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菲律賓態度轉向,中國或暫緩南海軍事化進程

紐約時報 2016年09月28日 09:59:00

美軍切斯勞維爾號飛彈巡洋艦3月在南海巡航期間,海軍中尉斯密特持望遠鏡觀察一艘中國護衛艦。 (紐約時報)

長期以來,中國在南海建造人工島的下一個大目標,總被認為是菲律賓附近露出碧藍水面的一片岩石。

 

幾年來,中國海警船和拖網漁船一直在名為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中國稱之為黃岩島)的這處礁石周圍徘徊。最近有傳言稱,適合修建軍事基地的大型挖泥船正在去往那裡的路上。

 

不過,今年春天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當選菲律賓總統一事改變了中國的考量。自上台後,杜特蒂對美國頻繁發出威脅,使用了不少侮辱性詞彙。

 

這並不意味著中國放棄了自己的長遠目標——斯卡伯勒淺灘上可能會出現一座大型軍事基地。但眼下看來,相關計畫似乎推後了。

 

黃岩島。  (翻攝網路)

 

中國分析人士稱,目前對北京來說,更重要的是與杜特蒂成為朋友,並努力讓菲律賓遠離與美國締約的盟約。這些分析人士表示,在杜特蒂眼皮底下改變一處沙洲的形態會破壞這種可能性。

 

「現在把它修成要塞是不理性的,」香港嶺南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張泊匯說。「政府想讓菲律賓在美國與中國的競爭中至少保持中立。現在他們至少有機會。」

 

今年6月,黃岩島水域的一艘菲律賓漁船。  (紐約時報)

 

今年7月,海牙一家國際仲裁庭對中國在南海的活動進行了嚴厲的指責,包括在距離菲律賓不遠的斯普拉特利群島(Spratly Archipelago,中國官方稱南沙群島)建造人工島。但中國無視該裁定。

 

歐巴馬政府稱讚此次裁定具有法律約束力,但並未大肆宣傳。其中的原因在於,在不承擔軍事對抗風險的情況下,幾乎無法阻止修建戰鬥機機庫及用於雷達和地對空飛彈的建築等設施。

 

美國軍方稱,斯普拉特利群島7座人工島中,有3座是打算作為軍事基地。在上周發佈的一篇論文中,美國海軍潛艇戰軍官湯瑪斯.舒加特(Thomas Shugart)稱,其中渚碧礁(Subi Reef)有一個比珍珠港還大的港口,另一座美濟礁(Mischief Reef)總面積幾乎與哥倫比亞特區相當。

 

中國在渚碧礁等島礁上建造飛機跑道等設施。  (翻攝網路)

 

舒加特說,三島加起來可能可以供1.7萬名軍人使用,並支持可以威懾或抵抗美國軍事干預的飛機。舒加特是華盛頓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高級軍事研究員,但本文是以獨立分析師的身份發表。

 

斯卡伯勒淺灘有一個將近60平方英里的深水瀉湖,這對可能建起的中國軍事基地就更是一項珍貴資源。「如果中國在斯卡伯勒淺灘建起類似的島嶼基地,並將其軍事化,局面將進一步惡化,」舒加特寫道。

 

中國和菲律賓都提出對淺灘擁有主權,在越南戰爭期間,美國曾將這裡用作射擊訓練場。在2012年以前,中菲兩國漁民都會在那裡作業。後來中方搶佔了淺灘,中國海警船從此開始驅趕菲律賓漁民。

 

 

斯卡伯勒淺灘距離菲律賓海岸以及停駐美國戰鬥機和海軍軍艦的蘇比克灣(Subic Bay)只有150英里,是一個戰略要地。

 

舒加特說,如果把它變成軍事基地,中國就能擁有包括斯卡伯勒淺灘、南邊的斯普拉特利群島以及再往西靠近中國大陸的帕拉塞爾群島(Paracel Islands,中國稱西沙群島)在內連成三角形的大本營,並以此為據點,向南海各處投射其軍事力量。

 

美國國務院一位高級官員稱,歐巴馬總統今年3月在華盛頓和習近平主席會面時曾警告後者,不要因其行動促使美國履行對菲律賓應盡的條約義務,自從那時起,中國對斯卡伯勒淺灘的規劃一直備受矚目。

 

 

在中國人對南海政治議題的熱烈討論中,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已經成為甄別鷹派和溫和派的標準。

 

中國人民大學的金燦榮是以時事評論聞名的電視名人,他於今年7月在南方大學校園裡發表的兩場言辭激烈的演講,得到了線上論壇裡的許多線民的支持。他說儘管美國發出了警告,但中國仍將從明年開始在斯卡伯勒淺灘上施工,「看習主席這個決心,是一定要動的。」

 

金燦榮稱,在斯卡伯勒淺灘的珊瑚礁上堆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要花費四年時間,但他說中國需要通過完成該專案來對南海進行事實上的軍事控制。

 

他說,由於斯普拉特利群島三座大型人工島的建造很順利,中國政府對於在斯卡伯勒淺灘的工程更有信心了。

 

中國在渚碧礁上興建的跑道。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

 

他引用了中國海軍司令員吳勝利對海軍同袍的講話,「沒想到習主席對我們那麼支援,沒想到我們的工程能力那麼強,也沒想到美國人反應那麼慢。」

 

海牙仲裁庭做出裁決後沒過幾天,吳勝利和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里查森(John M. Richardson)上將會面時公開強調了這些觀點。他說南海主權權益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事關我們黨的執政基礎、國家的安全穩定、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

 

發表演講後,金燦榮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仲裁庭的裁決絲毫不會影響中國關於斯卡伯勒淺灘的規劃。「在這裡,政治菁英的主流看法是,裁決是由五個蠢人作出的,」他說。「五個蠢人」指仲裁庭的五名仲裁員。

 

 

不過,金燦榮說,杜特蒂樂於與中國談判的開放態度,及其面對美國人時的暴躁無禮,可能會讓中國推遲在斯卡伯勒淺灘施工的計畫。

 

他說,趁著這個暫停的機會,中國可以就所謂的「行為準則」和東南亞諸國展開會談,定下在南海的行事規範。在寮國出席東南亞國家領導人峰會時,中國總理李克強曾呼籲儘早達成該準則。

 

參與商討行為準則的外交官稱,相關討論在近十年時間裡基本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一些鄰國懷疑中國想要通過談判制訂將讓它正式控制南海的規則。

 

 

杜特蒂上台沒多久,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Fidel V. Ramos)和中國政府智庫中國南海研究院的院長吳士存便於上月在香港會面,為兩國的預備會談拉開了帷幕。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上周五表示,中國期待杜特蒂很快就能到訪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教授說,不論中菲會談結果如何,控制南海這一長期目標不會變。「只不過採用的方式不會是直來直去的,」他說。

 

 

此外,儘管杜特蒂在談及美國時極其肆無忌憚——要求美國特種部隊從動盪的菲律賓南部地區撤離,還使用粗俗的語言談論奧巴馬——但時殷弘說,中國要想得到他的信任也不是那麼容易。

 

他表示,想要說服菲律賓拋開它和華府的親密關係,站到中國一邊,就像兩個相對較小的東南亞國家——寮國和柬埔寨——一直以來所做的那樣,是不現實的。

 

嶺南大學教授張泊匯說,更為現實的期待是,杜特蒂跟美國的關係可能會稍微疏遠一點點。「這就很難得了,」他說。

 

但他還說,這並一定能讓斯卡伯勒淺灘的未來明朗化,因為中國絕不會放棄這些靠近菲律賓海岸的礁石,它認為它擁有對這裡的主權。

 

By Jane Perlez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