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任專欄:菸捐與二代健保的本質都是掠奪

用LINE傳送
王乾任 2016年10月05日 07:00:00

為了發展長照,穩定經費來源,行政院決定調漲菸捐為每包20元,預計每年可以收入18億元。(美聯社)

日前行政院長林全拍板定案,說是為了發展長照,穩定經費來源,決定調漲菸捐為每包20元,預計每年可以收入18億元。

 

蔡英文政府認為,長照的經費必須由稅收而來,於是找菸捐開刀嗎?

 

這樣的做法,是否跟當年政府說健保虧損,就發明了一個叫做「補充性保費」的東西,針對特定收入進行健保費的課徵,且可徵金額明顯不合理的遠超出一般健保費用!

 

調漲菸捐也好,增設補充保費也罷,政府部門的思考邏輯都是一樣的,因為政府需要錢,又不敢對國民全體加稅,於是便去找一些人數少且無力群聚起來捍衛自己權益的群體,再安上某個大義作為名分,直接就立法掠奪人民財產。

 

假設調漲菸捐的說法成立,那麼空屋稅、能源稅、燃料稅不是都應該要調漲才對嗎?所有會破壞環境或造成人體健康危害的汙染源都應該要加課稅金,不是嗎?為何獨「厚」菸捐?是不是不敢得罪大財團,所以才找小老百姓開刀?

 

如果多數國人政府之前可以順利開徵補出保費,認為有多賺錢的兼差族本來就該多繳健保費(但別忘了,一般收入的健保費是有投保級距上限的,但補充保費課徵方式的年度總額上限遠超過薪資投保上限,早已破壞社會保險精神),反正自己是領死薪水的上班族,沒有額外收入不會被課徵補保費於我無關,所以任憑被影響權益的群體如何抗爭都不聞不問。

 

那麼這次國家再找癮君子開刀一事,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心生警惕,幫忙發聲抗議(這跟有無抽菸或是否應該抽菸無關,而是國家不能以如此野蠻的方式加稅)?還是覺得癮君子本來就該消滅,人本來就不該抽菸,被課徵菸捐是活該?如果多數人的答案是後者,那麼等著看好了,國債高舉的政府日後將會接二連三地針對各種不同群體增設增稅項目,從民間搜刮財富給政府填補虧空,到時候恐怕無一人能幸免於難。

 

長照是每一個人都可能用上的服務,本應該像健保一樣向全民開徵,只因為政府不敢對全民加稅,怕得罪全體國民,於是就找一群在社會上名聲不太好的癮君子開刀,想把加稅的輿論壓力壓到最低,好讓自己順利籌措到財源的務實彈性做法,真是讓人不齒且作嘔。

 

政府缺錢是事實,健保不能破產,長照也非得要辦,這些都沒錯。可是,健保破產不是被課徵補充保費的人搞出來的,就像需要長照也不是抽菸者造成的,政府卻治標不治本的任意在國家範圍內找一群無法抗議的公民,徵稅好滿足廣大國民的需求,是非常荒謬而不可思議的事情!

 

補充保費也好,菸捐調漲也罷,不管政府說了甚麼理由當藉口,本質都是掠奪,政府立法以國家暴力的方式強行掠奪人民的財產。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長照 菸捐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