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東部反政府軍控制區 二戰勞動營恢復運作

曾涵郁 2016年10月08日 15:02:00

烏克蘭東部盧漢斯克區的士兵。(湯森路透)

烏克蘭東部的人權人士近日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他們手上握有前蘇聯時期「古拉格」(Gulag,勞動營管理組織)於親俄立場反政府軍控制區恢復運作的證據。一份公開報告指出,近5000人被關在盧漢斯克人民共和國的勞動營裡,如果他們拒絕無薪工作就會遭禁閉、拷打、虐待甚至被斷糧。2014年,由反政府軍控制的盧漢斯克區舉行不被認可的公投後自行宣布獨立。

 

 

獄中生活轉捩點

 

伊費瑞遜(Alexander Efreshin)有份不錯的工作,且與女友感情相當穩定。5年前的一個晚上,他在街上與朋友們喝著啤酒閒晃,看見一台停在路邊的小巴士,一時興起,爬進巴士,啟動引擎並開了一小段路。之後,他的一位朋友在乘客座位倒上打火機的液體並將座椅點燃。

 

事後2人都遭到烏克蘭警方逮捕,24歲的伊費瑞遜相當驚訝,因為最終他被以「搶劫」和「縱火」定罪,並被判處8年半的有期徒刑。

 

在烏克蘭監獄,犯人可以前往監獄工廠工作以換取1/3的減刑,因此伊費瑞遜盼著少於6年的刑期,同意前往工作。當時,他的工作可以換取少量的金錢,他用這些錢來讓改善自己在獄中獲得的食物配給。

 

2014年烏克蘭東部衝突爆發,伊費瑞遜於獄中還算正常的生活從此徹底改變。

 

伊費瑞遜的牢獄生活在2014年烏克蘭東部衝突爆發後徹底改變。(翻攝自BBC)

 

沒有出獄日期

 

這座鄰近陸奇(Krasny Luch)小鎮的監獄,最終被盧漢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 LPR)接收,獄中狀況瞬間惡化,伊費瑞遜原本以體力換取的微薄工資被終止,食物品質大幅下降,此外,任何拒絕工作的人都會遭受嚴厲懲處。

 

雪上加霜的是,他被告知儘管服完8年半的刑期,他也不會在2019年9月獲釋。

 

伊費瑞遜說:「我不認為待在這裡,我可以活過明年,更別說3年。每一天,他們要求我們工作12個小時,重複製作水泥磚,這是一個相當辛苦的粗活。我們沒辦法獲得藥物,這裡沒有醫生,沒有牙醫,我已經掉了很多牙齒了,我們甚至無法獲得止痛劑。我們僅被餵食麥片粥。我們除了工作沒有任何選擇,如果你拒絕,他們會將你送進禁閉室。這裡完全沒有人性。」

 

前蘇聯時期的勞動營分佈圖。  (翻攝自維基百科)

 

東方人權組織(Eastern Human Rights Group)日前發布的一份俄文報告指出,在LPR的領土上有15個勞改區,數千名像伊費瑞遜一樣的犯人被奴役。

 

每個區進行不同的勞役,像是製作傢俱、棺材、桌遊或鐵絲網,有的人則是研磨麵粉或是在簡陋危險的煤礦場工作。報告作者表示,該份報告是向74名囚犯、囚犯家屬和虐待事件目擊者訪談後寫成。

 

 

這份報告指出,囚犯根本不可能拒絕工作。內文分析拒絕工作者會面臨3個階段的懲罰,首先會被關進禁閉室15天,接下來取消訪視或是獲得親人的寄送物品,最後遭受拷打虐待。

 

報告聲稱,這些囚犯製作的物品在2014年就賣了3400萬烏克蘭赫里夫尼亞(近新台幣4100萬元),這些金錢被分配給LPR的領導階級。

 

伊費瑞遜的牢獄生活在2014年烏克蘭東部衝突爆發後徹底改變。(翻攝自BBC)

 

報告另指,「將近5000人為了保護自己的性命、為了與親人見面、為了不要餓死,每天工作且沒有獲得任何報酬。…這些人受到的痛苦,全是為了讓LPR的特定階級致富。」

 

報告中一位匿名男子指出,為了嚇阻囚犯造反,那些被認定為潛在鬧事者的人經常被戴面罩的警察拷打。他說,有一次,一個獄友被嚴厲拷打,之後傷勢過重而死亡。

 

另一位不具名囚犯則表示,他曾經被禁止進食三天甚至連水都不能喝,這一切只是為了逼迫他回去工作。還有一位犯人說,他每天被迫在庭院站上8-10個小時,那裡夏天天氣炎熱,冬天則是異常寒冷。

 

前蘇聯時期的勞動營。  (翻攝自維基百科)

 

伊費瑞遜住在基輔(Kiev,烏克蘭首都)的妹妹伊琳娜通常使用電話和他聯絡,但是有時候伊費瑞遜會連續兩個星期音訊全無,這就表示他被關入地下禁閉牢房。伊費瑞遜並不會向她述說禁閉室裡發生什麼事情。在牢裡80幾個囚犯共用一支電話。

 

她說:「當我沒有他的任何消息時,我看著他的照片,徹夜難眠,他已經瘦了20公斤。」「我們許多次被告知可以行賄以換取讓他早點離開監獄,但我相信這是一場騙局,況且我們也無法籌得他們要求的金錢數目。他們要求5萬至7萬美金(約150萬至210萬台幣),這實在太不真實了。」

 

為了確保她的哥哥被允許工作且不用被關入禁閉室一輩子,伊琳娜每個月付給LPR當局200赫里夫尼亞(約243元台幣),其他囚犯家屬也都會做同樣的事。

 

前蘇聯時期的勞動營。  (翻攝自維基百科)

 

東方人權組織主任李斯楊斯基(Pavel Lisyansky)表示,他有證據證明在另一個叛軍控制區「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DPR)裡也有相同的勞動營,因此有另外將近5,000名犯人受到影響。一份針對DPR的報告會在下個月發布。

 

李斯楊斯基表示:「真的很難相信,身在21世紀的歐洲裡,會見證勞動營真實出現,但它就是正在發生,大家必須做出行動。」「這些人認為自己沒有希望,相信自己已經被遺棄了。」「這些犯人只被允許與家屬見面,所有人道組織像是紅十字會等都無法提供幫助。」

 

 

李斯楊斯基表示,自2014年至今,陸續有新的犯人被送進勞動營,因此,依照囚犯待在監獄裡的時間長短產生階級制度,進而導致小型暴力。

 

他批評,在叛軍控制該區域後(LPR, DPR),烏克蘭政府沒有確實將所有被烏克蘭法院判刑的犯人,轉移至烏克蘭政府掌控區繼續服完刑期。

 

 

一道烏克蘭政府的特赦命令裁定,所有犯人只要不是暴力犯罪皆可獲得刑期減半。以伊費瑞遜的案例來說,在2015年4月,烏克蘭法院發布的裁定裡早已正式宣佈他服完刑期,應該重獲自由。伊費瑞遜將此訊息轉交給LPR當局,請求釋放他,但他們回覆表示,相關內容應由烏克蘭政府的對等組織轉交給他們。

 

但不幸的,烏克蘭監獄管理部門拒絕這樣做,因為烏克蘭政府並不承認自行宣布獨立的LPR。

 

《英國廣播公司》記者無法與LPR官方人員聯繫,獲得對相關指控的回應,而DPR官員則是拒絕評論相關控訴。

 

前蘇聯時期勞動營囚犯的工作狀況。  (翻攝自維基百科)

 

伊費瑞遜表示,他是冒著遭受當局報復的風險公開透露勞動營情況,但他覺得自己沒什麼好失去的。

 

他的妹妹伊琳娜同意他的說法。她說:「我的確擔心,他對外說出實情後會遭到報復,但如果我們不反抗,沒有任何事情會改變。…他是一個好人,他應該得到一個正常的生活。」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勞動營 烏克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