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忍令人震撼與哀鳴

蔡其達 2016年07月16日 19:30:00

戴立忍受迫的文詞,背後是一整個複雜的故事。(維基百科)

之所以會對戴立忍的表態大感震憾與哀鳴,一方面是戴的形象與作為迥異於一般的戲子,若果今天是黃安、吳宗憲者流如此表演,固然會有撻伐聲浪,但不會久長,且因他們向來厚顏卑劣,所以良心從來框不住彼等惡行;但戴立忍不一樣。

 

在他積極投入社運之前,他的演藝思想就備受注目,那不僅於演藝專業,更是人文的挹注,而後的社運投入祇是人文理念的延伸,外人固然讚譽有加,但知情者並不意外如斯行動的外露。

 

而今他的告白,卻必須一一剖解,這些行動或純粹基於護持正義公理,或一時體察不慎。如此彆扭再三,自欺欺人的說詞,稍受邏輯訓練者都可指其非;但背後緣由實難深究。

 

我意思不是說,不用批判戴立忍,而是指這種受迫的文詞,背後就是一整個複雜的故事,隨時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戴立忍向以硬漢、有思想的演藝人員著稱。而今這份告白,嚴重傷害了他自己,可能此生再難修復,外人也幫不了。

 

另一個我著意的焦點就是文革式的交心、自我批判。祇有身受文革之害或潛心研究過文革者,方能感受那種懼怖冷凜。有人會質疑不去中國就好了,為何執意要去?各國都有其法規,遵守就對了,何必夸夸其言?

 

前者,得質問的是台灣提供了什麼樣的演藝環境?且就算是敵對國家,藉藝文交流潤滑也是必要,只能說強國心太玻璃。至於後者,根本是誤信市場理論。這些人昔日也曾大聲嚷嚷:不看旺旺傳媒就好,何以發起拒看拒寫拒訪運動。

 

但祇要認真研讀Karl Polanyi的《鉅變》(The Great Transformation)就知此等淺薄的市場中心論是何其不堪。當然,這些人都是黨國教育最成功的範例,祇能送入歷史焚化爐,別無它途!


 

再者,得一再提醒眾人:文革有其脈絡和條件,不能隨意妄用。簡言之,文革係紅色左翼政權由國家某人撐腰,由下而上所發動清除官僚體系、既有意識形態的鬥爭運動。條件是上下合體除中心,最後再任令下層彼此互鬥,而全民既有的信賴關係從此消失殆盡。

 

所以本國過去八年,有人惡意指稱緣營、獨派、社運團體搞文革,這真是指鹿為馬的巫毒語言。
同理,白色恐怖是專有名詞,別再妄用什麼綠色恐怖、X色恐怖。鄉民無知也就算了,政客妄言也就當瘋子即可,但傳媒、學者若也沿用,就是無知加惡意,是該下阿鼻地獄的。(文章轉載自蔡其達臉書)

 

※作者為筆名晏山農之文化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