地,2011至2015年間,兩國自其進口的柚木與紅木數是其餘國家加總的6倍之多。

 

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報告,2010年至2015年間,緬甸喪失的森林面積高居全球第三,等同每年減少近54萬6000公頃的覆蓋率。

 

登盛開放政策的「副作用」

 

緬甸自2011年脫離軍閥統治、由獲軍方支持的登盛(Thein Sein)上任總統。他隨即對國內政治展開大刀闊斧改革,幫助緬甸走出被國際孤立的外交困境,但其開放政策卻也對她帶來意想不到的傷害—讓國內豐富天然資源輕易遭各方勢力剝削。

 

實皆省議員丹萊(Than Hlaing)直言,「登盛領導期間是(非法伐木)最黑暗的時期。政府本身就和商人合作。非法砍伐在我們這個區域十分猖獗。」

 

 

儘管目前緬甸軍方退居後位、讓出統治實權,在當地仍握龐大勢力,部分軍方人士亦是非法盜伐產業的一員。據緬甸媒體報導,上週當局才在實皆邦一輛軍車內查獲一批重達3噸的紅木。

 

新政府展開作為 貪污成保育工作絆腳石

 

緬甸森林部在杰沙的總部外,目前聚滿了當局去年底從非法伐木者那扣押來的貨車與巴士。該部門全國負責人苗敏表示,現任政府承繼前任政府打擊非法伐木的工作,在今年4月至8月間,已查獲、沒收超過1萬6000噸的非法原木,起訴1000多個刑事案件。

 

 

雖然越來越多的非法伐木者開始遭到起訴,但體制內的貪污及執法人員效率不彰仍是緬甸捍衛森林資源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實皆省處境困難重重

 

除了森林資源遭嚴重破壞,實皆省自身也面臨貧窮的困境。身在亞洲最貧窮的國家內,實皆省的處境更是艱辛。通往省內的道路崎嶇不堪,導致居民得面臨進出入不便的問題。村民倚賴農業為生,當地卻缺乏完善的灌溉系統。休耕期間他們將森林視為食物來源,今日卻又被迫面對森林消失的窘境。此外,實皆省十分缺乏教育資源,村落多只設有一間小學,等同剝奪了當地孩童繼續求學的機會。

 

仍具希望

 

「阻止這些非法伐木者是件非常困難的事。他們和各層級的政府皆打好交道,並從(伐木)中獲利。但生活在森林周遭的人們卻如此貧困。」環保人士翁莫覺說道。

 

 

不過,翁山蘇姬政府嚴肅看待非法伐木的立場,讓他對復育森林仍抱持希望。翁莫覺認為,只要國會成員願意開始關注此議題,便是個好的改變,「只要新政府能在保護好森林資源幾年的時間,就足夠給予這些森林重生的喘息空間。」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