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朝貢體系」在黃之鋒遣返案中死灰復燃

用LINE傳送
盧斯達 2016年10月12日 07:00:00

黃之鋒遭遣返事件,顯示了中國正欲重建天朝的影響力,以前曾經染指過的地區,只要該地方美國的勢力稍弱,就仍然是心中的「藩屬」,例如泰國,以至整個東南亞。(路透)

根據中國鷹派法學家強世功的一些書本和言論,中國要重建過去的儒家帝國,它統治香港,同時挑戰世界。雖然香港根據《中英聯合聲明》作主權移交、有美國的《香港關係法》「保護」其獨立地位,但中國之欲征服香港是非理性的,乃是為了通過窄門,再次擴張國家的對外影響力。「天朝」已死灰復燃。

 

黃之鋒赴泰被拒入境,泰國政府直認是中國勢力干預;今年年初一,旺角因為警察阻止熟食小販開工,引開警民騷亂,火光熊熊,幾十名市民被捕,第一個被判入獄的參加者陳柏洋,反而有影片證其被警察毆打,他對警察的「襲擊」僅為飛擲膠水樽。

 

一方在泰國,一方在香港,其實是同一件事。中國重建天朝影響力,以前曾經染指過的地區,只要該地方美國的勢力稍弱,就仍然是心中的「藩屬」,例如泰國,以至整個東南亞;在香港,以不合理的量刑準則,重判騷亂者,阻嚇後來者,將香港治得貼貼服服,也是帝國擴張的必經之路。天朝在19世紀崩潰,萬國西來,槍炮打開門戶、簽訂條例、外國人、傳教士湧入國門…之後的「苦難」,全是外國勢力的錯。

 

19世紀,不只是清國衰落的世紀,也是朝貢體系的夕陽。而朝貢體系不只是皇帝的,也是「中國人」的文明特點,此為文明自視高貴的理由。因此,中國人需要他人的朝貢。

 

三島由紀夫問過一個問題,日本的文明獨特性何在?他的答案是天皇。如果天皇虛位,那麼日本與其他文明就不能隔分。中國文明的獨特性,在政治方面,恐怕就是欠缺「外交」觀念,而「朝貢體系」仍留在中國統治階級的腦中。

曾經被奪走170的香港,要重新「中國化」,將信仰自由、人權、民主這類外來價值的香港人,重新改變成認同黨國體系(不只是虛無的文化歷史之類文化身份認同)的中國人,乃是在恥辱之地,打回一場勝仗,之後便是重建中國的「天下」。

 

核心的京畿之外,會有藩屬和封國。中國的異見者,泰國不准入境,這是人情、這是面子,也算是朝了貢,泰國這下和中國,建立了特殊的、無關西發里亞式(Westphalian)的主權關係,而是特殊的朝貢者關係,是Guanxi,不是Relationship。在這小風波中,人情、嗑頭、朝貢、面子、關係,這些我們一度以為已經化骨的體系,似乎正在復興。

 

挑戰一個體系,也許需要另一個體系。如果說我們的政治世界,乃是西發里亞式主權國家理論上彼此共存、由《國際法》乃至各種仲裁機關、聯合國等組成,這個主流體系,是有挑戰者的。中國一向有這個理論資源。在中國被扯入世界之前,她就有自己的世界觀。從中華思想到朝貢體系,以中國為中心,充滿藩屬、附庸、間接控制的權力體系。這套新帝國主義,已經應用在香港達10年,管治越見鐵腕、干預越見直接。這一套也將移植到東亞。

 

那些現在享受「民主自由」,以前曾經是天朝勢力範圍內的國家,你們要守護得來不易的「國家」。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