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世宏專欄:連胡舒立也不得不低頭的時候

用LINE傳送
羅世宏 2016年10月25日 00:05:00

因追求新聞專業主義而在新聞界享有極高聲望的胡舒立,在中國大陸及海外被稱作「中國最危險的女人」,但在越來越大的政治壓力和資本滲透雙重影響下,未來恐怕連胡舒立也不得不在媒體的獨立性上低頭讓步了。(翻攝自Youtube)

最近幾年,中國大陸新聞界籠罩在一片愁雲之下,曾經在輿論監督方面表現突出而名噪一時的許多市場化報刊紛紛倒地,或是不得不噤聲。《南方周末》和《炎黃春秋》等敢言媒體橫遭整肅,《共識網》被關閉,表現出色的北京市場化報紙《京華時報》和《新京報》近日也傳出可能停刊或併入黨報,而上海的《東方早報》則更是已確定將於明(2017)年元旦起停刊。

 

至今在新聞專業表現上昂然挺立的財新傳媒集團,包括旗下的《財新周刊》,公認是當前中國大陸傳媒唯一的異數,仍然持續發出重磅的獨家深度與調查報導。

 

這一切,不得不歸功於財新傳媒集團的掌舵者胡舒立。

 

因追求新聞專業主義而在新聞界享有極高聲望的胡舒立,在中國大陸及海外被稱作「中國最危險的女人」。不管是先前主持《財經》期間,或是後來創辦財新傳媒集團之後,她所主導的刊物屢屢揭發中國大陸財經界的黑幕(例如「誰的魯能」、「銀廣夏陷阱」等調查報導),也在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爆發期間做過相當大膽的系列報導。2014年,她因為「勇於追求事件真相、促進商業及公共治理的透明化,並在中國大陸帶頭推動媒體的專業與獨立」而獲頒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的麥格塞塞獎

 

1998年,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原名「證券交易所研究設計聯合辦公室」,簡稱「聯辦」)總幹事王波明決定創辦《財經》雜誌並身兼社長,另聘胡舒立擔任總編輯。兩者的合作關係相當微妙,由王波明負責財務,胡舒立主持編務。據悉,胡舒立與社方建立中國新聞界前所未有的協議,要求社方每年先提撥採編人員的人事和採編費用(初期一年約人民幣200萬元),以確保編務的獨立性,並且嚴格要求記者嚴守專業分際,編採獨立不受廣告業務影響。

 

《財經》 中國大陸最有影響力的財經類雜誌

 

在胡舒立主持編務下,《財經》成為中國大陸最有影響力的財經類雜誌,並且在輿論監督和新聞專業表現上獲得同業的肯定與尊敬。但這種建立在「掛靠」性質上的合作關係,到了2009年發生變化。在香港曲線上市的財訊傳媒集團中,《財經》是獲利能力甚佳的「金雞母」,例如財訊傳媒2010年上半年營收1.15億港元,《財經》即佔了約5410萬港元的收入。但這種各取所需、長期維持相安無事的局面,在2009年11月被打破。這份當時獲利頗佳的財經雜誌,由於利潤分配、記者薪酬的矛盾,以及編務獨立性受到可能威脅,胡舒立與「掛靠」單位的合作關係開始生變。

 

2009年11月,編採團隊的174人當中有多達147人追隨胡舒立離開《財經》,準備籌辦新刊物。2010月1月,胡舒立與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建立合作關係,並於2010年1月4日開始出刊,主管主辦單位也改為浙江日報報業集團(簡稱浙報集團),由浙報集團佔有約40%股權,並由胡舒立出任總編輯。據悉,財新傳媒的一部份股權,係由集團內一部份的資深採編人員擁有,這被認為是「採編資源市場化」的嘗試。然而,這或許是歸功於胡舒立個人的政商人脈關係及檯面下的默契,未必可適用於其他的市場化媒體。再者,由於財新傳媒集團的創立,發生在總體經濟增長下滑與傳統報刊廣告市場逐漸降低的時刻,胡舒立的財新傳媒集團勢必需要更多外部資金的挹注。

 

無怪乎,財新傳媒集團在2012年開始引進騰訊的資金。騰訊以近6000萬元人民幣入股,取得財新傳媒接近20%股權。除了騰訊,財新傳媒也開始引進其他的資本,包括今年3月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投資的2000萬元人民幣。

 

CMC的紅色資本屬性

 

除了騰訊和阿里巴巴這兩大財團之外,透過投資而擁有財新傳媒最多股權的是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簡稱 CMC )。自2014年12月15日總字第633期起,財新傳媒集團旗下主力刊物《財新周刊》(原名《新世紀》周刊)突然將其主管主辦單位由浙報集團改為中國文史出版社(隸屬於全國政協辦公廳)。這一變動,來自於2013年12月19日財新網公告CMC已正式入股財新傳媒,受讓原屬浙報集團持有的財新傳媒40%的股權,並由CMC董事長黎瑞剛出任財新傳媒董事長,胡舒立仍為《財新周刊》總編輯。CMC的背後,有國家開發銀行、上海東方惠金等國有控股企業的資金支持。CMC曾投資《中國好聲音》等節目獲得龐大利潤,近年來也積極收購海外媒體資源,包括在2010年6月收購跨國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所擁有的星空衛視普通話頻道、星空國際頻道、 Channel V音樂頻道及星空華語電影片庫(Fortune Star)業務。2014年1月2日收購21世紀福斯所持有的星空華文傳媒剩下的47%的股權。2014年8月14日,CMC更以8000萬美元認購IMAX中國控股公司。

 

由於CMC的紅色資本屬性,它的入股財新傳媒集團或可被視為國有控股資本對內對外控制更多媒體資源版圖的一環。這樣的股權變化,是否可能逐漸影響到胡舒立主持的財新傳媒集團的獨立性,特別是輿論監督和新聞專業主義的實際表現,頗值得進一步觀察。其中,一個頗值得玩味的變化是,中國國家網信辦2015年5月5日公佈,可供網站轉載的規範稿源名單包括380家媒體網站,其中首次將財新傳媒集團旗下的財新網納入,也就是進入所謂的「白名單」。一如過往,《南方都巿報》、《東方早報》、《南方周末》等媒體並未被列入名單。這一變化所透露的訊息,可能是財新傳媒在實際作為上越來越向體制靠攏,或是越來越被當局視為「體制內」的媒體。若然,中國大陸的市場化媒體,即便是胡舒立曾經主導的《財經》及目前執掌的財新傳媒,其重新復歸黨國體制掌控,或是實際上逐漸失去過往的相對獨立性,恐怕並不是完全不可能,因為新聞專業和媒體獨立性與黨國控制之間是水和火的關係,兩者在根本屬性上是無法長期相容的。

 

果不其然,繼續堅持獨立性的財新傳媒集團近日遭遇來自當局的警告。10月11日,中國大陸網路管理部門(國家網信辦)發出通知,要求各大網站暫停轉載財新傳媒集團所做的報導,也就是未來兩個月各網站皆不得轉載財新傳媒的內容,從而影響它原本可從轉載授權管道獲得的收入。財新傳媒此番遭受「留校察看」處分,有可能是因為它近日刊發了兩篇具有政治敏感性的報導,一是《168名律師建議國務院撤銷律所管理新規》,一是《重慶律協聽取律師撤銷律所管理新規意見》

 

財新傳媒是否會因為國家網信辦的警告而放棄一貫的新聞專業堅持,持續發出當前大陸新聞界已經是絕無僅有的獨立聲音?在越來越大的政治壓力和資本滲透的雙重影響下,如果後續情勢發展惡化,甚至到了連胡舒立也不得不低頭的地步,那麼曾經標榜新聞專業主義而一度在中國大陸特殊輿論環境下大放異彩的市場化媒體,可就真的是壽終正寢了。希望這種最壞的可能性不會太快發生,希望財新傳媒和胡舒立可以繼續挺住!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