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火再起 近1/3死傷者是孩童 

用LINE傳送
李佳恒 2016年10月02日 13:05:00

在敘利亞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救難人員從瓦礫堆裡抱出一名6歲的小女孩,她滿身塵土,餘悸猶存地哭喊:「都是灰塵!」救難人員將她送上擔架,溫柔地說:「別管灰塵了,我會幫你把臉洗乾淨,給你水喝,過來吧,親愛的。」

 

 

這名小女孩名叫卡西姆(Ghazl Qassem)。過去一周來,阿勒坡數度遭到空襲,救難人員在卡西姆身處的瓦礫堆裡抬出了20具屍體,當中包括9名孩童,大多是卡西姆的家人。

 

兒童處境堪憂

 

停火協議19日結束實施後,敘利亞再度深陷內戰泥淖,在反政府軍佔據的阿勒坡東部,戰況甚至比停火前更激烈。敘利亞政府軍與俄羅斯19日起頻繁空襲該地,讓阿勒坡成了人間煉獄。

 

阿勒坡東部的圍城裡住著約30萬居民,當中包括10萬名兒童。過去一周來,該地一共遭到1900多枚飛彈襲擊,摧毀了醫院、診所,以及無數住宅、供水站與電力設施。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統計,自19日起,已有320名阿勒坡居民喪生,當中至少包括96名兒童。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指出,同一時期,阿勒坡有840人受傷,當中近1/3是兒童。

 

醫生正在治療敘利亞男童。(美聯社)

 

但根據當地醫護人員的第一線觀察,實際死傷人數可能遠高於此,因為許多傷患在送醫前就宣告不治,或是被深埋瓦礫堆中,在黑暗中度過人生最後一刻。

 

UNICEF的中東及北非區域主任陶瑪(Juliette Touma)指出,阿勒坡東部的反政府軍據點現在僅有30名醫生駐守,等於每位醫生要照顧1萬名居民(內戰前,每位醫生約照顧1000名居民),許多受傷的孩童往往等不及治療,便一命嗚呼。

 

阿勒坡圍城裡只有2名兒科醫生,哈特姆(Hatem)是其中之一。他向《美聯社》(AP)表示,過去一周來,他每天醫治80至120名兒童,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嚴峻的情形。

 

一名男子從瓦礫堆中救出女童。(美聯社)

 

為替自己的人身安全著想,哈特姆只向美聯社透露姓氏。他說,過去,加護病房一個月大約只會收治4至5名兒童,現在暴增到每天4至5名。而許多孩子身心受創,出現攻擊行為、尿床、無法說話或行走等情形。

 

哈特姆說,在戰火頻仍的敘利亞,婦女與孩童往往被留在家中,因此一旦遇上空襲,他們首當其衝。

 

陶瑪形容:「阿勒坡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對孩童來說,阿勒坡在上周成了世上最危險的地方。」

 

飛彈擊中地面後產生的坑洞,成了敘利亞小孩苦中作樂的場所。(美聯社)

 

「我們只能仰賴希望活下去。」

 

9月27日中午,卡西姆家遭遇空襲時,她和4位兄弟姐妹、表親、祖母及懷孕的媽媽待在家裡。卡西姆的母親與兄弟姊妹全都罹難,她現在和阿姨住在一起。

 

卡西姆的鄰居薩利姆(Tamim Selim)形容:「她會做惡夢,依然驚魂未定。卡西姆睡睡醒醒,用她媽媽的手機看照片,哭個不停。」

 

救難人員從瓦礫堆中救出1名女童。(美聯社)

 

那次空襲,住在附近的馬拉赫(Abdul-Majid Malah)趕往查看,他說:「舉目所見都是塵埃,當它們落下,(我們才看到)所有建築物都塌了,彷彿骨牌。」

 

每次空襲來臨時,馬拉赫的3個小孩—分別是2歲、3歲及4歲—都會衝進他懷裡,等空襲結束後,他們才離開父親懷裡,繼續玩耍。

 

馬拉赫家中的地下室沒有足夠的避難空間,能容下他的3個孩子與懷孕的太太。他說:「我只能祈禱飛彈不要擊中我家。我無力改變命運,但我緊張到睡不著覺。」馬拉赫說,他幾乎每晚熬夜,瘋狂查著何處遭到空襲。

 

8月,馬拉赫家附近的公園被炸毀,他再也不敢讓孩子們在外玩耍。9月30日,一顆燃燒彈落在他們家外頭,所幸無人傷亡。

 

死神近在咫尺,阿勒坡居民只能在膽顫心驚中努力活下去,馬拉赫說:「我們只能仰賴希望活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