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娟芬專欄:第一次鬥爭就上手-輔大心理系607會議逐字稿詳解【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系列五】

張娟芬 2016年09月23日 12:21:00

被害人發出道歉文後,處理此性侵案的輔大社科院長夏林清成為箭靶。(翻攝自蜂巢公益合作社)

雖然大家此刻更關心華航罷工與英國脫歐的問題,不過,有鑑於輔大心理系607會議的逐字稿,是鬥爭界罕見的珍貴文件,所以試析18招如下。頁碼為逐字稿原文頁碼。

 

如果你只有五分鐘,可以從第10招開始看,那裡比較精彩。如果你只有一分鐘,那你看這段就好:

 

就夏林清已承認的錯誤,第一,要求夏林清向巫同學、朱同學道歉,因為他答應兩位同學要召開說明會,但卻忘記自己的承諾。第二,要求夏林清向巫同學道歉,因為他在性侵事件的後續處理失當,使得巫同學受到「碾壓」。以上兩項道歉,需依照龔尤倩、王芳萍所設標準,以正式聲明為之。

 

就夏林清避而不談的核心問題,要繼續問:你有沒有對巫同學說出那些話?你有沒有在他需要支持的時候打斷他的話,並暴怒?

  

第1下馬威…………………………………………6

詳解:

 

同學B的發言並沒有任何人身攻擊,但是何東洪說「我不接受你的語言」,要求他修正。這是心理戰,召喚對方心裡升起小警總,要他謹言慎行。

 

第2招  濫用裁量權…………………………………11-13 

詳解:

 

雖然有人,如苦勞網王顥中,事後宣稱表決勝負不明,但這無法替何東洪解套,因為第一,主席既然付表決,就有義務清點,沒清點是他失職;第二,何東洪自己臉書上說同意多於反對,否定了王顥中的說法。

何東洪表面上徵詢大家的意見,但是由紀錄可知,只有輔大心理系學生發言。(這裡出現學生1、2、3,從逐字稿前的說明,看不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編號。)然後有非心理系的要發言,何東洪立刻使出第3招。

 

第3招  排除他者………………………………………13-15 

詳解:

 

某些輔大心理系系友主張,主席在現場裁決不直播,沒有人表示異議。由逐字稿可知,新聞系同學可能正要表示異議,立刻被何東洪攔截。新聞系同學說會議公告並未規範限於心理系,何東洪說:「對啊,但是我們現在規範啊」。然後心理系同學F要求外系人尊重心理系。所以現場不是「沒人表示異議」,而是「異議者的發言資格被臨時取消了」。

 

第2招與第3招,都是藉由臨時變更遊戲規則,來確保輔大心理系的主場位置。有志鬥爭者要學起來,鬥爭最重要的時刻就是制訂遊戲規則的時刻,不是後來。

 

第4偷渡資訊……………………………………….22-25

詳解:

 

何東洪講完系上未違反性平法以後,讓工作小組成員甲發言,反駁朱同學貼文相關部分。這時候還看不出其中奧妙,看來只是無害的「說明」而已,要合併下一招才知。

 

第5攻擊代替防守………………………………………..35-38

詳解:

 

同學問夏林清的女兒鄭某以什麼身份介入這件事,何東洪請夏林清回答,夏林清完全迴避問題,一個字也沒回答。但他抓住發言機會,回頭咬住朱同學,引用第4招所得到的資訊,要求得出結論:「夏林清沒有主導工作小組」。於是接下來的幾頁,都在討論「夏林清沒有主導工作小組」。

 

第6技術干擾…………………….…………………..44, 51, 52, 56

詳解:

 

注意到沒有?他們總是用一些瑣碎的事情打斷某些人講話。第44頁,心理系同學F要周同學站起來講話,何東洪附和。第51頁,何東洪要朱同學講話慢一點;第52頁,打斷朱同學,「所以你要說什麼?」當夏林清答非所問的時候,何東洪為什麼不要求夏林清回答關於鄭某的問題?第56頁,何東洪對巫同學說「什麼意思講清楚」。夏林清講了那麼多不知所云的話,為什麼不叫夏林清講清楚?

 

第7被攻擊時拖延議程……………………………..56

詳解:

 

巫同學與朱同學批評系上對給巫同學按讚者寄發電子郵件,何東洪想要拖延,「我們等一下可以討論哦」。巫同學朱同學守住了這一局,要求立刻討論,何東洪失分。

 

第8對方鬆口時加緊攻擊………………………65-66, 76, 95, 108, 141, 156, 221

詳解:

 

巫同學在第56頁說,當時他認為他與工作小組是合作關係。何東洪用這一點攻擊朱同學,「為什麼在那個朱文裡面我們看不到這種對工作小組的這種合作關係的描述?」此後不斷引述這句話來為工作小組辯護。

 

同學F提到怕被朱同學說是保皇黨,何東洪立刻要求朱同學解釋什麼是保皇黨。

 

會議後段,第141頁,朱同學沿用他們的比喻,說夏林清「被殺死」,此後這句話就不斷被他們引用,說朱同學殺死了夏林清,例如第156頁,何燕堂說:「朱同學,你們有痛苦對不對,你們有痛苦大家知道,你不能因為有痛苦就隨便殺人啊」;又如221頁王芳萍發言。

 

這一招很重要,要在會議裡由許多不同人反覆使用。有效的鬥爭不是一個人可以做的,是一群有默契的人,明樁、暗樁交替進行。因此拉幫結派十分重要,你看會議進行下去,夏林清團隊不斷重複引用朱同學的「殺人說」來攻擊朱同學,保護夏林清,但他們都不再引巫同學的「合作說」,因為工作小組是何東洪的責任,他不在保護範圍內。有志者可以好好觀摩學習。

 

第9我方認錯時轉移話題………………………68-70

詳解:

 

朱同學說,夏林清本來承諾要對相關同學做一報告,他與巫同學一直在等,但後來夏林清忘了。夏林清當場承認,他真的忘了。然後夏林清一貫地把事情複雜化,說應該「需要有具體過程資料」,「不是這麼快速講話的時候」,對朱同學說:「你也要負一個責任,來想用什麼樣一個方式可以讓這個真正的事件歷程跟過程資料和脈絡可以出場」——很奇妙吧,變成朱同學要負某種冗長字詞堆砌出來的責任。然後何東洪很快介入,結束這個話題,讓大家問下一個問題。

 

第8招與第9招一起看,處理原則就是:自己人犯錯時,快轉;敵方犯錯時,倒帶重播。

 

附帶一提,不幸非得認錯時,不要百分之百的認錯。一定要挑一點對方的錯誤來墊背,夏林清這裡就是示範這種技巧。另一例是何東洪向相關師生道歉,但說朱同學不可以講「白色恐怖」。

 

第10黑臉白臉…………………………………………….81-82, 113-118, 119

 

夏林清提案,由他與同學F及713當事人一起核對713記憶,他會具體指出他與朱同學的記憶有何不同。81-82頁,龔尤倩(同學S)出來反對,何東洪立刻問大家要不要附議,大家附議了。夏林清便「從善如流」,收回提案。這樣夏林清就顯得「願意」核對,可是實際上,仍然不核對,而且責任還不在他喲。

 

獨裁者連任總統時,一定不是他自己說「我要連任」,而是各方「敦促」,他才「勉為其難」「相忍為國」。這就是黑臉白臉的招數精髓:用黑臉來烘托白臉的良善。所以607會後他們就一直說,夏林清「願意」核對喔!

 

各位不妨去看看逐字稿再告訴我,龔尤倩以自己的提案否決夏林清的提案,而眾人附議;但龔尤倩的提案是什麼?他認為該「如何」核對713對話?「大家」說「附議」,是在附議什麼?這就是奧妙的所在啦!他根本沒有提案啊!哈哈哈!這樣懂了嗎!?龔尤倩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何東洪身為主席立刻把那當作一個「提案」,然後現場附議通過。於是夏林清的提案收回了,可是沒有替代的提案。他們一毛錢也沒付,就幫夏林清洗白了,並且無限期延緩713對話。

 

有了黑臉掩護以後,夏林清就比較好做事情了,以老師的身份。從113-118,都是「白臉」,然後第119頁,龔尤倩又出來當黑臉了,要求朱同學撤回對夏林清的指控。

 

第11鞏固成果…………………………….97-100, 112, 113-114, 121-124, 129

 

詳解:

 

會議開了一陣子以後,就要總結前面的話題,然後設定接下來的議題。所以何燕堂延續龔尤倩的話,周佳君延續何燕堂的話,目標都很明確,就是要優先討論「白色恐怖跟夏林清有沒有關係」。周佳君更明確的要求朱同學,「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打算怎麼面對你曾經做的這個指控」。

 

對方曾經暴露出來的弱點,一定要謹記在心,不斷提起,例如第112頁,朱同學與夏林清秘書起爭執時,周佳君就再度攻擊朱同學,「那你怎麼尊重剛剛工作小組每一個人都說夏老師沒有在主導!」當時的爭執與「工作小組由夏林清主導」完全無關,周佳君脫離談話脈絡,只是要打擊朱同學而已。

 

要鞏固成果,就是要白紙黑字。所以在113頁,夏林清要求,將「工作小組並非夏林清主導」明確記載下來。這樣才落袋為安。

 

周佳君後續的發問把他們要的「成果」說得更明確,他們要朱同學向夏林清道歉。從121到124頁,他就在纏這件事情而已。126頁的王芳萍,119頁、129頁的龔尤倩,都重複在纏朱同學要道歉。

 

這是第8招的後續招數,這一招真的很重要,因為會開一開,大家腦子都糊了,前面不是有說過夏林清忘記對學生的承諾嗎?到這時候,大家都不記得了。所以有一個可以鬥爭的團隊真的很重要,否則為什麼夏林清就不用道歉?

 

第12玩弄名詞…………………………..102-106

詳解:

 

夏林清還想創造一個成果,就是「工作小組是共識決,不是夏林清主導」。因此他發明了幾個詞,「影響力」,「角色權力」,那些都不是「權力」。所以夏林清有影響力、有角色權力、但是沒有權力。聽不懂?對啊,讓你聽不懂就是目的。如同何燕堂後來不小心承認的,夏林清設定的首要議題,是自己不會被追究責任。所以玩弄這些名詞,是要讓夏林清在工作小組裡的角色淡化,乃至於消失。

 

第13招 Reset議程………………………………….107

詳解:

 

按reset鍵可以讓電腦熱開機,前面一切歸零,重來。眼看著討論要觸及713對話了,何東洪就出來干預,設定議程,把713對話排除於議程外。

 

第14招 Reset對立關係………………………….133-135

詳解:

 

在第131-132頁,巫同學訴說了他的痛苦,也明白的說,713對話是他痛苦的核心。他想要解決的對立關係,是夏林清vs.巫同學+朱同學。第133頁,龔尤倩立刻出來reset,他提出了新的對立關係,是主流社會vs.輔大心理系。然後134-135頁,夏林清發明了「三層」說,「三層」可以並存。到底哪三層,由於他的語言破碎,大家自己看吧。根據第137頁的同學P發言,似乎是:一、整合對外,二,核對713對話,三,處理傷痛。「三層說」的效果,是「巫同學的痛苦」和「輔大心理系被外界批評而感到的痛苦」,被放在同一平面上;夏林清的話是:「我們不能把這三層,因為一層就否定另外兩層」。

 

你看出來了嗎?Reset對立關係以後,他們已經悄悄得分了。因為這事情本來就只有「巫同學的痛苦」這一層。輔大心理系當初該做的、關心此事的大眾不斷希望能做的,從來就是:我們怎樣可以讓他少痛苦一點。巫同學的痛苦,本來就有正當性,也有優先性。但是,透過「三層說」,輔大心理系師生系友的「痛苦」也混進來,取得正當性囉。你不能因為巫同學那一層,就否定師生系友的這一層啊。很厲害吧。 這一招,要配合後續的招數才會清楚呈現。

 

第15貍貓換太子…………………………………….139-169; 154-155

詳解:

 

Reset對立關係以後,這三層我們要處理哪一層呢?第二層早就出局了,龔尤倩與何東洪已經多次阻擋核對713記憶。逐字稿從139頁開始三十頁,已不再討論巫同學的痛苦。卻出現了很多輔大心理系的痛苦。第14招就是為了第15招打地基。這樣看才會明白,「三層說」在運用上的神效,就是用輔大心理系師生系友的這一「層」,代換掉巫同學的那一「層」。太子被狸貓換掉了。

 

這時候就可以反覆演練第8招與第11招,王芳萍指責朱同學臉書貼文控訴夏林清,是「不成比例的」;何燕堂指責朱同學因為自己死了就亂殺夏林清,把夏林清也殺死。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第154-155頁,學生O指出了「太子被狸貓換掉」的事實。他說,巫同學說完痛苦以後,龔尤倩用「一致對外」的這一層,取代了巫同學的痛苦;學生O想讓巫同學與朱同學可以再度訴說。但是夏林清立刻指責學生O,說「我被你排除」,「我們是要一起對外的」——「我們」指的是巫同學、朱同學與夏林清自己。

 

也就是,學生O想回到巫同學這一層,但是夏林清立刻給學生O扣個帽子,不讓他回到巫同學這一層,只准待在「一致對外」這一層。看似無害的、並存的「三層說」,實際操作上,就是只有「一致對外」這一層。

 

還有,你發現了沒?何東洪也悄悄地被夏林清換掉了。這時候,實際上主持會議的人,已經是夏林清。這樣你明白了吧,「權力」、「角色權力」與「影響力」的區分是毫無意義的鬼扯,夏林清在這一場合並未以社科院院長的角色存在,但他不需要「角色權力」,也可以讓他的「影響力」變成「權力」,而且如此自然,可見心理系的大家,對於夏林清的權力位置多麼習以為常。

 

會議開到這裡,上半場結束,夏林清這一派,成果豐碩。第一,他們抓住巫同學的話柄(與工作小組是合作關係)與朱同學的話柄(他殺死了夏林清)。第二,「輔大心理系的痛苦」取得了正當性。第三,對立關係變成「主流社會vs.輔大心理系」,而不是「夏林清vs.巫同學+朱同學」。第四,夏林清復活了,他已經不是受到控訴的事主,而變成要帶領輔大心理系一致對外的大家長。

 

中場休息提供了一個討論戰術的機會。休息過後,夏林清一派已有新的戰法。何東洪道歉以後就變成隱形人,仍然是夏林清主持。

 

第16假動作……………………………..173-186

詳解:

 

系友李燕、講師龔尤倩、與夏林清,掌握了這十幾頁的對話。他們一來一往說話,大致是李燕與龔尤倩要求夏林清向巫同學道歉,說巫同學被碾壓。夏林清說,第179頁:「我等於其實不是我壓他,而是我演了這個功能,因為這個團體本來就有多層次的功能,是我去演用我的言語行動去演這個功能,而產生的一個巫生的不舒服,或那個壓。」 第181頁:「如果你,我自己認為,我上了這個團體的功能,所以我對我上了團體的功能,而代替了,就是讓團體就是在那時候,有抑制到,我覺得這是事實,我不認為我個人要道歉。」

 

這樣到底是有沒有道歉?實在聽不懂,這些用語只是讓我想到「鬼壓床」與「鬼上身」。

 

當夏林清不知所云,何東洪或任何其他人都不會出來要他講清楚。李燕與龔尤倩要求夏林清道歉是假動作,虛晃一招,所以夏林清根本沒道歉,也可以過關;這一招的奧妙,是為了下一招預埋伏筆。

 

第17上籃得分………………………………..186-197

詳解:

 

李燕與龔尤倩真正要攻擊的對象是朱同學,雖然他們假裝先攻擊一下夏林清,但那只是讓大家卸下心防。他們真正要的是更進一步鞏固成果,要朱同學道歉。

 

從186頁開始,注意看龔尤倩怎麼進攻。他先確立,對立架構是「主流社會vs.輔大心理系」,夏林清是受害者,輔大心理系也是。這幾項都是他們先前反覆攻擊所得,你看他多精準的收網。龔尤倩要的也很明確,他要朱同學收回對夏林清的兩項指控。

 

然後重複演練第10招,龔尤倩扮黑臉,夏林清扮白臉;夏林清不僅踩在受害者的位子上,而且進一步發揚光大,踩在死者的位子上。「所以我很尖銳的在經驗,經驗到自己真的就死在那。」然後李燕再逼進一步,在189頁,說朱同學既然已經承認殺死夏林清,就得負責任。你看他們收網收得多精準,先前的成果無一遺漏,打蛇隨棍上,緊緊咬住。

 

李燕講完,半路殺出了一個人要發言,顯然不在他們的安排之內,李燕立刻要那人表明身份。那人是外校的。然後何東洪重申,今天的規則是「你們只能聽」。但是你可以翻回第14頁,會議剛開始時,新聞系同學提及公告上講「老師與學生」,何東洪說今天是「我們心理系」的動力,不讓他發言。按照這個談話脈絡,何東洪立下的規矩是心理系老師與學生可以發言;誰說系友李燕可以講話的?但是李燕不但「很自然」地發言,還自然到可以阻擋別人發言。遊戲規則就這樣掌握在他們手上,伸縮自如。

 

何東洪主持會議偏袒夏林清及其團隊,後來卻被推出防火牆外,應該點滴在心頭吧。這是鬥爭技巧外一章:慎選隊友,不要為虎作倀又被虎吃了。

 

李燕防守得這麼緊,因為這是最後要得分的階段了,他要清理戰場。王芳萍接下這一棒,再次重申:夏林清是受害者,被朱同學殺死。不僅如此,還回頭連同學O也要譴責,說同學O「撇開」夏林清,「你們真的有到這個位子萬箭穿心嗎?」同學O只不過是想重回巫同學的痛苦那一層啊。那你們為什麼撇開巫同學?你們有到巫同學的位子上萬箭穿心嗎?

 

三人成虎。這個車輪戰,三人默契十足,或者應該說四人默契十足?王芳萍鋪了路,讓夏林清可以抒發自己的痛苦,李燕喊話:「整個輔大心理論述都不會被專業所承認了!各位!」這樣一路纏到197頁,朱同學道歉。他們贏了。

 

第18乘勝追擊……………………………….197-224

詳解:

 

他們並沒有因為朱同學道歉就滿意,而不斷描繪恐怖而強大的敵人,將會把輔大心理系一口吞掉。李燕提出的敵人是心理專業界,王芳萍提出的敵人是吳思瑤,「他是用一個立法委員的一個公開、非常有力量、他不需要開記者會耶,所有的記者他只要發一個新聞稿,這是立法委員,是上到這種層次。」後來丘延亮與何燕堂不斷宣稱有「國家暴力」,也是這一路數。也就是重複演練第14招,reset對立關係,把「夏林清vs.巫同學+朱同學」打掉,變成「主流社會vs.輔大心理系」。

 

在朱同學道歉以後,眾人癡纏幾十頁,重複演練第15招貍貓換太子,要他先和輔大心理系一起對外,這一層變成優先了,713的核對、巫同學的痛苦這兩層都沈到海底。倒是第211頁,即將進輔大心理系就讀的一位同學,說話清楚、明白、公道。他不覺得朱同學有一竿子打翻輔大心理系的方法,而是應該先搞清楚包括713在內的事實問題。夏林清說聽懂,然後完全忽視這個意見,繼續癡纏。

 

回頭想一下,從第16招一路下來,你會不會覺得很奇怪?第16招叫夏林清道歉,第17招叫朱同學道歉,表面上好像公平,但為什麼夏林清根本沒道歉就混過去,而朱同學怎樣道歉都不夠,最後硬是要個共同聲明?夏林清為什麼就不必發聲明?若不是他犯錯在先,使得巫同學與朱同學信心盡失,朱同學未必會提出後來對夏林清的指控,不是嗎?夏林清把答應過的事情「忘記」了,那朱同學開始懷疑夏林清另有動機,不是很合理嗎?夏林清犯的錯是根源性的,為什麼反而被輕輕放過?對照便知,第16招龔尤倩與李燕「同理」巫同學,只是假動作,目的是讓在場群眾卸下心防。他們擺出「各打五十大板」的架勢,但打夏林清都是假的,打朱同學才是往死裡打。 

 

第18招因為在夜深之時死纏爛打,所以更有效。朱同學累了,又說出一些話柄,例如自稱「主謀」,李燕立刻追問,要他解釋。由朱同學、何東洪的疲累,對照夏林清、李燕、龔尤倩、王芳萍完全不累,可知鬥爭訓練裡必然要包括耐力訓練,否則請務必自備保力達蠻牛。

 

18招小結

 

夏林清團隊的鬥爭技巧純熟,放眼台灣,無人能出其右;招招致命,環環相扣。不看逐字稿不知道,龔尤倩、李燕、王芳萍連番追打,真不手軟。開會開到後來,情勢就很清楚,何東洪是不進入狀況的外人,可割可棄;龔尤倩、李燕、王芳萍才是夏林清身邊的主將。後來朱同學將他的文章修改了,龔尤倩與王芳萍隔天在臉書上還打,說他為何不跟夏林清道歉。

 

第10招以前,主要是何東洪的小動作,花拳繡腿,容易被看破手腳。所以許多當天的參與者都指出,何東洪主持會議明顯偏頗。第10招開始,才是團隊鬥爭的示範賽,其間奧妙很難在現場立刻察覺,因為這一招的力道與拳法,要等到下一招才會顯露出來。尤其這幾位,人人能鬥,默契如行雲流水,真令人嘆服。這麼好的功夫,卻拿來鬥兩個學生,殺雞用牛刀。這種身手,百年難得一見,故詳細紀錄18招起承轉合,以饗有志者一同切磋。

  

練習題:

 

看了這麼多招,實際演練一下吧?簡單的說,就是兩件事:要設定議題,不要容許他們橫生枝節;然後要提出具體要求,不要容許他們矇混過關。

 

設定議題:

 

輔大性侵事件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巫同學沒有受到該有的對待。其他都是煙霧彈。要設定議題,一定是以巫同學的感受為主軸。夏林清犯了錯,他承認他答應了又「忘記」,這就是巫同學、朱同學傷害的根源。

 

具體要求:

 

就夏林清已承認的錯誤,第一,要求夏林清向巫同學、朱同學道歉,因為他答應兩位同學要召開說明會,但卻忘記自己的承諾。第二,要求夏林清向巫同學道歉,因為他在性侵事件的後續處理失當,使得巫同學受到「碾壓」。以上兩項道歉,需依照龔尤倩、王芳萍所設標準,以正式聲明為之。

 

就夏林清避而不談的核心問題,要繼續問:你有沒有對巫同學說出那些話?你有沒有在他需要支持的時候打斷他的話,並暴怒?  2016年6月25日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