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復摩蘇爾】留守家園還是冒險逃難? 居民兩難掙扎

用LINE傳送
李佳恒 2016年10月29日 09:00:00

待在安置區內的伊拉克女童。(湯森路透)

為奪回遭「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佔領的大城摩蘇爾(Mosul),伊拉克與庫德族(The Kurds)戰士、國際聯軍17日展開反攻。開戰一周後,摩蘇爾城內的百萬居民如今進退兩難:繼續留守家園,將面臨斷糧危機;但若冒險帶家人展開逃亡,恐不幸在途中送命。

 

駐守在摩蘇爾南部的伊拉克聯邦警察。(湯森路透)

 

更糟的是,摩蘇爾居民流離失所之際,恐怕沒料到,還得面臨自家軍人的質疑,懷疑他們與IS裡應外合,更有人因此鋃鐺入獄。

 

放棄家園 踏上未知的旅途

 

卡哈拉夫(Bayda Muhammad Khalaf)與丈夫、7個孩子住在摩蘇爾郊外。開戰時,他們一家9口遵照政府建議,靜靜地待在家中。隨著戰事進展,IS成員接連落跑,伊拉克部隊卻遲遲未現身,卡哈拉夫一家的存糧很快見底,他們不得不收拾行李,踏上未知的旅程,尋找下一個落腳處。

 

剛抵達安置區的伊拉克女性。(湯森路透)

 

開戰前,IS警告當地居民遠離周邊道路及曠野,因為他們已埋好地雷。卡哈拉夫不敢貿然行動,直到她看見一位牧羊人經過,便跟在後頭,一走就是8小時。

 

「我們正在挨餓。」卡哈拉夫已無法為襁褓中的女兒哺乳,她說:「我開始給她(指女兒)喝山羊奶,但後來山羊死了。」

 

待在安置區內的伊拉克孩童。(湯森路透)

 

「請撐下去」

 

摩蘇爾位於伊拉克北部,是該國第二大城,2014年6月遭IS強佔後,現為IS在伊拉克的最後1個主要據點。17日開戰前,摩蘇爾約有超過100萬名居民,這場反恐大戰預計將持續數周甚至數月,摩蘇爾居民的處境令國際人道組織十分憂心。

 

據國際移民組織(IOM)統計,從17日至今,已有近9000名居民流離失所。挪威難民事務委員會(NRC)指出,現已建成能容納6萬人的安置營地,但開戰首周預計約有20萬人需要安置。

 

一名孩童剛抵達安置區,庫德族女兵將他從車上抱下來。(湯森路透)

 

伊拉克與庫德族(The Kurds)當局都為低油價所苦,沒有足夠資源照顧這麼多無家可歸的摩蘇爾人,只能敦促大家「撐下去」。

 

伊拉克部隊第9師的少將馬利基(Qassim al-Maliki)向《美聯社》(AP)表示:「有關撤離市民,我們有周全的計畫。就是讓他們待在家中,直到(外頭變得)更安全。」

 

庫德族「自由鬥士」收復遭IS佔領的村莊後,與村內的孩童合影。(湯森路透)

 

但是,情況可能不像馬利基說得這麼單純。居民若是待在家中,除了會像卡哈拉夫一家面臨斷炊窘境,還可能無水電可用,只能呆坐家中,聽著外頭隆隆的爆炸聲與槍響。

 

難民與IS裡應外合?

 

而像卡哈拉夫一家冒險逃難的居民,則得面對意料之外的質疑。IS 21日偷襲摩蘇爾南方的城市基爾庫克(Kirkuk),引發激戰。當時庫德族「自由鬥士」(peshmerga)的指揮官隨即懷疑,自殺炸彈客偽裝成逃難的居民,才能成功偷襲。

 

庫德族「自由鬥士」(peshmerga)。(湯森路透)

 

指揮官庫爾庫齊(Kemal Kerkuki)形容:「很多(流離失所的居民),我很確定他們正與IS合作。」他指出,最近才剛逮捕一位居民,他供稱自己是暗樁。

 

庫爾庫齊補充:「我跟當局說過很多次,應該開闢一座大營區,把所有(從IS據點逃離的)人安置進去,這樣我們才能掌控他們。」

 

剛抵達安置區的伊拉克男性,得先接受初步調查。(湯森路透)

 

「我不怪他們」

 

雖然伊拉克政府現正致力對抗恐怖分子,但其安全部隊藉此濫權、漠視人權的例子層出不窮。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本(10)月發布報告指出,伊拉克武裝團體「嚴重侵犯人權,包括戰爭罪。」其對數千民眾施以酷刑、任意拘禁、「被失蹤」與法外處決。

 

待在安置區內的伊拉克孩童。(湯森路透)

 

摩蘇爾鄰鎮的居民法蒂瑪(Fatima Abdullah)一家本月展開逃難,法蒂瑪的丈夫卻在安檢後遭到拘留,夫妻倆現在只能隔著鐵欄杆說話,法蒂瑪說,她理解審查程序的重要性,「我不怪他們(指伊拉克政府),這是他們的權利。」在安置區中,法蒂瑪的孩子得以溫飽,但誠如她所言:「我們也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的命運為何。」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