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清不停歇 凌晨再轟被性侵女學生男友「無膽、無恥」

上報快訊 2016年10月08日 11:22:00

夏林清8日凌晨臉書再度發文,炮轟男學生躲在中國「無膽、無恥」。但網友看到後回應,「只敢對學生叫囂,有本事去提告阿(啊)」。(攝影:陳品佑)

輔大社科院長夏林清遭停職後砲火依舊,先前轟受害女學生的男朋友「造孽深」,8日凌晨又在臉書發表2000多字長文怒轟男學生「無膽、無恥」,自認遭指控「吃案」非屬實。但網友看到文章後回應,「只敢對學生叫囂,有本事去提告阿(啊)」。

 

輔大性侵案被男學生指控「吃案」的夏林清8日凌晨在臉書以「無膽、無恥X生只敢放冷箭?」為題,發表2000多字文章反擊,她表示在性侵案發生當天就已經啟動「司法程序」,「連受害當事人都無法撤案,我一介平民如何吃案?」她認為「吃案說」不成立。

 

夏林清還嗆,該男學生只會躲在中國「抽空放冷箭,敢做不敢當,敢指控不敢面質。」她甚至說,「性侵犯罪案情本身與我有任何利害關係嗎?」「又不是我兒子去性侵(我又沒兒子),我擔心什麼?」「性侵案是有可能變成她們自己的醜聞,絕對不是我的醜聞,我為何要吃案?」

 

另外,夏林清指出,女學生被性侵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為何她被性侵會變成「我夏林清的醜聞」?外界指她擔心醜聞爆發才有動機去吃案?結果對方卻沒有回答。夏林清強調,這件事情又不是她的醜聞,爆發後也不會實質損害到她的利益,為何要吃案?

 

夏林清認為整起事件就是「學生惡意攻擊老師,捏造事實、栽贓、來發洩情緒,轉移他們自己兩人無法解決的苦」。最後要求男學生「不要躲在中國,到台灣來,與我公開對質」、「我將一一揭露他的狡辯」。

 

不過夏林清臉書PO文發出後,網友們紛紛留言批她,不配當一名教師,有網友說:「放火的人不就是妳夏林清嗎?」、「也還好妳只是個老師,不是執法人員」、「真心覺得做錯事不可恥,可恥的是死不認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其實就是一種形式的吃案,因為已經開始有不公平的對待。」(蔡易軒/綜合報導)

 

以下為夏林清臉書全文:

 

【無膽、無恥朱生只敢放冷箭?】(本報為保護當事人,相關人以姓氏代稱)

 

我今天下午到學校性平會,傍晚趕到桃園參加研習會,到晚上九點多,看到年輕人傳給我蘋果即時與自由即時的新聞,說朱生打臉我的否定吃案說,我看了內文,覺得十分可笑,稍微休息一下,連夜寫這臉文打臉他。

 

朱同學在台灣放了一把火,就躲回大陸,不敢面對台灣媒體及大眾的直接質疑。今天忽然間在臉書露了臉,反駁我轉貼高旭寬的文章。他的重點說,是他向警察局報案,我怎麼可以用這個來證明我沒有違法,但他的反駁,正好反過來證明他是錯的,回打到他自己,間接為我澄清,我將一一揭露他的狡辯。

 

第一,朱一直指控我,在其女友去年6/28發生性侵,我知悉的第一剎那就著手進行吃案,但是,性侵案在台灣的法律規範,屬「非告訴乃論」,國家司法機關一定主動介入,當司法機關介入、檢察官開始調查,連受害當事人都無法撤案,我一介平民,如何吃案?就算我想吃案,我難道能賄賂檢察官,把該案吞沒?我過去就是指出此事實來反問朱生,證明他的吃案指控說根本站不住腳,因為在台灣已啟動了司法偵查程序,誰還有本事壓得下來?怎麼吃案?他不可以用他自己出生社會的經驗,來揣度台灣現實,認為我的大學院長職銜會有足夠實力去壓制檢察官,他的這種官本位至大思維,放在台灣校園內是個笑話。

 

更沒想到今天朱竟然用個荒謬的理由說,是因為他去警察局報的案,所以我不可以用他的報案來證明我沒有違法吃案,這種奇怪的邏輯,令人啼笑皆非。

 

既然朱生自己證實了到警察局報案,司法程序已啟動這個事實才是關鍵,至於報案者是誰,根本不是重點。如果他沒辦法舉證我有行賄或有本事施壓檢察官來湮滅此案,怎麼可以指控我違法吃案?所以他這次對我的反諷,不就反而幫我證明,國家機器早就因為他報案而啟動在辦案,我根本沒有必要也沒有能力去吃這個案,所以吃案說不成立。

 

第二,若按照朱生邏輯,我夏林清一定案發當天在現場,且由我向警察局報案,我才能拿來證明我沒有吃案的嫌疑,這種論點不是太荒誕了嗎?那天會發生性侵根本在大家意料之外,案發是凌晨,朱同學是因為當晚情緒一直被親密關係糾葛,感覺不安,半夜三點衝到現場,才撞知此事,他去報案理所當然,怎麼報案可以拿來居功,且說因為是他報的案,我怎麼好意思拿報案來證明國家已經涉入偵辦、所以我不可能吃案,他的邏輯論證是,因為他報的案,此案司法已啟動這個事實,他有專屬權,我無權拿這個事實來證明我不可能吃案,他這種混淆且自以為是的書寫手法,非常帶有情緒煽動性,根本經不起仔細檢驗,可是這與他的529編織構陷手法,可是如出一轍啊! 

 

第三,關於朱生對我吃案的指控,我還提出過下列質疑請他公開回應,他至今都沒敢回答,只會躲在大陸抽空放冷箭,敢做不敢當,敢指控不敢面質。

 

我多次公開用臉書指名問他:他的女友被性侵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為何她被性侵會變成我夏林清的醜聞?而我因擔心醜聞爆發才有動機去吃案?他沒回答。我又問他,性侵犯罪案情本身與我有任何利害關係嗎?又不是我兒子去性侵(我又沒兒子),我擔心什麼?現在網路最誇張的訛傳,還說成好像是我去性侵當事人,真是非常可笑,實際上,性侵案是有可能變成她們自己的醜聞,絕對不是我的醜聞,我為何要吃案?我請他證明,性侵案若爆發會對我造成何種危機或傷害,會實質損及我的利益,導致我有必要去將此案壓下?他到現在都不敢站出來說明清楚。他如果無法清楚、具體且合理性的說明,他女友被性侵這件事,為何會成為我的醜聞,那就表示與我無關,我有何動機需要冒著違法之險去吃案?他被質疑都迴避已信用破產,今天還敢露臉說我否定吃案說,並不成立?這叫打臉?還是不要臉?

 

過去四個月,他除了經常假裝情緒性地東拉西扯外,對於我嚴肅對他的質疑,從來沒有一個字正面回應,這一點大家可以回頭查證。更可笑的是,網路判官們,沒有一個敢向他查證「為何性侵會變成我的醜聞」這個犯案動機問題,也沒有任何媒體就他指控我吃案的合理性,去請朱拿出有利證據來負責,就一直以訛傳訛,不斷擴大。他指控不負責,今天還這麼大膽?原因是,朱生就是躲在他女友性侵受害人的身分背後,吃定大家不敢去碰他,只有我為了我的清白質疑他,反而被說成是在欺負他。

 

其實,已有朱生熟識的兩位輔心林同學、曾同學已具體為文出來指證,朱生今年628,私下向他們透露,是基於朱自己不可告人的苦,無處宣洩,才遷怒構陷我,529po文根本都是虛構的,朱生對於林、曾兩位的揭露,至今也不敢出來否認,他的女友就是害怕他們那個見不得人的苦,可能會被揭露,才出來對我道歉、止血,承認完全沒有吃案這回事。(連結請見林、曾<致朱與巫OO的公開信>https://goo.gl/JzbHgr)。

 

只是沒想到她的道歉信,竟被外界解讀是被我強迫而來,又讓朱生躲過他差點被揭露出來的醜行。

 

第四,輔大教官知悉之後,校方也已依法在24小時內通報教育部,教育部已立案,難道我夏林清神通廣大到可以令教育部把此案吞沒,而造成吃案?這麼多管道都證明不可能被任何人吃案,更遑論我夏林清毫無利害動機,朱生公然振振有詞指控我吃案,我已如此多方舉證反駁,那些有意見批評我的人,為什麼不敢面對我舉出的鐵證,而令朱生任意捏造?

 

第五,從朱生最近臉文透露的消息,案發沒幾天,他們就請了律師了,有律師在給她們意見、分析利害,別人有什麼本事吃掉她們的案?為何裝的可憐兮兮,讓外界以為她們孤立無援,塑造我可以任意欺壓她們的錯誤印象。當事實出來,正好揭露他隱藏了太多的真實資訊來唬弄一般人。

 

第六,案發當時,現場就有好幾位學生,先後到場幫忙,所以此案並非躲在暗黑角落無人知曉,另外,系上在協助的老師也都知道,學校教官也知道,案發第二天(去年6/29),校方就召開十幾個人的緊急處理會議,各方重要人士皆在場,這個案子明明白白已經存在在那,誰有能力吃案,為何朱生敢如此持吃案說而還能存在?社會如對於我講的證據不予理睬,不相信可以去問,輔大6/29開會的教官、輔導中心主任、心理系主任、當事人的兩位導師等等,由副校長主持,這種情況與我根本無任何行政職關聯,我根本沒受邀與會,如何吃案?

 

最後,難得朱生今天自己露臉,我其實很希望他能夠針對案情來做面對面的對質,朱已經是成年人了,請不要躲在學生身分,無的放矢,藉著社會同情學生的聲勢,玩弄身分混淆的手法,指控卻完全不用負責,這對我們的教育是個不好的示範。沒有錯,一般體制之下,師生若有衝突,學生受委屈的成分比較多,但我想提醒社會,不要忘記,現在校園已經這麼開放,片面壓制機會不多,而學生攻擊、誣陷老師也時有所聞,此案實情就是學生惡意攻擊老師,捏造事實、栽贓、來發洩情緒,轉移她們自己兩人無法解決的苦。我敢公開陳述,就敢以此立場面對社會的質疑,我希望朱生能夠到台灣來,與我公開對質,不要躲在大陸,迴避檢驗。

 

夏林清小檔案(資料來源:記者整理)

 

年齡:63歲(1953年生)
配偶:鄭村棋
學歷:
衛理女中
政治大學教育系
美國哈佛大學諮商與諮詢心理學研究所博士
經歷:
中華民國校護協進會顧問(1996年)
導航基金會負責人
蘆荻社區大學負責人
北市勞工教育資訊發展中心(1989年)
女工團結組織(1991年)
粉領聯盟(1993年)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創始人(1998年)
中華民國行動研究學會(2001年)
輔仁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兼社會科學院院長
2012年臺北市第一選舉區代表人民民主陣線參選立法委員候選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夏林清 輔大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