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大敗的機率越來越高

邱師儀 2016年10月11日 11:45:00

許多人認為,川普對話影片威力之強大,已讓大選提前結束,(湯森路透)

正當台灣慶祝雙十國慶的同時,美國密蘇里州也正在舉辦第二場總統大選辯論會,而就在會前48小時,《華郵》流出一段11年前川普與電台主持人布希(Billy Bush)在巴士上面的對話影片,川普說:

 

我嘗試跟這女人發生性關係,而且她當時已經結婚了…我帶她去買傢俱…我溜(move on)她像溜隻母狗一樣…後來她隆了乳看起來也更美了,[當巴士緩緩停在攝影棚前,節目女公關接近]我需要吃點口香糖,你知道我對美女一向無法抵抗,我只要接近她們就會自動親她們,我像顆磁鐵一樣…連等都不用等…只要你是個明星,就可以為所欲為…包括動手擰她們的性器官。

 

大選已經提前結束

 

 一般認為,這則影片威力之強大,已讓大選提前結束,共和黨高層-包括俄州參議員波特曼(Rob Portman)、德州州長阿博特(Greg Abbott)與2008年競選總統的麥肯(John McCain)-揚言換川,主張由其副總統候選人彭斯替代。當中有許多反川的黨內人士如參議員波特曼,還需在這次總統大選中一起改選,不與川普切割不行。過去幾十個小時,輿論撻伐排山倒海而來,讓再厚顏的總統候選人也無法再抝。因此,第二場辯論會一開打,川普先道歉。但道歉是虛,找台階下才是真,川普將這則對話定位為「男人私底下對女人的嘴砲」(Locker room talk)。美國大選走低級路線,墮落至此,前所未見。

 

在辯論會上,希拉蕊也早已磨刀霍霍,她說「不認同共和黨的許多主張,但她從未質疑過去任何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適格性,但是川普的適格性她真的無法接受」。既然都已經搞得滿身腥,川普也準備好要拉希拉蕊下糞坑,他說希拉蕊應該以自己為恥,她擔任公設辯護人時曾替性侵犯辯護,還當庭取笑當時年僅12歲的受害女童。川普還說,柯林頓擔任阿肯色州州長時也曾性騷擾公務員瓊斯,後來還以八十五萬美金和解。但事實真相是:希拉蕊當年的確質疑過這件性侵案的真實性,但卻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她取笑過女童;而柯林頓的部分,她則在辯論會中連提都不想(敢)提。

 

前總統柯林頓當年的性醜聞成為川普的擋箭牌。(湯森路透)

 

支持者認為希拉蕊表現不如預期

 

任何一場大選辯論,候選人之間刀光劍影,將對手砍地刀刀見骨,無非就是希望能夠吸票?對希拉蕊來說,這是個終結川普的大好機會;而對於川普來說,這絕對是危機處理的關鍵一役。結果如何?CNN在辯論會後的即時民調,顯示「收看大選辯論的觀眾」當中,有57%認為希拉蕊贏得辯論,但僅有34%認為川普勝利,這個結果也許不令人意外,畢竟現在民調大幅領先的的確是希拉蕊,問誰贏得辯論看不出端倪,因為原本就支持希拉蕊與川普的兩邊觀眾,不管兩位候選人表現如何就都會認定自己所支持的候選人表現較佳。據此,CNN即時民調請觀眾以自己預期兩位候選人的表現與實際的表現來相比,結果發現:有63%的人認為川普表現的比預期好,僅有39%認為希拉蕊表現的比預期的好。請注意這裡的選樣偏誤(selection bias),是收看大選辯論的觀眾本來就已經傾向支持民主黨,但他們仍然認為希拉蕊表現不如預期。

 

的確,2016年這場美國大選的特徵就在這裡,美國選民要選一個平庸的還是一個荒唐的總統?希拉蕊在過去擔任參議員與國務卿的階段,大錯不犯小錯不斷,2012年在利比亞班加西的攻擊事件(Benghazi Attack),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因為不作為而死了四個美國外交官。川普對希拉蕊的指控,有時儘管荒唐也值得辨明,時任參議員的希拉蕊,的確如川普所說針對2003年小布希出兵伊拉克的議案投下贊成票,後來希拉蕊也後悔投下贊成票。另外,在意識形態上,希拉蕊遠不如同黨桑德斯來得替弱勢說話,也曾投票支持右翼的「有教無類」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打壓公立學校。就連近期川普緊咬不放的「電郵門」事件,希拉蕊的確也因為電子郵件信箱公私不分,陷美國情報於外洩危機當中。

 

川普讓自己雪上加霜

 

但川普終究是個「戲劇皇后」,辯論會上很懂得讓自己雪上加霜,他說:當選後任命檢察總長與特別檢察官,「要讓希拉蕊坐牢」。違反了法治ABC,首先,檢察官是否起訴被告應該獨立調查,不受外力干擾;其次,就算起訴是否定罪也需要法官審判。美國總統若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囚禁政敵,預示了美國專制時代的來臨,「要讓希拉蕊坐牢」這個說法從現在到選舉日,預料將引起更大的風暴。川普如果回想尼克森當年的「星期六之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他就會知道這樣做的總統通常下場會如何?也有非裔的學者擔憂,美國的司法系統幾百年來對於黑人的確就已經易於起訴也易於定刑,川普揚言以總統之力就能夠關政敵的影響,恐怕真要讓川普當選,美國的司法系統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美國人最怕的也許不是選出一位狂人總統,而是擔心若選出一位平庸總統,能否帶領著美國與崛起的中國進行競爭?(湯森路透)

 

但川普哪管的了這麼多?他在辯論會中面對現場的穆斯林公民提問,要川普撇清他沒有散播「懼怕穆斯林症(Muslimphobia)」,川普竟以更多的「懼怕穆斯林症」來回應。川普一再地重複一個沒有根據的說法,那就是在2015年底加州南聖伯納迪諾市所發生有組織、大規模的槍擊案中,兇手同公寓裡的穆斯林公民竟然沒有事先向警方舉報。顯然川普壓根就沒有想過要解決草根共和派人士歧視穆斯林的問題,川普最後仍舊訴諸切割與歸罪穆斯林。

 

狂人總統與平庸總統的選擇

 

現在,距離11月8日的美國大選僅剩30天不到,川普大敗的機率越來越高,但對於共和黨來說,選輸也許還不是最嚴重的,更重要的是要決定川普的低級語言與低級選風到底是不是共和黨與保守派核心價值的一部分?2008年代表共和黨競選總統的麥肯在經濟面向有政府應該越小越好的精緻論述,正宗的美國保守主義可以接續雷根總統的光輝,縱使連最基進的茶黨(Tea Party)人士都沒有「把溜女人溜的像一隻母狗一樣」的核心論述。對很多想與自由派進行意識形態競爭的共和黨人士來說,川普真的是夠了。原本2008年有一個時任阿拉斯加州長的裴琳(Sarah Palin)參選副總統,無知短淺就已常讓當時共和黨論述失焦,現在的川普簡直就是裴琳的數倍大。最後幾十天,共和黨會不會真的像當年老K黨換柱一般,到了一個臨界點爆發然後換川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此外,選舉日不是在11月8日。根據法律規定,美國有37州允許選民進行不在籍投票,或者提早投票,最早的五州(Idaho, Minnesota, South Dakota, Vermont, Wyoming)甚至從9月23日就已經有選民開始陸續在投,因此川普就算在等希拉蕊在選前出大錯,但問題是他在過去兩天的表現,就已經讓落後的選情更加悲觀,直接影響這些提早投下的選票。最後,從美國國力的消長來看,距離11月8日投票前還有最後一場大選辯論,不過似乎已不再重要,美國人最怕的也許不是選出一位狂人總統,而是擔心將來若選出一位平庸總統,她是否能帶領著美國與崛起的中國進行競爭?在這個日趨保守的世界局勢當中,她是否能夠承襲歐巴馬國際合作與種族包容的思維?值得我們繼續看下去。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