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娟芬專欄:我的動機就是你【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系列三/四】

用LINE傳送
張娟芬 2016年09月23日 12:14:00

被害人發出道歉文後,處理此性侵案的輔大社科院長夏林清成為箭靶。(翻攝自蜂巢公益合作社)

理虧的人無話可說,現在開始問我有什麼動機了。巫同學,我的動機就是你。

 

在這次事件裡,如果有人死了,那個人就是你。強暴沒有讓你死,你沒那麼脆弱。但是其後,世界對你展示了殘酷的一面,你被疏遠,被懷疑。經歷了這些,你也許就會變成一個,世界再也無法接近的人了。

 

我只是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所以我寫了很多字。如果文字有手的話,如果你容許的話,我希望它們抱一抱你。

 

也許你就可以慢慢活回來。很慢很慢沒關係。就從最慢最慢的那一點點,開始,活回來。2016年6月14日

 

寶寶心裡苦,但是寶寶不說——問第三次兼答何燕堂【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系列四】

 

我每次看何燕堂的文字都會微笑。因為他常有一些奇怪的修辭,上次說夏林清「伏法」,這次說「道德破滅」,恰好與他夾纏不清的思路,相映成趣。這次何燕堂的意思是,夏林清被指控延緩性平,國家機器開始調查他,這就像被指控殺人一樣,是重罪,所以當然要先回應這一項。他覺得我憑什麼要求夏林清回答這些問題,說我「強制當事人,形成壓迫」。(見何燕堂臉書)

 

 唉,你們夏老師在講話你都沒在聽。首先,夏林清說他關心的順序是「學生、系、學校,然後才是她個人的形象與清白」。(見夏林清臉書。臉書小編所發,特此說明,以免「去脈絡化」。)「學生」,就是包括朱同學、巫同學在內的輔大心理系學生吧?考量巫同學所受到的創傷,把他的需求擺在第一位,優先核對713記憶,這不過份吧?你們實際上做的事情卻不是這樣,六月七號的會議先處理「輔大心理系所受到的傷害」,等到朱同學累斃了,才來問說要不要核對記憶。這是很高段的鬥爭手法,並不是等到討論的時候才鬥爭,而是在設定議題的時候就鬥爭;只要議題設定對自己有利,那實際上開會的時候就有餘裕,擺出好看的姿態:「我有問你要不要核對啊,是你自己累了說不要的。」現在,何燕堂把夏林清真正的議題設定講出來了,排名第一的不是學生,而是自己會不會被追究責任。其他事,例如巫同學與朱同學的創傷與核對713記憶,則必須排在後面。越後面越好。

 

何燕堂說,「如果沒有先擋掉來自國家機器的指控,夏林清就一點正當性都沒有,早就被壓制噤口了。」很奇妙,那時候明明沒有任何「國家機器」在指控夏林清,他把朱同學當作國家機器了。你要知道什麼叫做國家機器的打壓?檢察官起訴晶晶書庫的「同志寫真集妨害風化案」就是,檢察官起訴何春蕤的「人獸交」官司也是。人家那個才叫做被國家機器追殺,夏林清這哪算?果然渲染敵人的強大,是團結內部的最有效方法。

 

教育部現在才開始要調查輔大心理系事件,但是何燕堂行文顯示,他們已經不擔心這件事了。為什麼呢?教育部不是才比較像「國家機器」嗎?喔,工作小組是何東洪負責,所以出事也不會燒到夏林清了!防火牆已經設好。但是可憐的何東洪,都被人家罵好玩的,又被留在防火牆外面。雖然何東洪是系主任,但權力版圖顯然不是這樣;看來他作為(名義上的)船長,是準備與輔大心理系這條船共存亡了。這份擔當,值得肯定。這也可以對照看出,那些以「輔大心理系」為名義的搶救工作,真正的目標只有搶救夏林清而已。

 

何燕堂說我「強制」當事人,形成壓迫。呵呵,我問了兩次,誰回答我啦?現在不就這樣嗎,「寶寶心裡苦,但是寶寶不說」。因為只要寶寶不說,其他人就可以說:真相未明,不能評論。但真相是被誰拖延著不讓他「明」的?你們現在的策略就是以拖待變,一方面等待網路的熱情冷卻,另一方面等待對手出錯、累了、煩了,你們就可以節外生枝,重新設定議程。到時候,713的對話將不再重要。

 

何燕堂,要搶救夏林清,該封的不是我的口,而是你的口;一開始不就是你的臉書護航手法拙劣,引發對輔大心理系的不信任嗎?夏林清冷靜幾天以後,已經重新蓋好了一個紙牌屋,以老師的姿態,把「學生」放在最頂端;現在你一揮手,又把他打壞了。

 

何燕堂不小心承認,夏林清的第一要務是保護自己,不會被追究責任。所以他批評我,「當事人輕重的考慮,旁觀者完全不尊重」。既然你們都很強調要得到「當事人」同意,何燕堂和夏林清關係又那麼近,這是否表示,夏林清終於承認,他的第一要務是保護自己,不被追究責任?這一則貼文,到底是夏林清知情授意,還是何燕堂不尊重當事人夏林清就逕行發表?

 

你看,你一開口,火又燒到夏林清了。何燕堂,你最好不待他人切割,就引刀自割吧,趕快承認你沒問他! 

 

如果我有任何力量的話,不是來自強制,而是來自說理。何燕堂,你到現在還看不清楚我的戰法嗎?我舉證,然後分析。就這樣而已,沒別的。713對話攸關巫同學朱同學的創傷平復,這不是「社運菁英」的偏執,是社會大眾對於被害人的關切。你問我憑什麼要求夏林清回答?憑夏林清自己說他把學生放第一位。所以我要問第三次了。

輔大心理系:這個包山包海的小組,遴選程序與標準為何?如何面對專業倫理與角色衝突?

 

教育部:性侵事件由系上自組工作小組處理,是否架空了性平法?

 

工作小組:巫同學要求對方「認罪、退/休學、道歉」,你們是否還沒傳話就說這要求太過強硬?為什麼你們沒有謹守中立的立場?你們憑什麼下這判斷?你們講這種話的意思不就擺明了是跟巫同學討價還價?這種處理方式不就是代表加害者,在跟被害人談判嗎?

 

夏林清:你有沒有對巫同學說出那些話?你有沒有在他需要支持的時候打斷他的話,並暴怒?  2016年6月16日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