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戴立忍姓戴不姓黨

王健壯 2016年07月18日 10:16:00

中國輿論要求台灣藝人政治表態,與「非美活動委員會」要求好萊塢十人幫表態一模一樣,一樣的粗暴醜陋。(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如果你以為現今中國仍有百家姓,趙錢孫李周吳鄭王等等,那你就大錯特錯,中國現在祇剩下一個姓,姓黨,祇此一姓,別無其他。

 

眾人皆知的是,中國媒體地域不分東南西北,屬性不論紙媒網媒,乍看好像百家爭鳴,其實是一家獨營,都姓黨。姓黨的當然要唯黨是從,凡屬異姓,都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都要壓之去之而後快。

 

媒體姓黨,文學、藝術、電影、演藝與學術等亦然。有人若堅持不願姓黨,其命運註定將如同1950年代美國的「好萊塢十人幫」,或是文革十年浩劫期間的「黑五類」;「你之所以有罪,是因為你被指控有罪」,卡夫卡小說寫的是寓言,但在現今中國卻是現實。

 

過去幾年,中國有太多不想姓黨的人,都成了卡夫卡寓言的真人版。那些維權律師,那些異議作家,以及那些想說一點不同口徑話語的記者,下場都一樣,輕則被請喝茶、被扣帽子、被迫寫交代、自我批評;重則上電視認罪、被流放、被失蹤、坐黑牢。這樣的故事,在中國境內多得說不完。

 

中國境外也是如此。那些唱中華民國國歌的,拿中華民國國旗的,說我是台灣人的,支持過公民運動的,反對過服貿協議的,跟達賴喇嘛照過相的,開書店專門出書揭發共產黨政治黑幕的,都不姓黨,都被指控,都曾受害。戴立忍祇是最新一個案例,在他之前,張懸、舒淇、張惠妹、何韻詩、徐若瑄、林榮基等人都有「被卡夫卡」的經驗。

 

你現在是或你曾經是共產黨成員?

 

「好萊塢十人幫」當年最常被眾議院「非美活動委員會」質問的幾個問題是:「你現在是或你曾經是共產黨成員?」「你是否參加過共產黨的聚會?」「你的親戚朋友某某某,現在是或曾經是共產黨?是否參加過共產黨活動?」十人幫拒絕回答這些質問,結果通通丟掉了工作,失去了朋友,坐進了大牢。

 

那些不想跟十人幫命運一樣悽慘的人,都被迫簽下一紙忠誠切結書,證明自己根正苗紅、身家清白,連後來率先挺身對抗麥卡錫的莫洛(Ed Murrow),最早也曾被迫簽過切結書。

 

戴立忍這次被指控、被圍勦,就是因為他被判定忠誠有問題。那些姓黨的中國輿論,包括共青團中央、人民日報、環球時報、軍方的中國國防報等官方微博,與滿腦子祇剩下激狂民族主義情緒的那些網民,同聲一氣指控戴立忍參加過台獨活動,扣他是台獨藝人的帽子。指控完了,等於有罪推定,再要求戴立忍表態,但戴立忍表態後,卻被認定政治立場依舊模糊,這個認定等同判決,電影「沒有別的愛」的劇組被迫撤換戴立忍,已殺青的影片等於作廢。

 

 

中國輿論要求台灣藝人政治表態,與「非美活動委員會」要求好萊塢十人幫表態一模一樣,一樣的粗暴醜陋。如果戴立忍像趙薇或電影劇組那樣的表態:「不論何時,我都不會忘記自己中國人的身分,也會堅持國家和民族利益高於一切」,「我們都是中國人,堅決維護祖國統一大局」,「藝術家在國家和民族大義上不得半點虛假,也不容許任何模稜兩可」,他的忠誠考核或許即可過關;但戴立忍姓戴不姓黨,他怎麼可能寫下這樣黨味十足的文字,這麼肉麻噁心的頌詞?

 

中國輿論竟然無知到這種地步

 

可笑,或者該說可悲的是,中國輿論竟然無知到這種地步,他們到現在還不知道公民是什麼,不知道公民運動所為何事,不知道表意自由為何物;戴立忍在台灣所為一切,其實祇不過是一個公民參與公民運動實踐他的表意自由權利而已。但如此單純的公民實踐,卻被中國輿論因無知而無限上綱,上綱到與民族主義與祖國統一相關相連,一位台灣公民也就這樣與台獨藝人劃上了等號。

 

經此一事,難道戴立忍事件後每個中國境外藝人都要簽下忠誠切結書,交待祖宗八代的政治立場後,才能獲得坦白從寬的待遇?難道所有台灣藝人過去的演出紀錄都要重作政治審查,審查未過關的都要丟進「1984」裡的那個忘懷洞,讓它燒得一乾二淨永遠消失人間?如果非如此做不可,那就悉聽尊便,後果自負。

 

但對那些姓黨的人仍要提醒:即使在威權時代,台灣都不祇有一個姓,何況是現在?台灣至今仍有百家姓,趙錢孫李周吳鄭王到處都是,但卻沒有一個人姓黨,就像戴立忍姓戴不姓黨一樣。

 

這就是中國所不了解的台灣,沒有別的愛,也沒有別的台灣。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