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賓:改變英國工黨的男人(上)

用LINE傳送
傅莞淇 2016年09月29日 08:30:00

工黨黨魁柯賓24日再度勝出黨魁選舉。(湯森路透)

有人認為他是英國版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或桑德斯是美國版的傑若米‧柯賓(Jeremy Corbyn))。在6月掀起黨內叛變的工黨議員,認為他是帶領工黨走向頹敗的失職領袖。為柯賓進入工黨的忠實支持者,則相信他是最後一個誠實的政治人物。看來將會帶領工黨迎戰2020年大選的柯賓,能否在英國協商脫歐的關鍵時期,統領強健的反對勢力,將是他的一大考驗。

 

2016年9月24日,67歲的柯賓以61.8%的得票率,再度贏得英國工黨黨魁職。他在黨員、註冊支持者與附屬組織(多為工會)成員中,都獲得逾半數支持。且得票率比2015年打破紀錄的59.5%還要更高。

 

柯賓(右)與挑戰黨魁的議員史密斯(左)。(美聯社)

 

這個結果令中間路線的工黨成員感到失望。反對柯賓領導者認為,經過9個月的混亂,在2015年8月投給柯賓的選民可能已經改變心意。近2/3影子內閣成員在工黨捍衛英國續留歐盟的公投戰役失敗後集體辭職,迫使柯賓與中間路線的挑戰者史密斯(Owen Smith)決戰黨魁職。

 

《衛報》政治編輯阿斯薩納(Anushka Asthana)認為,柯賓在24日再次高票獲選,顯示工黨已不再是同一個政黨了。在柯賓執掌工黨期間,他吸引了足夠的支持者入黨,改變了工黨的組成結構。

 

在影子內閣叛變的2周內,就有超過12萬人申請加入工黨。其中不少人表示入黨的動機是為了支持柯賓。工黨黨員如今已超過60萬人,成為西歐勢力最龐大的社會主義政黨。相較之下,英國執政的保守黨黨員數約為15萬人。

 

 

柯賓出生於英格蘭西部威爾特郡(Wiltshire),雙親在倫敦反西班牙法西斯政權的場合中相識。在結束學業後,柯賓前往牙買加當義工,他描述這是一段「極佳的」體驗。回國後,他投入工會運動,陸續服務於全國裁縫與製衣工會(NUTGW)、機械電器聯合工會(AEEU)與全國公務員工會(NUPE)等。

 

柯賓的政治生涯在1974年獲選倫敦哈林蓋(Haringey)自治市委員會成員時展開。他與第一任妻子、一同被選入委員會的查普曼(Jane Chapman)也在此時結婚,他們的婚姻在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就任首相的1979年告終。查普曼表示,他們生活太過著重於工黨政治工作,「我想要重新平衡工作與生活。」


查普曼在2015年向《郵報周日版》(The Mail on Sunday)表示,他們的5年婚姻間,柯賓從未與她出門晚餐約會,因為他比較想去工黨總部影印文件。

 

 

堅定左翼立場數十載

 

柯賓在1983年進入西敏寺國會,代表倫敦北伊斯靈頓(North Islington)選區。30餘年來,柯賓堅持堅定左翼(hard left)的立場。他總是依循自己的原則與信念投票,而非黨鞭的指揮。這使得他成為最叛逆的工黨議員,違背黨意投票超過500次。

 

在布萊爾(Tony Blair)擁抱自由經濟的「新工黨」(New Labour)政權下,柯賓極力阻擋布萊爾向中間路線靠攏的政策,尤其反對英國參與伊拉克戰爭。但這也代表他在媒體與主流政壇中地位越來越邊緣。

 

 

柯賓屬於一撮堅貞擁護社會主義原則、但數目逐漸下滑的工黨議員團體,包括影子財政大臣麥唐納(John McDonnell)與影子健康大臣艾博特(Diane Abbott)。在2015年獲選黨魁前,柯賓從未在工黨政府中獲得任何職位。

 

「極富者真的因龐大的財富而快樂嗎?我會希望極度富有者能適當地為社會其他人的需求付出。」─  柯賓

 

柯賓被認為是花用最低的國會議員,生活簡樸到出奇的程度。他沒有汽車,以自行車代步。20歲以來茹素,不喝酒、也不吃糖分過高的甜食,對於食物並不講究。他曾表示自己「不花太多錢,過著非常平凡的生活。」

 

在每一場工黨價值的遊行活動中,幾乎都能看見柯賓的身影。他曾在訪問中表示自己最喜歡的餐廳是倫敦柯芬園的中東餐廳「Gaby's Deli」,他喜歡在附近的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示威結束後,去那裡吃鷹嘴豆泥。
 

 

 

延伸閱讀:柯賓:改變英國工黨的男人(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