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與馬戲 美國大選「長城計」對陣「空城計」

吳芳銘 2016年10月29日 07:00:00

投入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的希拉蕊和川普,被認為是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選舉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候選人。(湯森路透)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即將在下月八日揭曉,兩位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和川普(Donald Trump),歷經初選至今縱使已驍戰年餘,卻依然未獲選民信任,被認為是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選舉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候選人

 

這場不信任選舉肥皂連續劇,宛如把時空拉回古羅馬時代。古羅馬從共和制轉變為帝政的標誌是「麵包與馬戲」,由於政府長期徵兵和沉重賦稅人民無法喘息,為了強化統治防止造反,透過羅馬競技場提供免費的食物和表演,以麵包讓市民有小確幸,用劍鬥士(拉丁語gladiatōrēs,英語gladiator)和奇珍異獸的拼鬥與賽車等刺激演出,讓人民在逸樂中宣洩內心的怨懟。回味一下奧斯卡電影獎的「神鬼戰士」或玩一下線上電玩「大航海時代online」均有此場面,育教於樂之餘可以發現,「麵包和馬戲」就像「蘿蔔和棒子」的統治術一樣駕馭了羅馬市民的心。

 

西元2世紀初古羅馬詩人尤維納利斯(Juvenalis)曾對當時沉耽於觀看人獸格鬥表演而興奮不已的景象寫下「市民只熱衷追求兩件事,麵包和馬戲」的評論。觀察當下希拉蕊與川普的對決,喚醒了「麵包與馬戲」再現的套路,也呈現了「長城計和空城計」的戰略對決路徑。

 

希拉蕊在21世紀的形象是民主黨的權貴,因精明幹練、權謀應變和說做不一等因素而不受信任,和20世紀躁動的60年代時參與學運、女權、反戰等運動而形塑出來的新時代女性形象有截然不同的大反差。初選時桑德斯能對希拉蕊造成威脅,說明了選民對民主黨權貴和社會既得利益者密切結合的疑慮。這些權貴權錢的交易與合作恰好是希拉蕊想快速搏得提名的捷徑,就像「長城計」構築好防禦戰線抵禦來敵。不料,卻遭驢友、基層百姓和年輕人在初選以支持桑德斯(Bernie Sanders)進行延時賽反制,如今選票甚至流失到能激起底層選民共鳴的川普身上,利益長城讓選民重組,也讓選戰在一路民粹叫囂聲中高潮迭起。其次,希拉蕊在政策上是以「麵包」爭取選民,如以醫療保險和公立學校的免費大學教育等擴大社會福利措施,以及透過全球化和自由化來確保華爾街利益。

 

川普以房地產大亨和《誰是接班人》(Apprentice)主持人的一個政治局外人之姿,在共和黨初選時,勢如破竹一舉打敗16位共和黨老將而脫穎而出。沒有班底、只是談笑用兵、被美國政經主流視為政治丑角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川普,為何能激起跨黨派基層選民支持,一路奮戰至今,這個「空城計」的寫照是個可堪玩味的現象。

 

支持川普的選民是一群因全球化自由經濟的受害者,川普以簡要的邏輯、直白民粹的語言說出其處境且迎合了其口味。川普宛若發情的公牛不受約定規範、組織規章和價值直衝猛撞,演出一場顛覆共和黨核心價值和組織團結以及凸顯中下階級生活困境,卻讓觀眾叫好的「馬戲」。不過因其政治立場多變、沒有中心思想,川普也不受多數選民信賴和喜歡。但他能以一人打敗16位參選人,除創下美國主流政黨的初選參選紀錄,也凸顯出共和黨其實是一盤散沙、黨內權貴耗鬥嚴重,沒人能當共主號召整合,以致無法回應象迷選民需求,讓川普像進入無人防禦之境乘勢而起的同時,也摧毀共和黨的基本價值,讓保守派、自由貿易派、國際干預基本教義派所組成的陣線面臨瓦解危機,民主馬戲代價不斐。

 

這場處處驚見民主倒退的選戰,其評價雖未蓋棺卻幾可論定。友人在紐約超市遇見一位老太太買酒,結帳員問說今天難得買酒喔,老太太回說辯論結束了,我需要這兩瓶酒幫我度過接下來的日子。或許當今的美國民主就在醉、生、夢、死中擺盪尋找出路。

 

※作者為政治大學EMBA、中正大學政治學碩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