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樂陞案董事長許金龍2次聲押不成 北院裁定千萬交保

用LINE傳送
上報快訊 2016年09月24日 20:24:00

北檢樂陞董事長許金龍二次聲押不成,法院最後裁定讓許金龍以1000萬元交保。(翻攝自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刊官網)

台北地檢署偵辦樂陞案,23日大動作搜索,約談樂陞董事長許金龍、陳文茜等50人。許金龍結束新北市調處訊問後,24日下午北院開庭時,檢方因逮捕程序不合法,自行向法院撤回羈押聲請。之後檢方重新逮捕許金龍後,二度向法院聲請羈押,但前後歷經27小時後,法院最後裁定讓許金龍以1000萬元交保,且諭知許每周須向轄區派出所報到3次。

 

24日清晨5點多許金龍移送北檢複訊,檢方在上午約7點時決定對許金龍聲押禁見,但下午北院開庭時,檢方因逮捕程序不合法,自行向法院撤回羈押聲請。百尺竿頭前負責人黃文鴻則被諭令300萬元交保,5點多時已離開北檢。

 

24日凌晨1點20分左右,樂陞財務長謝東波也至北檢接受複訊,許金龍約清晨5點抵達北檢,檢方約7點決定依違反證劵交易法,對其聲押禁見。


此外,北檢約5點時已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諭令2名林姓金融界人士,分別以新台幣250萬元、200萬元交保候傳;百尺竿頭前負責人黃文鴻則被諭令以300萬元交保候傳。

 

以外商身分來台設立的「百尺竿頭」,5月底宣布收購樂陞,但到8月30日最後交割日,百尺竿頭卻拒不付款,創下國內首宗公開收購卻惡意違約的案例。台北地檢署23日指揮新北市調查處、北部機動工作站等單位至「樂陞」、「百尺竿頭」、「康和證卷」等公司及樂陞董事長許金龍住家等33處所查核,並以《證交法》詐欺、背信等罪名嫌疑人約許金龍與前獨董陳文茜及另2名獨董尹啟銘、李永萍等50人。但尹出國,僅陳、李到案,晚間7時30分移送北檢複訊。

 

據了解,因陳文茜是樂陞獨立董事,每月支薪超過40萬元,依規定須監督樂陞,這次調查局自覺有失職,今天約談她到案說明。而陳文茜堅稱自己沒參與董事會,李永萍聲稱沒投資,對媒體追問不回應。

 

23日晚間陳文茜、李永萍遭檢方約談,訊後則均請回。(攝影:李昆翰)

 

據檢調偵辦了解,百尺竿頭於2014年9月29日核准設立的僑外資公司,資本額5000萬元,負責人KASHINO YOSHIAKI(樫埜由昭),以英屬維京群島商來台註冊。5月31日宣布以每股128元公開收購3.8萬張樂陞股,總價48.6億元,但到8月30日最後交割日,百尺竿頭卻表示無力繳款,創下國內首宗公開收購卻惡意違約的案例。


金管會日前表示,百尺竿頭公開收購惡意違約已成事實,惡意違約可能涉及證券詐欺,這屬於刑事責任。故此金管會2016年9月2日赴北檢告發百尺竿頭日籍負責人KASHINO YOSHIAKI(樫埜由昭)涉犯《證交法》、《刑法》詐欺罪,但專案小組發現早在2016年6月間,這名日籍負責人早已離境落跑不知去向。

 

9月7日,中華金融人員暨投資人協會告發樂陞董事長許金龍、獨立董事陳文茜、李永萍、尹啟銘等4人涉違《證交法》、《背信》等罪,新北市調查處7日以「證人身分」約談許金龍到案,但晚間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後,遭檢方改列「被告」。

 

樂陞案破局後,重重疑點一一浮現。樂陞自救會總召陳德輝代表曾指出,「如果沒有投審會的查核、中信銀的背書,沒有人相信百尺一個僅有5,000萬資本額的公司,有辦法拿出近50億來收購。」強調許金龍難辭其咎,而許金龍跟百尺之間有無秘密?也亟需檢調釐清。

 

萬寶投顧總經理蔡明彰也曾指出,必須追查融券放空的人到底是誰,是否有內幕黑手?他也質疑,百尺竿頭是樂陞大股東,樂陞怎可能對於整起案件的來龍去脈不清楚?而樂陞 3 位獨董,前經濟部長尹啟銘、知名媒體人陳文茜、前台北市副市長李永萍,必須替散戶盡監督責任。

 

李永萍和陳文茜已於晚間7時30分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陳文茜在車上自顧自地滑起手機,李永萍則面無表情,《蘋果日報》記者追問,「是否對樂陞案都不知情?」,2人都沒有反應,陳文茜只,「好了好了,不要再拍了」,李永萍則提醒記者,「大家小心,不要摔倒」。據了解,陳文茜則堅稱自己沒參與董事會,李永萍聲稱沒投資,對媒體追問不回應。約10點多,陳文茜、李永萍兩人訊後以證人身分請回。(李先泰/綜合報導)

 

樂陞案5大疑點(資料來源:記者整理)​

 

1. 百尺這小蝦米怎麼吃大鯨魚? 

2. 百尺已占多數,還有收購必要? 

3. 獨董是否未盡到把關責任? 

4. 融券空單暴增,幕後黑手是誰? 

5. 樂陞與百尺的關係為何?有無秘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