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習近平或推遲挑選繼任者 挑戰中共集體領導規則

紐約時報 2016年10月08日 16:15:00

習近平與其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湯森路透)

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已做好準備,要與共產黨建立起來的權力移交程序抗爭,把指定自己繼任者的事情推遲到明年的黨代會以後,這在黨內高層引起擔憂,也引發了人們對他想延長自己任期的猜測。

 

專家和政界內部人士表示,推遲的做法可為習近平贏得更多的時間,來提拔和考驗他中意的候選人,並防止自己的影響力漸漸轉移到繼任者身上。但這樣做的代價可能是,在一群有抱負的幹部競爭最高領導人職位時出現的數年內耗,以及一種令人不安的不確定性,即習近平是否想超出黨總書記通常的兩屆任期,繼續把持權力。

 

 

雖然習近平的決定不會在2017年秋季前為人所知,但是他想打破常規,在不指定可能的繼任者的情況下開始第二個任期的暗示,正在放大在預期的人事改組中誰會被提升、誰會被降職的各種不確定性,包括有關李克強總理前途的問題。

 

「這是一個非常微妙的問題,」中共權勢集團內部的一名經常與高級官員往來的人士說。因為中共禁止討論敏感的內部決策問題,這名人士要求不具名。

 

「我認為,習近平要等到他中意的人選有了更多的經驗,經過了更多考驗之後,才會做出決定,」他說。

 

其他三名與高級官員及其家屬關係密切的黨內人士也在採訪中表示,習近平看來很可能會推遲挑選繼任者。

 

習近平被認為可能推遲挑選繼任者。   (湯森路透)

 

繼任問題上的猶豫正在成為對習近平的權力和野心的一個最後檢驗,他已經是中國數十年來最有權的領導者。他的繼任者什麼時候挑選、如何挑選,以及選擇誰,都將為衡量習近平能在多大程度上偏離黨的集體領導規則提供一個尺度,黨的集體領導規則是在毛澤東晚年的動盪歲月之後逐漸形成的。

 

現有的繼任機制是在長期的政治動盪之後出現的,這個機制的建立有助於保障在一黨制國家內進行可預見的、平穩的權力過渡。習近平任何試圖改變這種機制的做法,都有可能進一步增加他已經擁有的高度權力,但同時也可能在這個極易打破的平衡機制中注入不穩定性。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前左)在習近平(前右)主政下,權力遭到弱化。  (湯森路透)

 

對中國領導層的權力移交進行預測總是有危險的。有關的討論極為保密。關鍵的決定通常是在討論的後期才會作出。習近平的政治支配地位即使用中共領導人的標準來衡量,也極為不透明,這就讓預測變得更加困難。

 

「習近平已經釋放出開啟了多種政治前景的巨大影響力,每種前景都有其危險性,」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蘭普頓(David M. Lampton)在電郵中表示。「美國以及美國的下任總統必須做好準備,以對付中國出現範圍廣泛的各種可能性,這是首要的政策現實。」

 

中國領導層的這場大戲可能將在本月隆重開場,屆時中共中央委員會將在北京舉行全體會議,該委員會由負責簽發重大決定的約200名高級官員組成。本次中央全會很可能會開啟黨的全國代表大會的行動計畫,下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將於2017年秋季召開,新組建的最高領導層將在黨代會上得到認可。

 

 

雖然黨代會肯定會同意讓習近平連任下個五年期的黨總書記,但幾乎所有其他事情都還未決定,這讓習近平在塑造新領導班子上有很大的話語權。

 

掌握實權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由七名成員組成,假設按照不成文的68歲退休年齡的規定行事的話,有五名常委由於年齡的原因必須退下。能留任的只剩下63歲的習近平和61歲的李克強。

 

在人數多一些的政治局,也就是黨的第二高領導層的25名成員中,將近有一半人可能會退休。

 

外界懷疑習近平有意成為毛澤東第二,爭取在政治上的龐大影響力。  (湯森路透)

 

自1990年代起,中共領導人任兩個任期已經變成黨內的標準,通常在第二個任期開始時,下位接任者是誰已頗為明確。接任者的選擇需要在黨的上層達成共識,這往往是幕後爭吵的結果。中國上兩任國家主席不得不接受並不是由他們本人挑選出來的繼任者。

 

但是,習近平勁頭十足的反腐運動及其集大權於一身的做法,已經動搖了過去的一種觀念。人們曾認為,中國的上層政治已經在集體統治下,變成一種不動感情的例行公事。如果把中共領導層比喻為公司的董事會的話,習近平就像是那個聲名顯赫的董事會主席,他也許有足夠大的權力迫使他人就範,不敢反對他本人制定的繼任方案。

 

「習近平自從上台以來,走的就是強人政治路線,他是最不可能受這些未成文規則束縛的人,」在澳洲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研究中共黨史的學者孫萬國(Warren Sun)表示。

 

王岐山(右)是習近平(左)在打擊貪腐上的得力助手。  (美聯社)

 

專家們說,推遲選擇繼任者可以給習近平中意的人選提供時間,讓他們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忠誠度。有了忠誠的繼任者,習近平就可以在離任之後繼續在幕後行使權力。

 

但這也可能會在未來五年裡造成「嚴重的內耗」,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主管韓博天(Sebastian Heilmann)說。「不指定繼任者,可能被看成是習近平為爭取第三個任期耍的招數,」他說。

 

幾名專家表示,黨的上層發生內鬥的風險,以及來自其他高級官員和已退休的領導者的要求,可能仍會迫使習近平在明年釋放出誰是自己繼任者的信號。

 

習近平在黨內享有的權威比前任的胡錦濤高出許多。  (湯森路透)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21世紀中國研究專案主任謝淑麗(Susan Shirk)說,「儘管迄今為止他鞏固權力的程度已經激怒了一些人,但我認為,習近平不想進一步增加人們的警惕,認為他有類似(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意圖。」

 

如果他被迫指定一名繼任者的話,像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那樣的年輕政治局委員,可能會得到黨內的支持。

 

習近平在明年秋季的黨代會結束時介紹自己的新班子之前,世人也許不會知道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現年53歲,被認為是中共政壇的明日之星。  (翻攝自華龍網)

 

但有些官員和分析人士已表示,習近平想把擔任總理的李克強調到一個更次要的位置上去。有謠傳說,習近平想提高政治局常委的退休年齡,這將讓黨內反腐敗機構權力極大的主管王岐山留在政治局內,並有可能由他來取代李克強

 

王岐山是習近平的老朋友,在擔任現在的職位之前,曾長期在經濟領域工作,解決許多緊要問題。他現在的職位讓他能幫助習近平搞掉潛在的政敵。

 

下屆黨代會召開時,王岐山將滿69歲。但是,把改變退休年齡作為政治的權宜之計是有先例的。政治局常委的退休年齡曾經是70歲,但2002年,江澤民為了迫使一名政敵退休,降低了退休年齡。

 

曾在美國歐巴馬政府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的梅代羅斯(Evan S. Medeiros)說,對發生什麼的預測取決於「你是否認為將會按照黨的上層實際存在的權力交替規則和規範去做。如果你認為不會,預測結果就像擲骰子。」

 

中共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被認為是接任習近平的熱門人選之一。  (翻攝自金羊網)

 

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曾挑選了中意的繼任者,但後來又都放棄了他們,這種做法在黨內製造了不穩定性和爭端。另一方面,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在確認接班人的位置上花了十年的時間做準備。但是,在擔任最高領導人後,胡錦濤在運作由自己的前任江澤民安排的官員占主導的領導班子上仍困難重重。

 

習近平等中國領導人認為,選擇戈巴契夫(Mikhail S. Gorbachev)擔任蘇聯最高領導人的糟糕決定,是蘇聯解體的原因。

 

「最後戈巴契夫輕輕一句話,宣佈蘇聯共產黨解散,諾大一個黨就沒了,」習近平2012年成為中國領導人之後說。「最後,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據幾名專家及與高級官員有往來的人士說,習近平面臨的困境在於,明年那輪退休之後,最高層留下來的政客中,沒有長期與習近平共事的經驗,也沒有在省級和中央政府的適當位置上工作過。但是,那些據認與習近平關係最密切的處於上升期的省級領導幹部缺乏經驗,難以讓人將他們作為待任的國家領導人來認真對待。

 

依照中共政壇的潛規則,明年19大後,現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將只剩下習近平(左)和李克強(右)留任。  (美聯社)

 

人們猜測最多的話題也許是,習近平在2022年自己的第二個任期結束後,決意要繼續把持權力。憲法要求他在國家主席的位置上擔任兩個任期之後退休,但對權力更大的黨總書記的職位沒有任期的限制。

 

但是,有一個不成文的限制,就像黨內菁英階層的集體領導一樣,這個限制也是鄧小平制定的,目的是防止再次出現毛澤東那樣的終身獨裁者。

 

華盛頓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詹森(Christopher K. Johnson)說,即使習近平推遲繼任者的挑選,那也不意味著他決心要在2022年以後繼續擔任領導人,那年他將滿69歲。

 

「現在他唯一關注的事情就是明年秋天的黨代會,」詹森說。「如果他明年秋天能如願,我覺得,也就是說在黨代會上不宣佈繼任者,那也不意味著他已經決定要在領導人的位置上永遠待下去。」

 

By 儲百亮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