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賭聯盟遊行倡議「開放博弈」 反賭聯盟:相信澎湖人智慧!

用LINE傳送
上報快訊 2016年10月10日 16:57:00

反賭聯盟執行長何宗勳(右1)表示,賭場一旦設立,澎湖人所受到的社會價值將受到嚴重扭曲,尤其我們的下一代,這將會造成不可逆的後果。(翻攝自台灣反賭聯盟臉書)

澎湖二次博弈公投將於10月15日舉行,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10日舉辦「澎湖進步大遊行」,籲請全民勇敢站出來投票;台灣反賭聯盟則發表聲明,相信澎湖人的智慧,一定清楚開賭場,對澎湖而言,到底是喜事還是歹事!

 

2009年9月26日,澎湖曾為了是否開設賭場舉辦了第一次公投,42.16%的投票率中,反賭方以3962票,56.44%的得票率獲勝,決定澎湖不設博弈專區;但在「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積極奔走之下,在澎湖縣蒐集了6249份博弈公投連署書,故2016年6月29日,澎湖選委會宣布「澎湖博弈公投案」正式啟動。而由於公投即將於10月15日正式開始,「促賭方」與「反賭方」近日開始於澎湖島內積極倡議。

 

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10日舉辦「澎湖進步大遊行」,以辦喜事的心情來拉攏民意,出動牛車、八音、三太子、蜈蚣車陣等傳統婚禮前導,除了有100多位民眾參與外,也有一對新婚澎湖青年參與一起遊行市區,籲請民眾勇敢站出來同意公投,並高喊「IR到澎湖、澎湖就幸福」、「公投若過、日子就好過」。

 

台灣反賭聯盟執行長何宗勳表示,賭場一旦設立,澎湖人所受到的社會價值將受到嚴重扭曲,尤其我們的下一代,這將會造成不可逆的後果;他表示,賭場「一條龍」的掠奪式經營策略,將會使得當地經濟嚴重M型化,被國際賭業團與地方政客綁架,澎湖社會也容易精神貧困的漩渦。

 

何宗勳表示,只要有賭場的國家,就有約3致5%人口罹患「病態性賭博」。而病態賭博行為為患者及其家人帶來嚴重的後果,若未及時治療,可能會令家庭破碎、事業摧毀、債台高築。有人因債務壓力而患上焦慮或抑鬱症,更有人因此而自殺。據估計,一個病態賭徒會令20至30個親友受到影響或牽連。

 

何宗勳指出,澎湖促賭方說要立法限制澎湖人進入賭場,「但可能嗎?」從新加坡與澳門案例,連新加坡進入賭場都需要新幣100元,年票新幣2000元,不限時間與次數,平均每位國民每年進場3次以上。

 

反賭聯盟則前往鳥嶼、望安等離島冒著風雨展開徒步宣導反賭場,分送離島居民「澎湖,眾神祝福的家鄉」等反賭文宣,呼籲全民反賭將博弈拒絕於澎湖,守護澎湖淨土。(李先泰/綜合報導)

 

注釋:「病態性賭博」在1980年被納入DSM診斷系統(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是一本在美國與其他國家中最常使用來診斷精神疾病的指導手冊)。其內容指出,病態性賭博被歸類於「衝動控制疾患」(Impulse-Control Disorder)中,此項分類也包含:陣發性暴怒疾患 ( 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竊盜癖(Kleptomania; compulsive stealing)、縱火狂(Pyromania; fire starting)及拔毛癖(Trichotillomania; hair pulling)等精神疾病。

 

而在將「病態性賭博歸」類於「成癮」及其相關疾患,原因主要在於「衝動控制疾患」與「物質相關疾患」都有成癮之特質,特別是賭博疾患。近年來許多針對大腦回饋作用系統(brain'sreward system)的研究發現,「病態性賭博」與「物質使用疾患」有許多相似之處,包含中樞對於渴望賭博,及透過賭博得到快感的反應,基因遺傳在病態性賭博的角色、共病性、甚至在病態性賭博對於治療的反應皆與物質使用疾患有許多相近之處。

(資料來源:台灣精神醫學會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