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佩芬觀點:總統們的友誼

仇佩芬 2016年10月04日 10:54:00

歐巴馬和柯林頓兩人在出席以色列前總統裴瑞斯的國葬儀式後,一起搭空軍一號返美。愛社交的柯林頓在停機坪聊個沒完,急性子的歐巴馬站在機門直催:「ㄟ ,Bill,快點啦,我要載你回家。」這不是兩個曾經針鋒相對的政治人物硬演出來的和諧戲碼,而是尋常人們在尋常日子裡的哥兒們互動。(美聯社)

當美國為了誰是下一任總統而口水、泥巴亂噴之際,歐巴馬和柯林頓兩位現、卸任總統為眾人示範了總統彼此間如何像正常人般相處。兩人在出席以色列前總統裴瑞斯(Shimon Peres)的國葬儀式之後,一起搭空軍一號返美。愛社交的柯林頓在停機坪聊個沒完,急性子的歐巴馬站在機門直催:「ㄟ ,Bill,快點啦,我要載你回家。」

 

不少媒體用「柯林頓讓總統怒等」、「歐巴馬不耐煩」的角度來報導這個小插曲,但從影片上可以充分感到兩人互動的輕鬆氣氛。歐巴馬三七步站在機艙門口,一邊捲袖子、高聲催著柯林頓,一邊對身旁的工作人員微笑搖頭。柯林頓好不容易上了飛機,一把握住歐巴馬的手,拍拍他的背,好像在和這小老弟說:「好啦,我這不是來了嗎?」

 

這不是兩個曾經針鋒相對的政治人物硬演出來的和諧戲碼,而是尋常人們在尋常日子裡的哥兒們互動。

 

歐巴馬雖然曾經因為不像柯林頓與布希那樣,能和其他國家政要稱兄道弟,被批評在外交舞台上態度冷淡;但他在與前任總統的互動上,總讓外界感到真誠而和善。這不只是歐巴馬個人的風格,幾位卸任總統同樣以真誠回應,才是這些總統們建立友好情誼的最大原因。

 

歐巴馬和前任總統布希的互動,是更好的例子。儘管布希任內發動反伊戰爭,引發諸多抨擊,歐巴馬更從競選時期起就持反對立場,但布希卸任後幾乎未曾公開批評歐巴馬的政策。事實上,從兩人的交接期開始,布希便對歐巴馬十分寬厚,連歐巴馬都曾感動地向幕僚說,布希在「如何當一名前總統這件事上」,讓他學了不少。

 

而歐巴馬的妻子蜜雪兒顯然是讓這份友情更為深厚的催化劑。在9月下旬美國非裔美國人歷史與文化博物館的開幕式上,蜜雪兒擁抱布希,而布希滿臉慈祥笑容,輕靠著蜜雪兒的臉龐。兩人的溫柔互動,而在儀式結束後,布希要和參加活動的民眾合照,隨手就拍了拍一旁正和賓客寒暄的歐巴馬,把手機遞給他。誰敢要美國總統當攝影師?答案不是前任總統,而是總統的朋友。

 

看到美國總統們彼此成為朋友,習慣於現、卸任總統間彼此猜忌算計、酸言酸語的台灣民眾,應該感到難以置信。連同一政黨的政治天王們都會彼此捅刀扯後腿,不同政黨的總統怎麼可能成為朋友?

 

但交朋友這件事其實沒那麼複雜,重要的條件不是背景、魅力或手腕,唯一的條件是你必須是個「人」。

 

這當然不是說台灣的總統們無法和彼此交朋友,或因為他們不是人,而是他們一直沒有學會如何以一個普通人的身分,面對政治場域以外的人際互動。畢竟一舉一動,本意沒有人在乎,反正陰謀論就足以讓大家聊到下次總統選舉。

 

公開場合交頭接耳是密商、座位隔開是尷尬;蔡英文不讓馬英九去香港是算計,不送花給李登輝是切割;馬英九要不要去向連戰拜年是政治恩怨,要不要出席國慶是對政策表態...。如果只看這些詮釋,大概會以為台灣總統們都有社交困難症,心理狀態都異於常人吧。

 

總統當然有不同於平凡百姓的責任和權力,卻無法因為特殊身分而免除凡人的脆弱和不足;於是普通人的身分和人際互動,反而成為他們在巨大壓力之外的救贖。沒有辦法以普通人的身分思考,就無法以人的感情,去了解人的立場,交到真正的朋友。

 

幸運地總是能以普通人身分生活著的我們,當然更希望總統是個普通人。不只是為了能交朋友,更是以普通人的想法了解我們的生活,從普通人的角度思考政策,也能因此看清自己走上政治之路的本意。

 

※作者為本報資深記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