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故鄉」只有香港的「無土之民」

用LINE傳送
鄭立 2016年09月25日 07:00:00

香港近年民族主義迅速興起,是因為這些沒有移民能力的人,他們沒有土地,沒有金錢,唯一的資產是自己的「香港人身份」。 (美聯社)

要探討近年香港的民族主義興起原因,我們可以從其源頭開始觀察。

 

現代香港的源頭是難民,我們所熟知工業化香港的形成,始於國共內戰。在太平洋戰爭結束時的香港,人口僅有數十萬人,國共內戰的爆發,使大量的難民從東亞各地遷移過來。令香港的人口在短短五年內,暴增至二百萬人,人口增加到三倍以上。

 

而這並沒有結束,及後東亞的各種戰爭與暴力專制的擴張,都使更多的難民加入香港。其中包括中國的文化大革命,越南戰爭。附近地區的戰亂,都使香港增加更多的人口,工業化初期的香港,大部份人口都是難民。這點是香港和中國,臺灣這些地方不同的地方。

 

即使臺灣在四、五十年代,接受了大量的難民,但是難民的比例從未超過人口的一半。而在香港,這卻是大半。今天香港人的主體,就是他們的後代。去到今天往往已經去到難民的第三、第四代。這些難民的後代,不論來自中國還是越南, 都統一在香港的生活、飲食、廣東話文化下,並在西式政治體制中生活。而產生了獨特的民族性,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香港人」。

 

在中國,臺灣,日本等地,大部份居民都是世代在自己的土地上居住。他們往往擁有一個老家,故鄉,他們在那邊有祖屋,有一定程度的居住權利。在外面事業失利或者無家可歸時,尚可以選擇回鄉退隱。

 

香港人沒有「老家」

 

但香港卻普遍沒有「老家」,在香港的大歷史中,這些難民原本的故鄉不少都被摧毀,無法回去。有些則是經歷過二代、三代之後,和祖先的故鄉失去了關係。 與祖先故鄉的人並不認識,既沒有感情也失去了所有權利。對於很多香港人而言, 在地球上,他們唯一有權居住的地方就是香港,香港成為了他們唯一的故鄉。

 

所以有些權貴說「你不滿意中國的統治,何不離開香港時」,往往是錯誤地套用了自己的處境在香港人身上,這些權貴自己不滿意時的確有可能離開,而以為別人也能這樣。但是他們卻不理解,香港有很多人根本無法離開香港,他們既沒有移民外國的本錢,在過去的祖國(如中國, 越南)也失去了所有的脈絡。這些人的命運和香港相綁,難以在香港以外的地方生存。

 

雖然他們的故鄉是香港,可是因為祖先是貧窮的難民,他們在香港並沒有先天的土地權利。在香港不擁有半點物業,半塊土地,他們沒有一個不需要交租的家。 他們的唯一居所並不屬於他們,他們只是租戶。他們可能是住在私人樓,或者是公共房屋。

 

新加坡的房屋自有率是 90% 以上,香港卻只有約 50%,香港和世界上大部份大城市一樣,每一件事都要花錢。但是在別的國家,在大城市活不下去的人,可以退回自己的老家,在香港的無土之民,卻無路可退,你退到最後還是香港。無路可退,賺錢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與其說是為了利益,不如說只是為了生存。 就像熱鍋上的螞蟻,灼熱的地面使所有人停不下來。

 

香港近年民族主義迅速興起,是因為這些沒有移民能力的人,他們沒有土地,沒有金錢,唯一的資產是自己的「香港人身份」。

 

而這個身份代表他們在香港生活,應有優先保障。例如被分配公共房屋的權利, 在香港能優先就業的權利等等。如果居住權利不被保障,他們在地球上將沒有半片容身之所,如果就業沒有保障,他們的收入將會完全斷絕,這些都是非常現實的問題,而且是每個香港人都在面對的切身問題。近年某些相關人員,因為對這點欠缺了解,不謹慎的觸及香港人的逆鱗,反而觸爆了獨立運動。

 

民族主義在基層窮人迅速散佈,正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窮人追求主權是因為需要保障居住、經濟收入、文化傳承的權利。這也解釋了為何有錢的富人比較不熱衷的原因。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