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接受日媒專訪:台灣經濟太依賴中國 期轉與日本合作

用LINE傳送
上報快訊 2016年10月07日 10:00:00

蔡英文總統6日接受日本媒體《讀賣新聞》專訪,針對台日關係、兩岸關係、台美關係及南海爭議等議題回應。(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6日接受日本媒體《讀賣新聞》專訪,針對台日關係、兩岸關係、台美關係及南海爭議等議題回應提問。針對兩岸議題,蔡英文表示,會在既有的歷史事實與政治基礎上,來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的現狀,而且也會依據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相關的法律來處理兩岸的事務,這樣的說法其實對於兩岸關係當中重要的內涵,已經做了重要的闡述。

 

針對台日關係,蔡英文表示,無論是從地緣政治或以歷史角度來看,台日雙方在實質交流與人民往來都非常緊密。蔡英文也表示,她覺得安倍首相相當有國際視野與意志力,是熟悉區域事務與國際事務的領導人,並期待與安倍首相合作,進一步強化雙邊關係並促進區域和平穩定。

 


蔡英文總統(右)6日接受日媒《讀賣新聞》專訪時表示,延宕多時的「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不排除在本月舉行。(總統府提供)

 

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原訂7月舉行,但碰上沖之鳥礁爭議,延宕至今。蔡英文在訪問中表示,台日之間有共同的問題和利益,希望能就海洋相關的議題廣泛交換意見。包括漁業資源保護、海上救難救助以及海洋科學研究。

 

針對沖之鳥礁的議題,蔡英文表示,台日立場不同,她身為台灣總統最關心的事情,是台灣漁民能否在周邊水域自由出入作業。

 

此外,蔡英文也表示,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希望能和日本、東南亞合作,追求發展機會。並再次強調,台灣和台灣人不會屈服於中國的壓力。

 

談到台灣年輕世代對兩岸議題的看法,蔡英文說,這一代年輕人出生在台灣、成長在台灣,他們認同、也熱愛台灣,而且在自由民主的環境中成長,都有自主判斷及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她覺得兩岸之間如果能夠維持一個健康交流的情況,對於年輕世代在思考兩岸問題方面,會有很好的幫助,「鼓勵雙方年輕人交流是一個領導人應該有的態度」。(蔡易軒/綜合報導)


以下為蔡英文答問內容:

 

:總統對目前台日關係的看法如何?

 

蔡英文:台灣與日本之間的關係,無論是從地緣政治或是以歷史的角度來看,雙方在實質的交流也好,人民的往來也好,其實都非常非常地緊密。同時,我們也看到現在、甚至歷屆的日本政府都對台灣保持相當的善意,尤其是現在的日本政府更積極地想跟台灣有更多的合作來強化雙邊的關係。所以我們很高興看到的是一個有善意,願意再更進一步與台灣發展合作關係的日本政府和友善的日本人民。

 

舉幾個例子來講,在我當選的第一時間,還有就任的第一時間,我們都收到來自日本政府的恭賀,尤其是安倍首相個人的恭賀訊息。同時我們也非常感謝日本,在台灣參與國際的事情,給我們很多的支持。最近一次在「國際民航組織」(ICAO)的案子,官房長官菅義偉也公開發表支持台灣參與「國際民航組織」。另外,在過去一段時間,雙方都發生大型的地震,尤其在日本的熊本、大分,還有台灣南部,雙方人民都表現出非常關切而且願意協助的心情與態度,我相信這都說明兩國之間友善的關係及人民之間的親近。

 

:身為一個領導人,不曉得總統您對日本首相安倍的評價如何?安倍推動的外交(政策),您又如何來看待?

 

蔡英文:安倍首相在這一次就任首相之前,其實曾有幾次來台灣,我們也有與他互動的機會,長期以來,對台灣來講,安倍首相是一位我們相當熟悉的人,我們也瞭解他對台灣很善意。


安倍首相是一位熟悉國際事務的領導人,在這個地區的幾個主要國家之間,他都有去拜訪,也有去瞭解,所以我覺得他是一位相當熟悉區域事務與國際事務的領導人,也相當有國際視野,以我的觀察,我覺得他是很有意志力的一位領導人。

 

我想,安倍首相跟我們一樣,都很想對這個區域的和平穩定做出貢獻,我們也非常期待與安倍首相在將來有好的合作,不但雙邊關係可以更進一步地強化,同時我們也可以為這個地區的和平穩定,大家一起來努力。

 

:有關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前一陣子因為台灣內部調整的關係,會議稍微延遲,不曉得在什麼樣的時間點、什麼樣的時機,會再度恢復舉行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


蔡英文:我們跟日本一樣都是屬於海洋的國家,也因此在海洋事務上,應該有很多共同的問題,還有共同的利益可以去發展。所以,我們對於「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這個機制,是非常的期待,也希望透過這個對話,可以就雙方相關的海洋事務議題,廣泛來交換意見,包括漁業資源養護的合作問題、海上急難救助跟海洋科學研究這些項目,其實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這個機制啟動是有一些遲延,但在近來雙方的努力之下,近期內我們將會跟日本共同來召開「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雙方可望在近期內共同對外宣布會議的日程跟相關的訊息。

 

:是不是這一個月?


蔡英文:這個好像把我問倒了,這個可能要去問我們相關的機關。不過,據我了解,應該是在近期內,也不排除就在這個月。

 

:剛剛總統提到,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機制即將討論漁業資源的養護、海洋科學研究,以及海上急難救助等議題,不曉得有關沖之鳥的漁業權、相關捕撈的權利,會不會在這次協商範圍之內?


蔡英文:我想,在沖之鳥的議題上面,我們雙方是有一些不一樣的立場,但是做為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我最關切的事情還是我們的漁權,也就是我們漁民在相關水域裡面可以進行漁業行為,而且可以自由地進行,這是我們最關切的事情。如果雙方覺得是適合的,我們也非常希望,在這一次的對話裡面,能夠把這個納入討論。

 

:有關於兩岸部分,蔡政府上台迄今已經四個多月,這期間來自於中國的政治壓力以及經濟上的打壓,可說是形式越來越嚴峻。總統在上個禮拜,民進黨成立30週年之際,曾經有一封致黨員的公開信,信中表示,未來將全力抵抗來自於中國的壓力,且要盡量擺脫對中國市場的過度依賴,朝建立健全、正常的經濟環境來努力。這個談話可以說是總統就任以來,語氣最強烈的表達方式,尤其是不屈服於中國的壓力,未來是不是仍然在這樣的一個基調來跟對岸交往?


蔡英文:在520演講,事實上,我把台灣社會最大的彈性跟最大的公約數,都把它具體呈現在我520的演講中。在520演講之後,有一段時間我們確實感受到,中國大陸方面是相對比較理性跟冷靜地來處理兩岸關係。

 

但是,在這段期間以來我們看到中國大陸,又好像回到過去這種用對台灣施加壓力來取得政治立場上的前進,這種做法,我們覺得對雙方來講都不會是一件雙贏的事情。所以我近來也講,第一,對於處理兩岸的關係,我們在520所做的承諾是不會改變的,也就是我們會維持現狀。第二,我們的善意也不會改變,我們是帶著善意來面對中國大陸,也希望共同來解決我們所面臨的一些問題。第三,我們也想提醒中國大陸,台灣跟台灣人不會在壓力底下屈服。第四,我也再一次說明,我們不想回到過去那種對抗的關係,我們希望的是一種和平,而且相互合作、共同解決問題的一個關係。

 

或許這段時間,雙方之間是有一些誤解或者是錯誤的解讀,這更是讓我們覺得有需要雙方趕快坐下來,能夠做好溝通,來面對問題。我也呼籲中國大陸方面,能夠回到520之後的那一段,雙方都可以冷靜、理性地來處理兩岸關係的那個時間。我們會有耐性,但是也希望對岸能夠展現更多的智慧。

 

:對台灣而言,經濟發展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在目前兩岸關係的氛圍當中,總統您要如何再度帶領台灣的經濟能夠再成長?


蔡英文:過去有一段時間,台灣對於中國大陸有很多的投資跟貿易,以致於我們覺得有一些過度依賴中國大陸經濟的情況。不過近來我們越來越覺得雙方之間的經濟關係,不是像以前那樣是一種在結構上互補的關係;現在的關係,在結構上越來越是一個競爭性的關係。

 

所以,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我們必須要去尋找我們新的成長動能,有幾個面向在下一個階段的經濟發展對我們來講非常重要。我們要去尋找在經濟結構上,跟我們在這個階段互補性比較強的國家,來強化跟他們的關係。

 

一方面,我們的新南向政策裡面代表的就是說,我們發現現在的東南亞跟南亞很多國家,他們經濟上在這個階段跟台灣的經濟互補性是比較強的。另外就是日本或者歐美的國家,在研究發展上,科技及品牌的發展方面,對於我們來講,是有互補作用的這些國家,我們也要去強化跟他們的關係。

 

所以這種雙向互補關係的建構,再加上我們持續經營在中國大陸的這一些經濟關係,讓台灣整體來講,在經濟發展上,維持一個平穩的基礎。這是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我們整體的經濟戰略布局,外界很多人想用政治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我覺得倒也不需要過度的做政治解讀。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非常期待將來有機會能夠跟日本加大合作的力道。尤其是日本具有技術研發跟品牌形象的優勢,台灣則擁有完整的高科技跟製造業的供應鏈,雙方是有很大的產業合作空間。

 

所以我們非常期待跟日本政府及日本的企業界,還有日本的民間展開全面性的對話,來尋求我們經濟上互補與合作的機會。

 

:接下來請教兩岸關係,在李前總統執政的時候,曾將兩岸關係界定為所謂「特殊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在陳前總統執政時,也將兩岸關係用「一邊一國」的方式形容,歷任國家領導人都有他們口語表達的方式來形容兩岸之間的關係,個人知道總統您也曾經擔任過李前總統的智囊,對於兩岸之間的關係,如果要請您形容的話,您會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表述? 

 

蔡英文:我可不可以再回到剛才的經濟問題上,再回來回答您這比較政治性的問題。我們與日本的合作關係,不只是限於現在雙方的產業合作,我們也希望在將來的新南向政策當中,可以和日本一起在東南亞、南亞尋求合作發展的機會。其實我們在新南向政策當中是希望與所有的國家都可以合作,也不排除與中國大陸合作。我們也非常期待日本,尤其是我們曾經在高鐵和一些重要的領域上都有很好的合作,所以可以共同在新南向政策上,持續地讓我們雙邊的合作關係更進一步地發展。

 

就兩岸關係來說,我們在很多方面與中國大陸是有些不同的看法,也就是因為這樣子,所以在520演講裡面,我們試圖以最大的善意來縮短雙方之間的差距。

 

其實兩岸關係是一個演進的過程,所以我們在520的演講裡面也特別強調,我們會在既有的歷史事實與政治基礎上,來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的現狀,而且也會依據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相關的法律來處理兩岸的事務,這樣的說法其實對於兩岸關係當中重要的內涵,已經做了重要的闡述。

 

也就是說,政府會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溝通協商達成的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的歷史事實。我們認為,回歸到這個歷史事實是我們回應中國大陸訴求的重大善意表示。我們也呼籲中國大陸方面放下歷史包袱,透過不設前提且建設性的溝通與交流往來,化解雙方之間的分歧。

 

:接下來請教有關南海與東海相關的問題,特別是中國大陸在海洋方面的活動,可以說所有的作為愈來愈積極,包括主權的主張,要如何讓這兩個區域能夠降低緊張,能夠用和平方式來解決,不知道總統有何看法? 

 

蔡英文:台灣向來主張透過多邊協商,來和平解決相關海域爭端,也希望各國能夠重視台灣。我們是一個利害關係國,也應該以平等的地位被納入相關多邊爭端事務解決的機制。所以,我們希望能儘速展開多邊的對話,尤其是對於南海海域,可以透過「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方式來處理。

 

我們在南海的環境保護、科學研究、打擊海上犯罪、人道救援與災害救援這些非傳統的安全議題上,我覺得大家可以坐下來,進行有意義與建設性的對話。

 

我們已經對太平島展開強化的作業,希望讓太平島可以變成是一個人道救援、科學研究的基地,也可以和其他國家共同合作。

 

:想請教與美國有關的問題。美國在下個月即將進行總統大選,近幾年美國在對台灣關係上,似乎有諸多過度考慮中國大陸的傾向,特別歐巴馬政府也沒有賣比較先進的武器給台灣,例如新型戰鬥機或柴油潛艦等技術,所以身為三軍統帥的您,對於現在中國軍事力量及台灣防衛力量的評估,以及未來與美國新政府在安全保障上採取的合作措施為何?


蔡英文:無論哪一位候選人當選下一任美國總統,我們都期待他維持這個地區和平穩定發展的決心不會改變,同時也會持續履行在台灣關係法下的這些責任,也能確保六項承諾不會被遺忘。

 

另外在國防方面,我們的國防自主防衛精神,是在發展國防上非常重要的一項原則。我們基本上朝三個方向來做:第一,就是要提高軍人的士氣與尊嚴,並且強化對軍人的軍事訓練,讓他們有能力來面對現代的戰爭,而且能使用先進的軍事裝備。

 

第二,除了持續外購先進的軍事裝備外,我們也要大力提高自製的能力,來達成國艦國造與國機國造的目標;第三,在現代戰爭裡面絕對不能忽視的那一環,就是資通電的作戰能力,這方面也是我們在現階段要去聚焦且加強戰備能力的地方。

 

我再講一次,無論美國將來下一任政府,是由哪一位來執政,我們相信也期待美國仍將信守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並且就我們的國防自主提供必要的協助,讓我們的自我防衛能力可以強化。

 

:在民主化浪潮之下,台灣有所謂「天然獨」的世代出現,認為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台灣意識比較強烈一點,對於所謂「一個中國」他們也採取比較反彈的態勢,對於這群世代的想法,您的看法如何?以及兩岸的領導人要如何面對這群世代的出現,而又能營造和平穩定的兩岸關係?


蔡英文:我想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其實他們出生在台灣、成長在台灣,他們認同、也熱愛台灣,對台灣的認同與熱愛,是他們在生命經驗裡面形成的一種自然的人性,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情。而且他們在自由、民主的環境中成長,都有自己的自主判斷能力,也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他們接受的是他們可以認同的價值,而不是像以前是被教導的價值。這些年輕的世代,不能夠把一個既有的想法與價值加在他們身上,而要讓他們自己去體驗、去形成自己的看法,也絕對不會是領導人要求他們去接受某一種價值。


但是這些年輕人的好處是,他們對很多事情都採取一個開放的態度,也可以接受多元的價值、多元的文化。所以我覺得兩岸之間如果能夠維持一個健康交流的情況,讓台灣的年輕人可以親身觀察體驗中國大陸的情形,也讓中國大陸的年輕人來這裡走走看看,我相信對於他們在思考兩岸問題方面,會有很好的幫助。我想,鼓勵雙方年輕人交流應該是一個領導人應該有的態度。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蔡英文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