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蕊嚴重誤讀習近平

用LINE傳送
余杰 2016年10月25日 07:00:00

希拉蕊若當選美國下一任總統,且繼續歐巴馬對習近平的誤判,必將嚴重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美聯社)

據維基解密披露的檔中顯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在任國務卿期間,在高盛集團發表的一次不公開演講中,曾讚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一個「比胡錦濤更優秀和更老練」的政客。

 

這份密件指出,希拉蕊認為,習平近在黨內和軍方中,迅速鞏固權力,並推行一系列影響深遠的經濟和社會改革,包括結束一胎化政策。她認為胡錦濤未能如江澤民般有效掌握軍方權力,以前曾擔心的解放軍表現得有點獨立,但習近平則牢牢控制軍方,她個人認為是一件好事。

 

希拉蕊又認為,習近平八零年代曾到美國居住,對其成長十分重要。希拉蕊更指出,中國大多領導人的子女都曾在美國大學讀書,說明美國價值可以影響中國高層。

 

這幾個判斷都大錯特錯。此前歐巴馬誤讀了習近平,認為習近平會是一個溫和的改革派領袖,故而與之在加州莊園舉行親密的、「不打領帶」的會晤,結果不禁一無所獲且備受羞辱。希拉蕊若當選美國下一任總統,繼續歐巴馬的這個錯誤,必將嚴重地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習近平控制軍隊可以降低戰爭風險嗎?

 

希拉蕊的第一個錯誤是,她認為習近平控制軍隊可以避免戰爭。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們長期存在一種錯誤的想像:中國軍方在對外關係上是鷹派,是反美、反日和鼓譟攻打台灣的急先鋒;反之,文人出身的最高領導人,從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都是溫和的鴿派,是更具理性的、願意與美國和西方妥協乃至合作的政客。

 

實際上,中共政權從來都是「黨指揮槍」,而不是「槍指揮黨」,解放軍從來不是中共外交政策的決定者。尤其是江澤民時代中期以後,解放軍不再有代表出任政治局常委,對最高決策的影響力大大下降。

 

軍方最高層當中並沒有力量強大的鷹派。軍隊的高度腐敗使解放軍並不具備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戰的能力。胡錦濤時代的兩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最擅長的事情是斂財,而不是治軍。他們膽小如鼠,沒有經過戰爭的洗禮,只想有更多軍費供他們揮霍和貪汙,而沒有讓解放軍殺出國門的野心。

 

而那些常常在官方媒體上發出戰爭叫囂的軍人,通常都是任職於軍事院校的文職官員。官方媒體故意將他們的聲音放大,以此誤導西方,讓西方認為中國軍隊裡存在著一個貨真價實的鷹派,中國最高領導人在鷹派的壓力之下,不得不對西方採取強硬政策,從而對中國最高領導人有了一種「同情的理解」。

 

如果說中國有真正的鷹派,那麽鷹派不是那些將星閃閃的將軍們,而是身穿沒有軍銜的軍裝的習近平。習近平比胡錦濤更牢固地掌控軍隊,並不能讓中國離戰爭更遠,反倒讓中國離戰爭更近。

 

用納粹德國的歷史來對照,就一清二楚了:德國國防軍的將軍們並不像希特勒那樣好戰,他們知道戰爭的危險性。而希特勒在二戰中只當過基層士兵,反倒有強烈的發動戰爭的慾望。希特勒越是徹底地控制了軍隊,德國就離戰爭就越近。習近平也是如此,他的決策具有相當的隨意性,並越來越不受軍官團的制約。希拉蕊所認為的習近平「一人獨大」的「好事」,對美國來說其實是更爲嚴峻的挑戰。

 

習近平有多麽瞭解美國?

 

希拉蕊的第二個錯誤是,她誇大了習近平八零年代訪美的那段經歷在其成長歷程中的作用。

習近平算不上在美國「住過」,那一次只是短短的兩天三夜的訪問而已。有一個晚上他被安排住在一戶普通美國人家中,體驗美國人的日常生活。習近平對美國走馬觀花,根本談不上對美國社會有多麽深入的觀察。後來,習近平在公開講話中談及的美國文化,至多就是傑克•倫敦和馬克•吐溫的小說,電影《教父》和《獵鹿人》,算不上美國文化的精髓部分。

 

而且,那時習近平已三十多歲,經歷過了文革和知青生涯,其世界觀已成形乃至定格,不可能被資本主義社會「腐蝕」。最近幾年習近平的若干言論,非常明顯地表露出比江澤民和胡錦濤更強烈的反美和反西方的傾向。

 

本人或子女留學西方,就是文明人嗎?

 

希拉蕊的第三個錯誤是,她太過看重中國領導人的子女在美國留學的經歷,一廂情願地認為這些孩子可以影響他們的父母輩。

 

習近平的女兒習明澤曾在美國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學讀書,那時是美國學術的標杆。但是,她會認同普世價值並勸說父親釋放劉曉波、伊力哈木等全球備受尊重的人權活動者嗎?她當然不會,她主持的那個「網路造神小組」,最多策劃習近平微服出巡吃包子的花邊新聞。

 

而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法學博士。如果薄瓜瓜像他父親那樣掌握大權,他會按照在哥大法學院裡學到的法治精神執政嗎?當然不會,他照樣會像父親那樣搞「唱紅打黑」的那一套「暗黑權謀」。他們這樣做不足為奇,用一句中國俗語來說就是,「屁股決定腦袋」,即利益決定政策。

 

海歸不一定就是民主派和自由派。近年來,有不少中共高官到美國留學,甚至獲得名校的博士學位,但他們回國後幹壞事仍然沒有底線。比如,前任教育部長周濟、前任北大黨委書記閔維方等人,對言論自由的打壓和教育獨立的戕害,比起此前那些未曾留學西方的「土鱉」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希拉蕊寄希望於習近平的女兒,這個希望如同水月鏡花。即便子女有影響父母的意圖,他們也很難真正影響父母。不要說子女的作用有限,就是那些親身留學西方的第三世界國家的領導人,後來成為雙手沾滿鮮血的獨裁者的也數不勝數:紅色高棉的殺人魔王波爾布特曾留學法國,一意孤行、玩火自焚的北韓統治者金正恩曾留學瑞士,留學的經歷讓他們變得更加善良了嗎?

 

希拉蕊仍然執行基辛格的路線

 

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的決策者很少真正讀懂中國。希拉蕊有跟中國打交道的豐富經驗,當過第一夫人,也當過國務卿。2003年,我第一次到美國訪問的時候,希拉蕊的回憶錄剛剛出版。我看到她在書中提及,陪丈夫訪問中國的時候,力主不在天安門廣場舉辦檢閱儀仗隊的儀式,因為那裡屠殺過學生。因此,我對她抱持相當正面的看法,也撰寫過撰問稱讚她敢於在沒有原則的丈夫面前堅持原則。然而,當希拉蕊後來成為歐巴馬政府的國務卿之後,第一次訪問亞洲時,臨行前她公然表示,在與中國對話的清單上,沒有人權方面的話題,其他問題都比人權重要—包括氣候變暖。我這才發現,希拉蕊跟她丈夫是同一類人。

 

希拉蕊的這個轉變絕非偶然,正如著名中國問題專家、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林蔚(Arthur Waldron)所說:「我現在最深的一個擔憂,我們面對著世界上最大的甚至最久的非常殘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現在已經接受他了,把它常態化了,認為是正常的一部分了。」林氏認為,最好的欺騙就是自我欺騙,迄今為止美國的中國政策來自亨利•季辛吉,其實他是一個完全不懂中國的人。「現在美國的觀點是:中國人就是這個樣子,他們打人、他們讓人失蹤、他們運作一個強硬的專制體系,我們必須接受它…這不僅是一個共產主義體系的問題,而這是中國特色,如果我們要和中國真正合作下去的話,那我們就必須接受它。」

 

在此背景之下,希拉蕊認為她可以跟習近平成為朋友。她將一個希特勒式的人物當作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在對習近平的判斷上,她錯得離譜。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希拉蕊 習近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