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雪兒•歐巴馬競選2020美國總統

韋行之 2016年10月19日 00:05:00

蜜雪兒會否成為美國未來的總統仍有待時間考驗,也取決於她個人意願。但至少她在這場混沌不清、道德淪喪的選戰中,能夠替美國人民說出真實的聲音,已經是最珍貴的價值。(湯森路透)

這題目聽來有點聳動,但投射在這場彌漫著荒誕不實、仇恨謊言、歧視憤怒的美國總統大選裡,猶如一股美國民主碩果僅存的可貴道德勇氣。

 

這場美國總統選舉史上最詭異、獨特的選戰,愈接近開票結果揭曉,愈發成為一場「政治實境秀」。兩位主角希拉蕊和川普,都不被多數美國人民信任,也各有各的弱點。美國人民被迫必須在兩顆爛蘋果中,選擇一顆比較能入口的。

 

川普高舉「反體制」(Anti-establishment)大旗,跌破眾人眼鏡地一路過關斬將,殺出共和黨初選的重圍,卻在大選時圖窮匕現,犯錯連連,重踩性別、族裔、宗教、醜聞的紅線,依然振振有詞、大言不慚地試圖轉移焦點。

 

他將這場賽局玩成他主持的電視實境秀「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彷彿只要最後他一聲令下:You are fired! 將希拉蕊掃地出局,就能讓美國人民大快人心。川普固然被很多人當成跳樑小丑,但還是擁有一群死忠「鐵粉」,這群無論川普搞出多少奇言異行、都還是對他忠貞不二、全力擁戴的選民,是近年美國社會嚴重分裂下的產物。

 

希拉蕊的問題在性格

 

川普最後敗選事小,這股從茶黨到「川粉」所集結的「反體制」或「反希拉蕊」聲浪,註定會讓美國民主面臨嚴峻的挑戰。而共和黨未來能否重生,擴大政治光譜,同樣必須嚴肅面對黨內這股極端勢力。

 

希拉蕊也不遑多讓。佈局白宮之路多年,先是在8年前鍛羽而歸,慘敗在初生之犢的歐巴馬手中。8年後捲土重來,居然在初選過程與「不老鬥士」的桑德斯激烈纏鬥。希拉蕊的最大問題不在於性別,而是性格。但為了延續政權,民主黨全黨上下為希拉蕊量身訂制了這場賽局,就連貌合神離神離的歐巴馬為求延續他的「總統遺產」,也得拼老命替她助選,甚至不惜跟川普「鬥嘴鼓」。

 

希拉蕊從政多年累積的包袱如鬼魅陰影尾隨在後,擔任國務卿時期不當使用私人電郵處理機密公務的「電郵門案」、美國駐利比亞大使館遭恐怖攻擊的「班加西案」柯林頓基金會接受不當捐款疑雲,乃至於她個人健康問題,都是可能被對手刀刀斃命的政治地雷。若不是對手川普的爭議性言行更多,占據了媒體焦點,希拉蕊恐難躲過共和黨的連番轟炸。

 

距離投票日僅剩兩週多,多數美國選民心中已有定見,但內心可能還懷有一份更深層不踏實感,那就是歷經這場慘烈的選戰與社會動盪,新的美國總統能否帶領這個國家邁向族裔和諧、公平正義、平等尊重、人身安全、以及重建美國的國際領導威望?

 

非洲裔「第一家庭」的歷史神聖性

 

正當多數美國政治人物被捲進這場低度水準、毫無願景、充斥政治陰謀論的口水戰之際,有一個人說出了美國人民真正的聲音,她的影響力在選戰最後關頭與日俱增,她就是美國第一夫人密雪兒•歐巴馬。有別於傳統美國第一夫人的角色多是在社會關懷與打點白宮內外事務,蜜雪兒的形象更為精明、和善、理智,卻也不像希拉蕊擔任第一夫人時過度介入政治和決策。

 

面臨這場選舉攪動美國社會最敏感的族群、性別與宗教議題之際,蜜雪兒的兩場重要演說,彷彿給愈發敗壞、低俗的選風注入良善的堅定樸實。她在7月底民主黨提名大會上談到族裔政治和女性參政時說出令人動容的話。她說:「每天早上看到兩個女兒在一棟由黑奴建築的白宮裡醒來」,意涵著第一個非洲裔「第一家庭」的歷史神聖性。蜜雪兒說,如果希拉蕊能夠當選美國第一位女總統,將是另一項里程碑。

 

接著在媒體揭露川普幾年前一段在置物櫃室裡歧視女性的談話影帶之後,蜜雪兒在另一場演說裡用感性口吻強調痛心之至。她說女性面對如此性歧視和性騷擾多數選擇噤聲,因為擔心說出來更形脆弱,殊不知這才是脆弱的根源。蜜雪兒的演講,沒有政治人物張牙舞爪的狂妄和不可一世,卻凸顯真實和貼近民心。這些話語從希拉蕊或是歐巴馬口中說出來都不具震撼力,但蜜雪兒說來看似平淡、卻如醍醐灌頂、直搗問題核心,這正是這場選戰迄今美國人民不踏實感的主要來源—政治領導人缺失樸實與真誠,人民的信心隨著消逝。

 

回到題目本身:蜜雪兒•歐巴馬競選2020美國總統?在現階段這當然只是一種想像的命題,但並非無所本。自1992年民主黨柯林頓當選總統以來,之後的共和黨小布希和民主黨歐巴馬都連任成功,當足8年總統。如果希拉蕊勝選讓民主黨繼續執政,將是繼80年代共和黨的雷根兩任總統和老布希一任總統之後,單一政黨至少執政三屆總統任期。但自從柯林頓和小布希任滿8年之後都出現政黨輪替。

 

共和黨的「川普困境」

 

共和黨面臨「川普困境」,選前早已採取切割之舉,最近共和黨眾議院議長萊恩公開表示不替川普輔選就是明證。共和黨主流派思維是欲將川普對黨的傷害減到最低,至少讓共和黨保住參、眾兩院目前的多數席次(尤其是參院),這樣起碼還可以制衡希拉蕊。共和黨大老進一步的盤算是,希拉蕊問題很多,又有建康問題,選民也會不耐民主黨長期執政,4年後應該是共和黨重振旗鼓、奪回白宮的機會。

 

對希拉蕊而言,當選之後就是為連任準備的開始。但誠如前述所言,希拉蕊即使勝選也不代表她真正獲得多數美國人民的信任,如果共和黨仍然保有國會兩院多數,希拉蕊依然面臨歐巴馬第二任相同的「分裂政府」困境,再加上她的年紀和健康能否支撐8年都在未定之天,因此民主黨也必須未雨綢繆。以蜜雪兒受到歡迎的程度,她和歐巴馬離開白宮後,可循希拉蕊模式參選國會議員,進而備戰2020、甚至2024。屆時她的訴求除了是第二位女性總統,還有第一位女性非洲裔總統的歷史意義。

 

當然,美國選民能否接受同一政黨連續執政如此之久,是另一個變數。蜜雪兒•歐巴馬會否成為美國未來的總統仍有待時間考驗,也取決於她個人意願。但至少她在這場混沌不清、道德淪喪的選戰中,能夠替美國人民說出真實的聲音,已經是最珍貴的價值。

 

※作者長期旅居美國,觀察國際情勢,並於報章雜誌發表評論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