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清又發文了 犀利檢討輔大、再罵學生「惡意欺師」

上報快訊 2016年10月07日 11:31:00

夏林清再度在臉書撰文,主張輔大心理系的「發聲權」被取消,不服這個處分的「申復權」也遭片面剝奪。(攝影:陳品佑)

輔大性侵案在日前引起社會各界熱烈討論,針對教育部認定輔大心理系處理性侵案過程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並要求10月底前提改善計畫。輔大社會科學院前院長夏林清卻在臉書上再度發文,指輔大心理系遭到教育部及輔大校方壓制,不但看不到教育部的行政處分內容,針對行政處分的申復權也遭到輔大校方剝奪,大喊「這是一個力量不對等的對抗過程。」

 

夏林清6日深夜11時許,在臉書撰文指出,「輔大心理系遭到輔大校方及教育部的雙重壓制」。她表示,「已知敎育部判定輔心工作小組違法。但,當學校已決定不向教育部申復時,心理系的我們一直沒被學校告知教育部的違法判定為何,校方亦未和我們交換過是否要提起申復。」

 

她在文中強調,輔大心理系是被校方「逕自代表」,她指出「輔大校方片面代替了心理系承認了心理系教輔工作小組是違法的了!心理系教輔工作小組成員竟然連自己違了哪幾條法,又是如何被判定的,都在沒被告知的前提下,被判罪與可能將面臨被處罰!」主張輔大心理系的「發聲權」被取消,不服這個處分的「申復權」也遭片面剝奪。
 

對於工作小組日前的「工作成果」,夏林清採取一貫的強硬立場表示:「輔心工作小組的工作事實被扭曲、錯判,我們的權益遭到壓制!然而,我們做的教輔工作並未違法啊,請問我們能怎麼辦?」對於教育部及輔大校方對心理系的處置,夏林清認為「這是一個力量不對等的對抗過程」,她也批評道:「我充分領教到有人在玩弄法律,在壓制我們,希望讓我們窒息,而學校能趕快開脫責任。」

 

此外,她也大力批評學生將此案訴諸大眾公評,她痛批「因為一個忘恩負義的學生,將自己內在私人見不得人的「苦」,刻意設計將它惡意轉嫁給老師,這種惡生欺師,不但沒有被糾出來,對其惡行加以處理,反而是一群網路正義人,順勢起風,進行不公的網路審判、霸凌,反而懲處了主動照顧學生的老師們。」

 

文末中她怒喊:「惡意欺師的學生啊,你可知道造的孽有多深啊!自己為惡夠糟糕了,還帶動一大群人共同造惡業,導致一群官僚當權派也跟著玩法弄權,陷入為惡的處境,你將台灣教育行政搞的顛三倒四,真是兩岸交流的新奇觀」。(李先泰/綜合報導)

 

以下是夏林清臉書全文:

 

【這條行政抗爭的戰線真精彩!】

 

過去一整週十分緊湊,因爲已知敎育部性平會針對輔大性侵案衍生案的結論,判定輔心工作小組違法。但,當學校已決定不向教育部申復時,心理系的我們一直沒被學校告知教育部的違法判定為何,校方亦未和我們交換過是否要提起申復。上週心理系與前敎輔工作小組成員,間接知道了週一(10/3)是申復最後一天,所以,我們所面對的情況就變成為,輔大不申復,且,輔大校方片面代替了心理系承認了心理系教輔工作小組是違法的了!心理系教輔工作小組成員竟然連自己違了哪幾條法,又是如何被判定的,都在沒被告知的前提下,被判罪與可能將面臨被處罰!

 

教育部行政法權和學校急欲息事寧人的作為相結合,輔心工作小組的工作事實被扭曲、錯判,我們的權益遭到壓制!然而,我們做的教輔工作並未違法啊,請問我們能怎麼辦?握有行政法權的教育部與輔大校方的管理權力兩相聯合,剝奪了我們這幾位教育工作者的發聲權及申復權,這是雙重權力的被剝奪!

 

接下來我要敘述這一段緊張、緊湊、精彩又難以置信的對抗過程,我們一開始對校方完全信任,到後來發現是被矇著頭不斷遭受暗拳,才開始拼命維權反擊,這是一個力量不對等的對抗過程。

 

教育部性平的調查對象是輔大,但若教育部判定了輔大心理系有違法,那我們工作小組就是被處分的利害關係人;荒謬的是,一來教育部並未直接找過我們,教育部性平會的調查委員也沒有訪談調查過系上或任何一位工作小組成員,這是心理系的「發聲權」被取消了,結果是,被判輔心工作小組違法。我們不服這個處分應有的「申復權」,也是在完全未被告知與提供具體資訊的情況下,就被輔大校方片面剝奪了!

 

我們,在平日的教學生涯中都不甚明白,法可護人亦可整人之威力,這一次,是在權利已即將被剝奪的緊迫時刻中,傾全力「學習」如何能死裏逃生,依法鬥法!我們開始認識「申復」、「陳情」、「利害關係人」等等法律用詞與所規範的權責關係。

 

原來,我們被輔大代理了,但我們認為學校的這種代理行為是無權的,其無權卻逕行代理所衍生的後果亦是無效的。同時,工作小組成員都是教育部行政處分的利害關係人,我們有權要求看到教育部書面的行政處分內容,但我們到現在,連一個字都沒看到,輔大校方不但沒有主動轉知心理系,且經過系方還有我們一在的要求,看教育部的處分內容,校方完全不予理會。我們聽說教育部處份公函還附了一份教育部的調查報告,報告內一定有涉及如何判定我們違法行為的描述,我們至今也是一無所悉。

 

我也想請教大家,這種處分別人能夠完全不讓對方知道何時被處分、為何被處分,乃至處分的內容理由!我們知道有處分這件事情,還是透過媒體才間接知道,處分我們這種事情憑甚麼不告知?有需要保密嗎?

 

更荒謬的是,面對教育部的處分,輔大校方及性平會沒有主動告知系上處分的內容,校方不但未盡應主動告知的責任,還在我們都不知道教育部處份是什麼的情況之下,就開會正式決定不申復。決定不申復之後,一樣也是隻言片語都未告知我們,就替我們決定放棄了申復權,回函教育部。

 

對這樣的過程,我們不能接受,一來,輔大性平會沒有權力代我們做不申復的決定。二來,也是經過我們一再的追問之後,最近10月5日才來函表示「教育部之行文,係針對輔仁大學整體檢討,學校性平會為校長擔任主任委員之獨立委員會,會中已決定不申復。」(注意,法定向教育部申復期是10月3日,已經逾期兩天了才告知我們),獨立委員會是要排除外界各種不當壓力,自主的做決定,但並不表示,可以片面侵犯利害關係人之權益,逕自做決定,獨立做決定不等於獨斷做決定,他們認為根本不必通知我們,不必讓我們知道任何訊息,我們也無權知道他們最後的決定。

 

輔大性平會的權力真的可以大到這樣嗎?更何況,我們沒有錯,也一再告知校方與性平會我們沒有錯,為何不先直接面對我們,質問清楚,再做決定?這種作為,我充分領教到有人在玩弄法律,在壓制我們,希望讓我們窒息,而學校能趕快開脫責任。最嚴重的是,教育部說他們只面對輔大,不管輔大內部的事,如此一來,教育部極可能認定,我們系方與工作小組部分成員也同意「不申復」,根本不知道是輔大校方片面代我們「放棄」了我們的申復權!

 

這次,我們心理系工作小組成員的教育專業作為被缺席審判、認定違法,教育專業自主權與學術名譽都嚴重被傷害,而這些皆是輔大校方逕行「代理」了心理系「工作小組」所造成的後果。在資訊完全匱乏的情況之下,我只能直接向教育部申復,再加陳情,我們在遞交申復書時,已同時向教育部說明我們申復權被校方片面放棄的不當事實,所以教育部沒有理由再用對口單位只是輔大來拒絕我們的直接申復。

 

我們現在最擔心教育部還是官僚辦事,就說我們申復身分不適格,只有輔大才夠格,用這種僵硬的法律解釋,將我們申復駁回,然後說你們可以去透過其他管道再行救濟。教育部絕對不可以用程序理由駁回,因為我們申復權被剝奪本身就是整個行政程序的不正義,在這個不正義前提存在的情況之下,我們且已告知權益受損,教育部理當直接接受我們申復,加以補救,面對我們申復的內容與理由,要教育部性平會正式接案處理,而不是用程序理由就先駁回,然後要我們曠日廢時去走其他的管道,如向行政院訴願,或向監察院檢舉。

 

另外,為了保險起見,我們遞了申復書之後,再向教育部加一道陳情動作,另外遞進陳情書。這個過程之複雜、之辛苦,沒有身處被宰制經驗中的人,其實難以想像會如此顢頇與霸道!號稱21世紀的民主台灣,教育行政與校園行政,還可以如此荒謬,也算是開了眼界。

 

若看到這裡,你的腦中還出現保密的魔咒,那真是得了被輔大性侵案「網路執著意念被植入」的一種腦殘心悸病!注意,這裡談的「並非」性侵案本身,而是衍生出來的案外案(即,輔心工作小組是否違法),使用此案為經典範例,分清楚一線教育者的教輔工作,和執掌行政法權(近來愈趨於走向壟斷全控位階)的性平會的分野。

 

在衍生案中,輔心教輔小組去年7月進場,輔大性平會9月底在當事人申請後立刻啟動;請分辨時序。若讀者已吃了我提供的「衍生案」醒腦丸一粒,跟進至此,干擾殘波卻又放電,保密符咒陰影再現,那就請去讀性平法第28條的內容,並請細思量這條是現行的「得」好,還是要改為「應」?請你想想,唸大學、研究所的學生都是成年人,具有主體性,對自己的利害當然會有自己的考量,在資訊發達的時候也可以蒐集資訊或尋找別人協助、判斷利害,自主來決定是不是立即馬上就去申請性平申調,△△△(被告誡連姓也不能提啊)一路的主體能動性就不可能被他人所漠視或貶抑!

 

但官僚殺人,在這個地方硬是將「得」曲解成「應」,假借保護之名,而侵犯了就算是受害人也應有的主體性。希望你走到此節點後,干擾殘波的魔咒就能被你排出體外了!祝你身心復元有望。這部分我希望你們再從頭回味我分享過李燕的那一篇文章,因為這次行政吃人,敢如此蠻橫地將輔心矇著頭暗中處置,就是藉著揮舞保密這個魔咒而搞資訊不透明的侵權行為。

 

六月,第一波風暴剛開始不久,戴老師送我一盆君子蘭,附著的小卡片寫著:擊退鄉民暴力與法匠傲慢!我當時忙著對付網路暴民,還沒警覺到”法匠傲慢”,此時,體悟深刻!藉此文,與戴老師分享,此次「以身試法」的一個心得與提問:在台灣,律法是否已養壞了三群人---知法玩法的法匠、玩法弄權的掌權者與依法行政的昏昧官僚?

 

我親身體悟的是,當法已誤判處罰你時,分辨義理的鬥爭,就猶如你已被軟鋼絲捆綁,但你學習法律的心態要如同識水性一樣,因為你已溺於水中,一定得游動求生,才能免於被矇呆溺斃了!我們不允許自己在別人弄法的格局中,弱智失能而讓渡了權力;我們每個人,不輕易讓渡權益,冤獄逼死的案件才會被杜絕!

 

因為一個忘恩負義的學生,將自己內在私人見不得人的「苦」,刻意設計將它惡意轉嫁給老師,這種惡生欺師,不但沒有被糾出來,對其惡行加以處理,反而是一群網路正義人,順勢起風,進行不公的網路審判、霸凌,結果嚇的教育部及校方手足無措、狼狽因應,因怕事就將錯就錯,反而懲處了主動照顧學生的老師們,結果錯上加錯,越陷越深,此一衍生案將給台灣教育行政留下一個典型的惡例。而這一連串荒誕錯誤的過程,竟然都是起因於一個為洩私憤、遷怒誣陷老師的學生所造的共業。

 

惡意欺師的學生啊,你可知道造的孽有多深啊!自己為惡夠糟糕了,還帶動一大群人共同造惡業,導致一群官僚當權派也跟著玩法弄權,陷入為惡的處境,你將台灣教育行政搞的顛三倒四,真是兩岸交流的新奇觀,這該是你始料所未及的吧?!

 

好話一句:天網恢恢,回頭是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