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金保障逐漸失靈 「下流老人」成高齡社會寫照

林思怡 2016年10月24日 09:00:00

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到7%時稱為「高齡化社會」,達到14%是「高齡社會」,若達20%則稱為「超高齡社會」。

 

2015年日本政府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佔了全國總人口的26.7%,該比例也已經超過未滿15歲的人口比,代表日本的老年人口與未來勞動力問題十分嚴重。

 

(儘管日本勞動力不足問題嚴重,首相安倍晉三在9月21日訪美時,向當地金融業者信心喊話:「雖然過去3年日本勞動人口下降,但 GDP 仍持續成長。」還強調高齡化和人口減少並不是負擔,反而是日本加速朝向國際化邁進的新契機。)

 

又老又窮的「下流老人」

 

 

「下流老人」是日本最新出現的一個名詞。「下流」,指的是在社會底層,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人;下流老人,就是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老人。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老人,而且未來將只增不減,因此出現了這個名詞。

 

日本作家藤田孝典的著作《下流老人》中提及自己花了十多年的時間,參與各種援助生活窮困者的活動,其中包括不少「下流老人」的弱勢人士。當中有些老人一天生活費只夠他們吃一頓飯,或者付不出醫藥費、無法就醫的老人,還有無人照顧,只能一人孤獨面對死亡的老人。

 

【怎樣的人可能成為下流老人?】
即使你年收已達平均水準,只要發生下列狀況,就很可能變成下流老人
1. 因當事人生病或發生事故,需花費高額醫療費。
2. 無法住進高齡者看護設施。
3. 孩子是「窮忙族」或「繭居族」等啃老族,靠父母供養。
4. 熟年離婚。
5. 罹患失智症,身邊也沒有可依賴的家人。

 

日本年金制度介紹

 

在日本,養老金被稱為年金,總共分為3層,分別是國民年金(又稱「基礎年金」)、厚生年金和共濟年金,以及企業年金。

 

(一)國民年金

 

凡是20歲以上、60歲以下居住於日本的國民,不分職業都有義務參加國民年金。當被保險人年齡滿65歲,且繳付時間達25年以上,始可請領。

 

(二)厚生年金和共濟年金

 

在日本只要受雇於擁有超過500位正式員工的企業,且一周工作時數30小時以上,不分男女皆需加入「厚生年金」,保費由員工和企業平均分擔。而國家及地方公務員、私校教職員、農林漁業團體職員等則參加「共濟年金」,保費亦為個人和國家分半負擔。年滿 60 歲(海員及礦工年滿 55 歲)且繳費滿 25 年即可請領。另外,若加入厚生年金,則形同亦加入國民年金,保費由公司與員工平均負擔。

 

從10月1日起,厚生年金制度擴大保險對象範圍,從每周工作時數30小時以上降為20小時,希望部份打工族也能獲得保障。

 

(三)企業年金

 

「企業年金」主要是由民間私營企業設置的福利制度。除了厚生年金外,員工退休後還能多領一筆企業年金保障老年生活,但此制度並無強制規範。

 

(2012年日本共有595萬名高齡人口仍在工作,佔總勞動人數的9.5%,藤田認為年金制度和社會保障的不完善是主因,並稱這樣的現象發生在先進國家是十分罕見的。)

 

保費試算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試算表顯示,如果一位月收入8萬8000日幣(約新台幣2萬8000元)的員工只投保國民年金,並月繳保險費1萬6000日幣(約新台幣5000元),在繳了40年後,退休時可每月領到6萬5000元(約新台幣2萬元)的國民年金;但如果這名員工同時加保厚生年金,則公司必須負擔一半的保費8000日幣,員工負擔相當於減輕一半,而在繳納40年後,退休時每月除了原本的國民年金6萬5000日幣,還能多領到一筆厚生年金約1萬9000日幣(約新台幣6000元)。

 

民眾不信任加上高保費 年金制度失靈

 

3層年金制度看似可以保障退休後生活品質,然而由於低出生率、老年人口比例高,日本的年金制度慢慢傾向於高負擔、低回報的窘境。

 

以國民年金為例,對制度的不信任和高保費導致繳納率逐年下降,其中又以30歲以下的年輕人繳款率最低。

 

產生不信任感的部份原因是日本人口出生率一再被錯估,導致年金制度一改再改,但內容不外乎是提高保險費、降低給付額和延緩開始支付年齡等。而高保費從2004年保費每月1萬3300日幣(約新台幣4000元)到2017年預估每月保費1萬6900日幣(約新台幣5000元)的漲幅便可窺知一二。

 

而被視為公司感謝員工數十年來辛勞付出的企業年金,也由於經濟不景氣而面臨越來越少企業提供的危機。1993年有高達92%的公司設有企業年金,但到了2016年卻僅剩約75%的公司有提供。

 

此外,越來越多私營企業放棄年功序列制(以年資和職位論資排輩,訂定標準化的薪水,通常搭配終身雇用的觀念,鼓勵員工在同一公司累積年資到退休。),改成視員工成果貢獻的計分制度,導致員工難以確保退休後有穩定的企業年金可領。

 

(如果日本政府年金改革仍無法有效改善,目前累積的厚生年金盈餘預計在2033年用完,國民年金則是2037年。)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