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揭密】出訪巴拉圭 馬英九有意「迷航」星國會習近平

仇佩芬楊毅蔡慧貞朱明 2016年07月21日 06:02:00

2015年11月突然舉行的馬習會,為前總統馬英九實現了八年任期念茲在茲的「歷史定位」。為了一圓馬英九心願,幕僚團隊自2011年便著手研議;在馬英九第二任期中更提出APEC年會、出訪改道、金門會晤等不同方案。然而我方的多種提案均因為不同因素而未成,直到2015年,才在北京的主動下實現馬習二人的歷史性會晤。

 

連任後積極推兩岸領導人會面

 

馬英九在2011年競選連任之際,曾藉東森新聞台《就是要新聞》的專訪中公開承諾,連任的4年中絕對不會與大陸領導人見面。事實上就在那一年,馬英九,以「對國內政情衝擊過大,不宜躁進」為理由,否決了由國安幕僚提出,建議馬英九出席夏威夷APEC,與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會晤的提案。

 

2011年的提案雖然遭到馬英九親自否決,但由馬英九出席APEC,並以此為契機促成兩岸領導人會晤的想法卻被保留下來。2012年馬英九順利連任後,數度強調勝選主因是選民對其兩岸政策的支持,而在第二任期大幅提高兩岸接觸至領導人層級的想法,也陸續落實在其國安會及陸委會的人事布局上。

 

2013年,原任總統府副祕書長的高朗辭去公職,重返校園;仍扮演馬英九兩岸政策核心智囊的他,透過管道向北京表達馬英九有意與習近平會晤的想法,獲得對方初步接受。當時的國安會祕書長袁健生奉馬英九之命,也透過當時的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與中國國台辦聯絡局長搭上線,著手進行規劃。

 

2013年總統馬英九出訪問巴拉圭及加勒比海三友邦的「賀誼專案」時,馬原有意突襲過境新加坡,但在金溥聰、王郁琦反對下胎死腹中。圖為馬英九與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兒童合影(總統府提供)

 

當時國安團隊提出的方案,是利用馬英九2013年訪問巴拉圭及加勒比海三友邦的「賀誼專案」,取道新加坡與習近平會晤。當時總統府幕僚只知馬英九可能過境新加坡,試圖透過外交系統安排新加坡政要接機等儀節,視之為外交重大突破,殊不知此一「過境外交」實則為「兩岸突襲」,是為馬習會搭建舞台。

 

「突襲」過境新加坡一案,遭到時任駐美代表的金溥聰反對;當時仍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已規劃接任陸委會主委的王郁琦也認為風險過高,最終胎死腹中。

 

反服貿學運讓金門會落空

 

做為替代方案,馬英九出席APEC年會,並藉此「非政治性國際場合」與習近平會晤的構想,再次被提出考慮;而馬英九也在出訪期間公開喊話,強調領導人出席APEC的正當性,為APEC馬習會舖陳。

 

儘管北京不願接受在APEC這類高規格國際場合舉行兩岸領導人會晤的提案,但兩岸為馬習會的預備性接觸仍持續進行;當年王郁琦以APEC顧問身分成為首位出席2013APEC年會的陸委會主委,並在隔年2月正式訪問南京與上海,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更在會晤中提及馬習會一事,便是具體證明。

 

然而2014年台灣政情出現戲劇性變化。北京雖然在三月提出馬習在金門舉行會晤,並共同發表類似「和平倡議」的文件,不料我方還來不及回覆,台灣就爆發反服貿學運,馬習金門會晤一事也只能落空。

 

雖然金門馬習會未成,但在數度討論之後,習近平方面對馬習會的態度變得積極;為使學運後兩岸交流氣氛快速恢復,甚至親自拍板張志軍在六月訪台。然而鑑於國內對兩岸關係發展的質疑聲浪過高,總統府方面再一次退縮,馬習會只能重新回到APEC會晤的方案,當年的北京APEC成為理想舞台。

 

框架新政府馬習會速成

 

但此時馬習會最大的阻力不只來自國內,更來自馬團隊內部,反對最力者就是當時已接任國安會祕書長的金溥聰,以及一年多來負責第一線運作的王郁琦。而因為團隊內對馬習會的立場和步調不合,甚至引發張顯耀被控洩密而下台的案外案,馬習會一事也只好繼續擱置。

 

2015年,馬政府進入執政的倒數階段,北京對台政策的假想對象也變成勝選在望的民進黨,推動馬習會的戰略考量,已不再是單純的提高層級。為民進黨執政時代設下兩岸互動「框架」,促成習近平一聲令下,在最短時間內促成馬習會的主要原因。

 

而對馬英九來說,在卸任前舉行馬習會無論如何都是重中之重的目標。只是當最終馬習會終於實現時,貫徹馬英九意志的人已從最親近的政治盟友金溥聰,變成高華柱;而始終持反對立場的王郁琦,也選擇在馬習會舉行之際避走國外。馬習會的歷史功過,只由馬英九一人承擔。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馬習會 APEC 出訪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