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縫合傷口的位置—2016南韓DMZ國際紀錄片影展(上)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2016年10月17日 10:54:00

Megabox Basecok戲院外大型看板(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南韓DMZ國際紀錄片影展(簡稱DMZ Docs),今年(2016)邁入第八屆,舉行地點位於首爾近郊的坡州市(Paju City)與高陽市(Goyang City),其名DMZ取自地緣位置接壤南北韓非軍事區(Demilitarized Zone, DMZ)。非軍事區為南北韓雙方於板門店簽訂停戰協議後成立,位於坡州市北面,因此也有人稱DMZ影展為板門店影展。

 

 

森林、感應紙與溜滑梯

 

今年DMZ影展也以非軍事區的空拍照作為主視覺,意打破過往坡州市被標籤為「傷痛」、「戰爭」、「分裂」之地的形象;以廣闊森林綠地象徵未開發、豐富天然資源及未知的各種可能,再以僅占一角的檢查站作為對比,大小懸殊的對照及遼闊的自然景觀,減弱非軍事區給人的嚴肅刻板印象,也意圖再次強調該區近年的積極轉變,如政府的資源挹注(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出版城)、藝術村、購物商城等的進駐與開發,及這個影展最初舉辦的目的—和平、生活與交流。

 

本屆DMZ國際紀錄片影展視覺(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影展場地共有四處,其中兩場地與韓國三大連鎖戲院之一的Megabox合作,分別位於高陽市的白石(Baekseok)及坡州市的坡州出版城(Pajubookcity)。不同於台灣影展與戲院合作租借場地時,大多仍需另外使用單獨售票系統,DMZ影展的票務系統與影城售票系統結合,採目前戲院普遍使用的熱感應紙模式印出,加快出票及購票速度,既使採劃位入座方式或同時有多位影人持證兌換票券,也不至於大排長龍等候。

 

就以白石及坡州兩放映場地設備來看,因本身為專業戲院場地,所以不論軟硬體、動線規劃及腹地空間都很舒適及方便。令人印象深刻是,位於高陽市客運轉運站(goyang bus terminal)與樂天百貨商場(Lotte)共構大樓內的Megabox Baekseok,占地五、六樓,大廳內連接兩層樓的是一座溜滑梯,富有童趣的設計,讓人忍不住一溜為快。

 

Megabox Basecok假日人潮(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軍人包場、國際觀眾與親友團

 

影展整體平日場次觀影人次較少,多為配戴觀影證的影人,假日場次則較多觀眾,包含學生族群,甚至有軍人團體包場。有趣的是,軍人入場前跟所多觀眾一樣,也是人手一包爆米花及一杯飲料,神情輕鬆,未因外在形象或要看較議題性的紀錄片顯得正襟危坐,也反顯影展與大眾更為親近的生活感。恰好入圍亞洲競賽的同行導演廖建華,在其片《末代叛亂犯》放映時,就有軍人包場,但映後座談時卻顯得安靜,可能是影片的歷史背景的疏離,亦或是對社會運動議題的相對靜默,有待更長時間的觀察。反觀青少年競賽單元,觀眾雖多為親友團到場支持,但現場互動熱絡,惟無現場英文翻譯,對外國觀眾較為不方便。

 

軍人團體於影城大廳合影(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DMZ影展現場服務人員多為年輕志工,身穿印有Volunteer(志工)及Can I Help you(我能幫你/妳嗎?)字樣的黃色T-shirt,主要負責服務台諮詢、影廳入口處驗票、影人貴賓接待、貴賓交流廳的諮詢服務及放映開場等工作。因明顯的服裝識別(包含身份及友善),既使身為外國觀眾也能較快找到對的人尋求協助。


縱然有上述貼心的安排,DMZ影展也選擇專業的放映技術場地,及擁有為數不少的志工及各式宣傳(路燈旗、大型戶外看板)。然而,坡州市與高陽市約30分鐘車程的場館距離,對於影人及觀眾來說仍是一大挑戰,既使提供較為偏遠的坡州場地,影展方提供每30分鐘的免費接駁車服務,仍可查覺坡州場地影展氛圍及人氣的淡薄。

 

影展在成立宗旨脈絡下做了這樣的戲院場地的選擇,吸引了軍人、國際觀眾與親友團前來參加,到底影展主軸的交流是否真能如預期展開,其地域位置反過來考驗著主辦方長期經營的決心。然而強化參與者的交流意願,進一步成為真正影展局內人,亦是DMZ影展的重要課題。(文字/林姵菁)

 

南韓DMZ國際紀錄片影展http://dmzdocs.com/en/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