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更新】國寶總裁朱國榮 晚間6點北所獲釋  

上報快訊盧禮賓 2016年10月06日 18:00:00

國寶總裁朱國榮涉及中信弊案,經過15小時折騰,4億元保釋金終於籌齊,朱於傍晚6點踏出北所大門,身邊5名彪形大漢護送坐上專車離去。(攝影:葉信菉)

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中信金老臣吳豐富、張友琛3人,因涉中信金弊案遭羈押近4個月,5日上午被特偵組起訴後,台北地方法院召開接押庭分別訊問朱國榮等3人,法官裁定朱國榮以4億元天價交保,朱因一時籌不出交保金,凌晨還押北所。經15小時奔走,6日下午二點半,朱國榮妹妹終於在親友及珠寶同業資助下,籌到2億現金、2億台支本票送到北院,傍晚5點法院將保釋金全數金額清點完畢,朱國榮在傍晚6點獲釋,面對媒體時還5度鞠躬致意。

 

檢方指出,朱國榮因當時涉中信金弊案,特偵組起訴認定朱國榮的不法所得為3億5800餘萬元,可能也是交保金額定為4億元的考量因素,但朱裁定中並未著墨此部分。朱國榮昨(5)日開庭時,雖自行出價3億元交保金,顯然家人可能已備妥3億元,但因法官加碼1億元,裁定朱男4億元交保,朱家人一時無法籌足「超出預算」的鉅款,只好眼睜睜看著朱男被押回台北看守所。

 

由於法官限時昨天午夜零時要朱、吳籌足保金,才開釋票,朱國榮當庭表示,可還押看守所,天亮再開始籌錢,不過,吳豐富卻展現實力,順利在半小時內籌得3500萬元現金,並由家屬以2只提袋、3個旅行箱裝滿現金,在法院替他辦理交保手續。另吳豐富3500萬元交保,張友琛150萬元交保,分別限制出境、住居。

 

 

10月5日 下午14:30 朱國榮家屬送4億元到台北地院 

 

朱國榮家人經過15小時奔走,下午拿著2億元現金和2億元台支本票,準備幫朱國榮辦交保。(攝影:盧禮賓)

 

 

 

10月5日 下午15:20 2億元現金送台灣銀行公庫部點鈔

 

 

 

由於現金太多,台北地院決定將2只提袋和3個行李箱共2億元現金,由法警護送載往台灣銀行點鈔。(攝影:盧禮賓)

 

 

下午17:00 1.2億元保釋金清點完畢 

 

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涉中信弊案,法官裁定4億元天價,創下單次交保金的最高紀錄。家屬拿著2億元現金和2億元台支本票到北院,但因現金太多,法警護送至台灣銀行執行清點工作。(攝影:盧禮賓)

 

 

下午18:00 法警室傳釋票到北所 朱國榮獲釋交保        

 

朱國榮以4億元天價交保,若全以千元新鈔支付,4億元保釋金可堆疊成40公尺,相當超過13層樓高,法院指出,實際上朱國榮的妹妹向法院提交保釋金,只有1億2050萬元是現鈔,其餘2億7950元是台支本票,目前現場動用銀行10位行員,分四組動用8台點鈔機,花1.5小時清點完超過1.2億元保釋金。朱國榮4億保證金已繳款完畢 法警室於傍晚5點傳釋票到北所,晚間6點朱踏出台北看守所大門,5名彪形大漢隨護入車離去。

 

朱國榮得知獲釋交保,身著喜喜愛的藍色襯衣和黑色西裝褲,一派輕鬆踏出北所,結束近4個月羈押日子。(攝影:葉信菉)

 

據檢方指出,朱國榮主要涉及案件,與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共謀,辜以數億資金挹注朱,還替朱所擁有的國寶集團拿下龍邦國際經營權;朱則以中信金併購台灣人壽方式回報辜。

 

開庭時,檢方主張朱男有勾串共犯、影響證人之虞,向法官表示應繼續羈押朱。朱則強調自己「跟辜仲諒只見過一次面,約15分鐘,只有禮貌性交談,沒有談過併購台灣人壽的事」。朱甚至以苦肉計告訴承審法官,表示自己得癌症已被羈押4個月,很擔心健康問題,隨即當庭泣不成聲哀求法官讓他交保,檢察官反駁,並向三總調閱朱的病歷,卻發現上面並無記載朱得癌症紀錄。

 

在押被告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冠仲投資負責人吳豐富、中信銀經理張友琛3人是否繼續羈押,3被告開庭口徑一致,否認犯罪,同聲請求法官諭知交保或者無罪釋放。

 

承審法官經審理後,5日晚間11時裁定朱國榮以4億元交保,限制出境出海與住居,每日去派出所報到;吳豐富裁定以3500萬元交保,限制出境出海與住居,每周一、三、五去派出所報到;張友琛部分則於稍早被裁定以150萬元交保,併限制出境。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