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筱恬觀點:新政府決策紊亂 折損發言人

用LINE傳送
唐筱恬 2016年09月23日 07:00:00

新政府挑顧立雄(右)出任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換徐國勇(左)接掌行政院發言人,棘手位子多是拿立委當藥方。(攝影:葉信菉)

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上任後頻頻失言,府院火速換人,童振源也成為行政院歷來「最短命」的發言人。不過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撤換童振源、改由徐國勇接任,這一紙人事命令,其實透露新政府有三大現象:一、政策不明,發言人也難為;二、收編抗議勢力,真能解決問題?三、立院大、政院小的怪象。

 

首先,童振源為何會出包?擁有美國傳統政治學名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博士學位的童振源,過去也曾任陸委會副主委,照理來說,不會不知道發言人該謹言慎行,但新政府若自己政策曖昧不明、搖擺不定,再厲害的發言人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例如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UBER爭議,一下投審會大動作揚言要對UBER撤資,結果新政府又突然踩煞車,為解決UBER影響小黃司機生計一事,一面說UBER必須守法、另一面又說要推多元化計程車方案,新政府支持UBER成為「可以做,但卻不能說的秘密」。就算發言人有通天本領,也難以幫政院把這苦衷好好說清楚。

 

第二,為何小英挑選上徐國勇?民進黨內性格犀利、口才辨給、政治神經敏銳的人,比比皆是,但用徐國勇還可堵住惱人的獨派嘴巴,如此用人可謂一箭雙雕。這樣的英式用人作風不算罕見,英全組閣時,也大量用毫無行政經驗的「社運次長群」,如詹順貴、花敬群、郭國文進入體制內做事,貫徹小英政策並藉此收編抗議力量,因此可以觀察到現在社運抗議次數雖多,但能量總是大不如前。不過,抗議能量變小,並不代表國家困境迎刃而解。

 

第三,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挑顧立雄、政院發言人選上徐國勇,棘手位子都拿立委當藥方,只差沒有找立委當閣揆。 其實新政府也出現「唯立委是尊」的狀況,過去經常看到行政院官員捍衛政策與立委大戰,政策堅持與民意壓力在立法院拉扯,並討論出社會都可接受的折衷方案,現在爭議法案卻在每週一的行政立法協調會拍板。

 

例如內政部推出《住宅法》大舉興建社會住宅,張景森就主張,社會弱勢在法條上比例不宜太高,應保留空間讓地方政府斟酌考量,否則社會住宅將被標籤化,此一想法立刻遭社會團體反彈,立委也直接在行政立法研討會上反對此事,並拍板順應社會團體要求,社會弱勢比例調高至30%。大政委也只能乖乖聽命黨籍立委,再好的政策最後都淪落政治掛帥的命運。

 

如今換了發言人,不代表這些結構問題就會一掃而空。但可以觀察的是,徐國勇未來遇到行政院政策不斷髮夾彎時,要如何發揮舌粲蓮花功力,自圓其說;面對政治敏感神經也很差的林全,若再度失言講「考慮重啟核一廠」、「斥台電沒修好不回家」,又要如何替院長化險為夷,外界拭目以待。

 

※作者為本報記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