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軍方政變流血落幕 恐成總統艾爾多安擴權良機

傅莞淇 2016年07月18日 09:00:00

一名反軍方政變的女性站在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的圖像旁(美聯社)

土耳其在20世紀下半葉發生數次政變,距離上一次軍方成功逼下政治領袖還不及20年。但15日晚間爆發的軍方政變依然令許多人感到吃驚。雖然許多軍事將領對土國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權力日益擴張感到不滿,但很少人相信政變能夠成功。如今,這場失敗的政變可能成為艾爾多安強化職權的機會。

 

在2014年成為土耳其總統的艾爾多安自2002年以來,在選戰中無往不利,民意支持率近乎5成。在其掌政期間,土耳其經濟表現穩定,連反對黨也承認艾爾多安沒有軍方來得糟。最終,這場訴諸「恢復憲法秩序」的政變在廣受人民譴責的情況下失敗。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16日於伊斯坦堡(美聯社)

 

這使得艾爾多安的地位來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也代表他可能掌握更大的權力。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ilson Center)中東計畫主任巴奇(Henri Barkey)認為,「很明顯地,(艾爾多安)他將會利用這個機會,達成他長久以來的目標。他感覺受到鼓勵,他將會鞏固自己的權力。」

 

歐洲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德國基督教民主黨(CDU)資深成員布洛克(Elmar Brok)在德國《世界報》(Die Welt)16日發表的訪問中亦表示,他認為艾爾多安將把握住這個機會,擴大自己的權力範圍,但這樣的行動將分裂土耳其社會。「土耳其必須立刻恢續憲法秩序。」布洛克呼籲,「軍方或艾爾多安皆應如此。」

 

艾爾多安的「慢動作政變」

 

美國駐土耳其資深記者芬克爾(Andrew Finkel)16日發表的專文描述,許多人會認為,土耳其過去3年都在「慢動作政變」中,但「主導者不是軍方,而是艾爾多安。」



艾爾多安與其支持者希望拓展總統權力,認為這樣有助於解決政治版圖破碎、有礙進步的困境。但反對者抨擊他正在走向獨裁之路。5月,艾爾多安逼退時任總理的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glu),換上更為支持修憲賦予總統更大權力的尤迪倫(Binali Yildirim)。

 

土耳其軍方及部份司法人員,是攔阻艾爾多安一再擴權、並在世俗機構中帶入更多伊斯蘭傳統的主要反對者。在政變失敗後,軍方成為艾爾多安肅清的首要目標。他表示,叛軍將為叛國罪「付出沉重代價」。至今已有近3000名叛軍被捕,包括5名將軍與29位上校。

 

更令人擔心的是,這也將衝擊土耳其的司法獨立性。於16日,政府已宣布2700餘名法官被停職,還有2名憲法法院成員被拘留。

 

嚴正抨擊古倫 影響土美關係

 

「志願服務運動」(Hizmet  movement)領導人古倫於2013年(美聯社)

 

其次是目前流亡美國的「志願服務運動」(Hizmet  movement)領導人、伊斯蘭思想家古倫(Fethullah Gulen)。該運動以伊斯蘭信仰為基礎,提倡教育的重要,支持民主、人權、科學及跨宗教的對話。

 

艾爾多安在政變爆發後不久,便指控古倫是幕後的策動者。古倫在16日接受記者訪問時予以否認,並表示政變可能是土耳其政府的自導自演。

 

先前,已有許多人懷疑艾爾多安在尋找機會,肅清國內可能與古倫有所連結的政府人員。3月,土耳其官方接管國內發行量最大的《時代報》(Today's Zaman),艾爾多安亦指控此報與古倫有所牽連。

 

土耳其政府對古倫的控訴,也使得土國與美國的關係緊繃起來。美國與土耳其目前是打擊「伊斯蘭國」(IS)的重要戰略夥伴,土耳其提供空軍基地讓美軍對敘利亞發動空襲。但兩國在政治上的立場不是這麼和諧。

 

土耳其總理尤迪倫16日直指古倫是「恐怖組織」的領袖,並表示「支持這個人(古倫)的國家,不是土耳其的朋友。」艾爾多安更直接向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喊話,「我已要求你驅逐或遣返此人回土耳其。我再度要求美國及其總統,將此人交回土耳其。」

 

另外,艾爾多安長期試圖打擊他在國會的對手,包括溫和派的庫德族(Kurds)議員。由IS及庫德族武裝組織發動的炸彈攻擊,已給予艾爾多安擴大控管媒體及自由言論的理由及權力。土國政府自2014年以來,已因汙衊艾爾多安起訴1800多起案子。這樣的事況可能會在政變後加劇。

 

支持艾爾多安的人民於安卡拉慶祝政變落幕(湯森路透)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16日報導稱,最諷刺的可能是,這場意圖推翻艾爾多安的政變,最終顯示了他的地位有多麼穩固。而許多人民在15日晚間上街捍衛的民主權力,如今緊緊交在艾爾多安越來越難以倚賴的雙手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