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素娟觀點:健保製造仁醫、黑心醫

謝素娟 2016年10月27日 07:00:00

仁醫施景中為搶救植入性胎盤的孕婦,決定用健保不給付的自費止血醫材,結果還引發和健保署官員的論戰。署方質疑施醫師為何不用健保有給付的醫材,但答案顯而易見不是嗎?(翻攝自施景中醫師臉書)

我們的社會有抱著就算是賠錢也要搶救生命的台大仁醫施景中,但也有一心只向錢看的王芳英之流黑心名醫。健保署設定健保給付的關卡,結果卡到的是這些仁醫;而黑心的醫生,任你設再多關卡,他依然可隨意進入健保錢庫,想偷多少就搬多少。就像王芳英要不是有人檢舉,健保署根本沒發現漏洞。

 

健保開辦以來,真的讓人愈來心愈涼。以前經常有人因為付擔不起醫藥費,必須向社會大眾求助的新聞見報,大家發揮愛心五百、一千的湊,好不容易才湊足醫藥費。但所謂救急不救貧,一次兩次救急還可以,如果是要經常性上醫院醫治的重大病號,可能面臨賣地賣房子醫治,最後家產散盡,人也無法救回的慘況。

 

記得在健保開辦之初,有一次有位男子投訴,指控某一醫院涉嫌詐取健保費,記者化身前往採訪,果如投訴人所言,因此馬上踢爆這家醫院,當時健保局介入調查還對醫院進行懲處。

 

到現在我還記得,投訴人說,他的女兒是罕病患者,在之前沒有健保的時候,他必須賣房子來醫治他的女兒。是因為開辦了健保,才能讓他肩上的重擔放下。所以他很珍惜健保的制度,不希望有人胡亂來把健保搞到破產。他當時哽咽地說:「健保對窮人家來說是多麼重要,你知道嗎?」

 

這位爸爸對健保的感激及珍惜,一直深植我腦海裡。

 

但是這十幾年來,看到健保的經營形態,真的讓人愈來愈不放心,保費上漲是一回事,但健保用藥的品質,卻一直被質疑。不斷有人說健保署為了省錢,開放健保用藥位階愈來愈低,好藥都不用,所以民眾得多花錢,換買品質比較好的藥。

 

這次仁醫施景中為搶救植入性胎盤的孕婦,決定用健保不給付的自費止血醫材,結果還引發和健保署官員的論戰。

 

署方質疑施醫師為何不用健保有給付的醫材,但答案顯而易見不是嗎?

 

醫生為搶救生命,當然要為患者用最好的,且有效的醫材。可見健保給付的醫材,不到此案例讓醫師認可的位階。如果患者的家屬經濟許可,以一條命和可能要多花二、三十萬元的醫材費比起來,當然是人命比較重要,那些錢算得了什麼。

 

可是對家境拮据的患者來說,可能就是要拿命一搏了。所以才會有孕婦夫妻的痛哭及醫師不計成本救人的感人故事。

 

不過,也就因為如此,讓黑心名醫有機可趁。

 

就在施景中醫師槓上健保署時,調查局「適時」公布抓到台中骨科名醫王芳英詐取健保給付,高達3000萬元的案件。

 

這兩起案件實在是有太大的反差了。一位是為了搶救病患生命,不顧醫院是不是會賠錢的仁醫;一個卻是高掛名醫的招牌,想盡辦法從患者及健保制度中榨財。

 

王芳英是故意用健保不給付的醫材,幫患者置換人工膝關節墊片,再以健保給付醫材名義向健保局請領款,等於是兩頭賺。

 

王芳英的患者有一千多人受騙,終其因,就是大家都相信「健保給付的藥及醫材品質較不好」。在這既定印象下,患者遇到仁醫,花點錢可以救回一命;遇到黑心名醫就成了搖錢樹。無奈啊!

 

※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