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伊斯蘭國】摩蘇爾男大生的烽火日記:「希望我能順利逃跑」 

黃聖凱 2016年09月23日 13:51:00

伊拉克的摩蘇爾已遭伊斯蘭國全面佔領。(湯森路透)

身穿黑衣、頭戴黑面罩,在全球製造恐慌、殘奪千萬人命,這是我們從新聞、網路、甚至伊斯蘭國自製宣傳片所知道的伊斯蘭國。除此之外,我們還知道什麼?

 

幾個月前,一篇紐約時報報導揭露伊斯蘭國招募、訓練士兵內幕。現在,一本男大生日記替被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奪走家園的居民,向你叨訴你不知道的事,一窺當地居民的無助和恐慌。

 

 

星期一:他們會殺人

 

我今天遇見一個人口走私販子,也許再過幾天,我就要逃跑。

 

當然,我害怕極了。因為我們走的路,並不是百分百安全,不小心在路上遇上伊斯蘭國的鬥士就真的慘了。

 

但還好,這位走私販子安排了線民,當路上沒有伊斯蘭國鬥士時,會給我們信號。祝我好運吧!

 

IS聖戰士在摩蘇爾慶祝勝利。(湯森路透)

 

你知道嗎?在伊斯蘭國生活,真的一點都不好。男人被迫蓄鬍、把長褲剪短,還不能抽煙。女人呢?她們必須戴面罩,只能露出眼睛,連手都要遮起來!

 

最慘的是,我們在家裡不能使用任何通訊產品,連電視也不能看,他們聲稱「電視台都是反伊斯蘭的內容」,但我知道,他們其實是怕我們看到「事實」,伊斯蘭國不再強大的事實。

 

若你不小心觸犯他們訂下的「規矩」,監獄就在轉角等著你。想出來的話,就必須付錢。

 

 

回到2014年,當伊斯蘭國首次入侵摩蘇爾時,沒人知道他們是誰。我們都以為他們是抵抗政府軍的地方軍人,但他們卻強佔這裡,訂下一堆嚴刑厲法,引起村民不滿。

 

現在我們知道他們是誰了,他們是一群只顧私人利益的團體。只要牴觸他們的目標,他們會大開殺戒。我們都在等哪天伊拉克軍隊能把他們趕出這裡。

 

星期二:沒工作,也就沒有錢

 

在和朋友去購物的路上,我看見他們在處刑,那三個人只不過是在談論伊斯蘭國在軍事行動的失利罷了。但這就是他們,他們總是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開火,甚至為了私人利益扭曲神的旨意。

 

以前,我常和朋友去咖啡廳、踢足球或一起唸書。但現在,這些地方都不復存在。不僅如此,當我出門時,我必須格外小心,因為我知道任何小事都會讓我惹上麻煩。

 

 

我媽媽今天做些美味的小餅乾,但你知道嗎?這些原料都很貴。不論是糖、鹽還是米飯,都無比昂貴。這裡的人沒什麼人,在伊斯蘭國控制下,我們沒有工作,也就沒有錢。

 

星期三:奪走我的家

 

我特別想念我的學校,因為我可以在那裡和朋友見面。但伊斯蘭國來之後,什麼都沒了。

 

他們把大學變成會議室,甚至將實驗室和倉庫當成鋪設陷阱的地點,所以聯軍把它炸了,我的學校被當成軍事基地化為煙塵了。

 

我好難過。

 

 

 

不僅如此,伊斯蘭國還擅自佔領居民的房子,提供給鬥士居住。他們將鬥士偽裝成平民,來防止聯軍轟炸。但無濟於事,房子還是被炸了,居民陷入一片絕望。

 

但這對伊斯蘭國沒什麼。因為他們不關心我們,說不定他們還希望聯軍轟炸我們的家園,藉此煽動居民反抗聯軍。

 

摩蘇爾遍地烽火。(湯森路透)

 

星期四:把手機藏起來

 

一直以來,伊斯蘭國怕居民和聯軍聯繫,都會一家一戶的搜查有沒有人持有手機。有一位居民被逮捕,因為他把手機放在口袋裡。

 

我施了一些小計把手機藏在秘密基地裡。因為如果他們在你口袋裡找到手機,你就死定了。就好像是你把一顆核子彈放在口袋裡一樣。

 

 

星期五:情勢緊張

 

今天我去了清真寺,伊斯蘭國還是嘗試說服大家加入他們,但沒人鳥他。我開始感到困惑,我該留著繼續等伊拉克軍隊,還是冒著風險逃跑?

 

我想跑,但這一切可能不會更好。因為伊拉克軍隊會把我關在一個營隊裡,除非你有贊助者,否則根本出不去。

 

情況真的變很緊張,我現在只希望接下來幾天,路上可以很安全,能讓我順利逃跑。

 

 

在寫完最後一篇日記的隔天,這位男大生順利逃到其他城市。但他的家人仍困滯在摩蘇爾市中。

 

伊拉克摩蘇爾的山洞,內有IS聖戰士殘留物品。(湯森路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