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良派」的思維還停留在清末之前

李寧 2016年10月02日 07:00:00

中國改良派嚴重的精英意識,忽視民間抗爭合法與正當,甚至常見的詞是「暴民或紅衛兵」,這當然是自覺或不自覺給體制以合法正當理由借此維繫虛假,讓極權得以像前面數年那樣全方位控制所有人。(路透)

正常來說,尤其在末代王朝時,關於國家前途爭論,無論是革命,還是改良,都是極為正常之事,如果對這一點爭辯都看不慣,或者說非要把兩種路徑統一成一種,那不能不說這樣的人確實不是傻就是壞,而我更多願意把這些人理解為傻,而不願意稱這些人壞或者跟極權政體勾結。

時至今日,一個但凡智商正常稍有常識的人都清楚,革命也好,改良也罷,路徑目標爭執背後都在於各自對現實的不同判斷,前提條件是判斷這個政府會不會改?如果從諸多現實案例來說,比如雷洋案709系列G20以及各類形式持續對言論控制(過幾天以口袋罪為依據的朋友圈言談也成為呈堂證供),經濟層面還有做大做強國企的要素,但土地壟斷領域今天則是無人問津,這些毫無疑問與改良派曾寄予厚望的改革或與體制內好人一起推動,差之千里。

恰恰的現狀是:極權進一步升級,或者說極權更精細化打擊社會方方面面,包括八不准理論非常扎實的《炎黃春秋》雜誌被關

也就是說,革命的前提是基於多年來越發渾濁的現實,提出要從根子上摒棄現行政權合法性與正當性,這一點是與改良漸進素質提升,來團結大多數人有著本質區別。換個維度(角度),對改良派的批評是源於改良派寄望於團結體制內人士,背後是改良派嚴重的精英意識,忽視民間抗爭合法與正當,甚至常見的詞是「暴民或紅衛兵」,這當然是自覺或不自覺給體制以合法正當理由借此維繫虛假,讓極權得以像前面數年那樣全方位控制,屆時成本一定是更大更高。

 

今天中國人的素質還比不上晚清嗎


從改良派的精英思維來說,他們存在一種狹隘的「暴民論」,這個思維為什麼說既狹隘又可笑,他們把不同於他們的社會抗爭方法或者說正常的論據論理分歧,都能說誰逼誰革命,誰讓社會變亂,誰跟著極權一起合謀等不知云云。

中國歷史上傷亡最小的辛亥革命,甚至辛亥之前局部的革命,哪一點是暴民?辛亥中很多地方良性過度,後來還促進了革命與改良之間的合作。我想,偽精英們難道到今天還認為中國人素質比不上晚清嗎?有人還說紅衛兵,那就更是扯淡,言語中思想觀念交鋒,大家各抒己見,還能被說成紅衛兵?我說實話,你真的連什麼叫紅衛兵都不知道。

晚清1903年至1905年,革命派與改良派你來我往,涉及的首要目標就是「要不要革命,要不要推翻清政府」,與今天對改良的理論判斷上可謂異曲同工。很難想像一百多年後,在外部自由市場經濟深入人心,自由民主法治已經是世界主流普世價值時,今天的改良還大言不慚說,「推翻皇帝,改換朝代,革命可能更加暴戾更加無法約束。」

以此來看,改良的思維邏輯還停留在清末之前,他們連革命真正所追求或所要的一點都不懂,還以為是洪秀全呢。客觀來說,清末民初時包括國民黨宋教仁等,是遠遠超過今天那些純粹胡說八道且還自以為是的改良。

更令人對改良非常鄙夷的地方還在於,只有他們才會把理論觀念之爭,上升為人格分裂境地,比如楊絳去世後大家對積極自由、消極自由的爭論,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撥開雲霧之感,誰也沒說誰一定對,但僅僅就是這樣的爭論,一些改良就能站在明星粉的角度,死者為大(這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公私),沉默權(嗯,這是最大的實話,所有人都享受沉默權,所以批評權要弱於沉默權),逼人革命(誰逼你革命了?言語上要能逼你革命,那言語上還能逼極權從良吧?)

 

凡是目標不以極權為物件都是缺德


很顯然,理論框架上說不過去,一些改良就開始多元化誅心革命。比如有個叫杜導斌的人就說,莫之許、王五四不足他百分之一,確實很逗逼。還有人說,改良很務實,改良進去者多,革命派善於把握安全邊際。也有人說,凡是目標不以極權為物件,都是缺德。

這種混不吝說辭,明眼人都知道有多滑稽。第一、你的務實與務虛怎麼判定?就跟你們天天談的暴民與素質差一樣,怎麼判定?都靠進去判定?極權逮人進去還可以這樣細分均勻,只有你能想得到這些。

第二、革命黨對極權的批評一點不少,但這並不代表不能就路徑策略上與改良爭辯,這難道不是常識嗎?只有缺心眼的人才會覺得,革命一定要與改良路徑統一。革命批很多人,包括你們一些愛戴的人,但若連為什麼而起都不知道,卻冠以他某些方面多好多好,他以前多出色出色,他多尊敬不容易,就像個粉絲油子,說不準這樣、不准那樣,這樣的人再怎麼講理都不行。

現實你會發現,你跟改良講道理,他給你講道義,你跟他講道義,他又給你講統戰,你又跟他講統戰壞處,他又說你破壞統一,你再跟他講統一邏輯本身就是錯的,他又給你講你沒進去你沒資格你沒行動…

請問,這題怎麼對?我想起另一個段子:你跟他講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講法制;你跟他講法制,他跟你講國情;你跟他講國情,他跟你講接軌;你跟他講接軌,他跟你講政策;你跟他講政策,他跟你耍流氓。

 

※作者為中國深圳一媒體新聞副總監、主筆,媒體從業經歷近7年,專注於財經報導與時事寫作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