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清嘆「真相不在我這」 夫鄭村棋亦抱屈

上報快訊 2016年09月24日 10:58:00

輔大性侵案風波延燒,夏林清23日晚間又發文嘆「真相不在我這」,丈夫鄭村棋也替她抱屈,鄭認為媒體要真相應該要去找被害女學生。(翻攝自壹電視新聞台)

輔仁大學的性侵案風波越演越烈,校方急將社科院長夏林清停職止血,仍難息眾怒,夏林清23日晚間又在臉書發文「真相大門的鑰匙,在鄉民、媒體與被害女學生手中!」寫下將近900字,認為公眾人物以及網路鄉民對她的指控「毫無證據」,請媒體、網友去詢問女學生本人,真相才會大白。

 

夏林清的丈夫鄭村棋替她抱屈,認為大家都不願聽夏林清的說法,鄭說:「這件事情我覺得媒體如果直接問女學生,真相就大白了。」

 

夏林清指出「當犯錯者真心向被傷害者道歉,竟被扭曲成是受害者向加害者道歉,請問證據何在?」並進一步點名網路名人,王丹、呂秋遠、馮光遠、張娟芬、楊翠、樹黨、苗博雅等人,「完全不負公共評論者應有的基本責任,憑空指控、貽笑大方。」夏林清對於「女學生是被逼道歉」的指控,她認為「沒有任何的證據」。

 

夏感慨「網路鄉民可以有尚方寶劍,完全不受節制嗎?」「這種恐怖的網路殺人結構,是我們社會不能迴避的壓迫的結構,也是我這次堅持不讓,所要對抗的!」「真相大門的鑰匙,在鄉民、媒體與被害女學生手中,不在我手上。」至於輔大將她停職一事,夏林清則表示,目前只接到副校長電話,要等校方正式函件之後才會表達意見。

 

據《壹電視》報導,細數夏林清經歷,夏與丈夫鄭村棋2人都是知名社運人士,且長期耕耘婦女與勞工議題,但這次處在事件風暴核心,連婦女團體日日春都因為出聲力挺,被網友揚言抵制。鄭村棋受訪時說,「這件事情我覺得媒體如果直接問女學生,真相就大白了,夏老師我們這邊講什麼話,都沒有要聽,問了不是多餘嗎,媒體如果去問女學生,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鄭村棋不願站在太太立場發聲,言談間透露他對女學生說法可信度還有待商榷,等夏林清將在24號返台回台灣,屆時會親自對外說明。(蔡易軒/綜合報導)

 

夏林清臉書全文:(為保護當事人,女學生姓氏以X代替)

 

今天記者來詢問我,我因為人在國外,大致知道情況下,我所做的新聞稿回應。
 
------
 
《真相大門的鑰匙,在鄉民、媒體與被害女學生手中!》------
當犯錯者真心向被傷害者道歉,竟被扭曲成是受害者向加害者道歉,請問證據何在?


這次風波爭議的關鍵是,網路名流及鄉民都認為X的道歉是被迫的,但自詡社會公正人士及鄉民的這個片面認定,都未經查證。我現在任何回應,鄉民都不採信,請公正的媒體去詢問X本身,由她自己說明。現在有這麼多支持X的力量,眾目睽睽之下,X絕對不匱乏支持的力量而畏懼不敢言說。所以自由時報報導X拒絕接受訪問,我甚為不解。真相的答案,在X身上,不在我這邊。

 
此次最遺憾者,一堆社會名流、網路名人,如:王丹、呂秋遠、馮光遠、張娟芬、楊翠、樹黨、苗博雅……等有公眾影響力的人物,亦皆忙著起鬨,完全不先查證清楚,推波助瀾讓事態擴大,完全不負公共評論者應有的基本責任,憑空指控、貽笑大方。是否請媒體詢問這些名人,認為X被迫的根據為何,請他們提出證據,否則不該妄加評論,更不應該胡亂將罪名安在我身上,我拒絕接受。

 
網路鄉民逕行認定X的道歉是被迫的,而且直指是我壓迫她的,但是,這個指控並沒有提出任何的證據。可以憑感覺指控,憑感覺殺人嗎?網路鄉民,可以有尚方寶劍,完全不受節制嗎?這麼簡單的基本道理,在529po文時就已經發生一次,沒有人要求指控者朱X提出清楚有力的證據,因為有人指著某人喊她是賊,大家就認定她是賊,要求被指控者自證清白、提出反證,這麼荒謬的指控邏輯竟然在我們這個社會兩度重演!我還是相信,我們社會即使在再狂暴的群眾壓力之下,還是有能力將真相釐清楚。媒體應該問這些指控者,他們認定X被迫的證據何在?這些網民有向X查證嗎?他們如此支持保護她,為何不直接面對她,詢問清楚,不就真相大白了嗎?為何不敢去問,就先將自己的認定強加在X身上,再向外尋找預設的稻草人,這種恐怖的網路殺人結構,是我們社會不能迴避的壓迫的結構,也是我這次堅持不讓,所要對抗的!

 
真相大門的鑰匙,在鄉民、媒體與X手中,不在我手上。

  
至於輔大校方將我暫時停職一事,因為我目前尚未接到校方正式函件,僅副校長於5點左右打電話隔洋與我通話,對我表示抱歉,說此處置並未先知會我,將會再給我正式說明,故我得等校方正式函件之後,再正式對此表達意見,尚請媒體見諒。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